02 May 2012

人有宽恕法无容情在嫖妓


在少有政治纷争恶斗的新加坡,嫖雏妓成为媒体供应给读者的精神粮食,以致在至今检控的48位嫖客的身份、年龄、付出的肉金、与妓相处的时间长短及嫖过多少次,都有详尽的介绍,像产品说明书,只是没有保证书。

新加坡前校长李立弘嫖雏妓,用刻骨铭心的道德勇气第一个人认罪,承担责任的态度,志在挽回教育界的尊严。他对九个星期的监禁不上诉,昂然入狱。为弥补妻子原谅他的深疚,这对夫妻重立婚誓,戴上新戒指,表示抹掉过去,展望将来。

从这批嫖客的际遇,大致可以领会妻子或女朋友对嫖妓的宽容。女人宁可不得己容忍爱人即兴的嫖妓,也好过丈夫长期包养小三的婚外情。

这种示范不由外人指点,像此案精通网络科技的39岁商人邓文朝,也就是网络淫媒,皱妓他尝过了,仅付50新元,行内把这规矩叫做"试车",试过"性"能才能往外推销。但他的女朋友也许认知这是职业需要,并没有离弃这位声名狼籍的龟公。

在嫖客之中,最受瞩目的,当推属影视大亨邵逸夫的侄孙、新加坡环境理事会前执行理事长邵在礼。港台媒体以他的祖阴显赫的卖点大肆报导。他的26岁新婚妻子雪燕除了表示难过,全程一语不发,一直牵着丈夫的手,陪同他到法庭。这也许是继承了华人传统的嫁鸡随鸡观念。

28岁印尼富少雷尼苏哈作罗,也涉及以450新元嫖同一雏妓被控,未婚妻知道后惊吓,但还是含泪力挺,说一定要嫁他,向法庭申请回印尼摆喜酒,办婚礼。够宽容了吧?

嫖妓不是坦白从宽的事,嫖得过火可能面对36个秋的秋后算帐。一名59岁的狮城旧货商婚后承认从16岁就有嫖妓的瘾头,妻子当年也略显大方不予追究,过后他36年常去嫖妓,她于是发火要老公跪地烧香发誓,更要他写下悔过书,然而都没效用,甚至以自杀作为威胁也改不掉他的"鸡瘾"。

直到2011年,这位56岁妇人忍无可忍,抛头露面向媒体痛诉,丈夫40年来嫖妓至少3千次,花费30多万元新加坡币(马币约略77万令吉)。她的丈夫自称妻子太夸张,而他早在4年前已退出"鸡湖"。这场战事,导致妻子离家出走,但这笔40年的风流账又怎能追讨?

在新加坡,嫖妓不能有妇人之仁,讲道义2009年,56岁陈姓装修承包商,只听皮条客一面之词,嫖了中国雏妓后,受小妓女要求带她去报警,以便抓拿剥削她的中国籍皮条客叔侄两人,但他的见义勇为被法官判监二周兼罚款。

法官认为这嫖客应该检查少女的护照,确保她已年满18岁。一码归一码,嫖雏妓并不会因为道德良知的苏醒而可以网开一面。

随着李立弘认罪不讳,入狱九周之后,40多位年龄介于2148岁的名人和专业人士嫖客,包括银行执董、私企高级副总裁、公务员、律师、前警官、前海军人员等等,都处於惊惶的状态.这些人可能面对比李立弘更高的刑罚,李立弘获得33个人的品格保证书代为求情也难以罚款了事,其他人更难期待有什么奇迹了。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5-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