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May 2012

不要在讲故事的地方讨理由


独立广场可容纳25千人,净选盟3.0号召50万人静坐抗议集会,就需要20个广场。即使联合主席安美嘉声称42825万之众,也需要10个广场的面积。要安顿集会人群,也许需要在中国的天安门广场或俄罗斯的红场。所以,要做到两个小时的"静坐抗议",根本就不能使躁动的群众用平静的心态完成和平的愿望。

这场自动删除"静坐抗议"字眼的集会,以骚乱告终。即使净选盟出让主导权让民联领袖雄壮激昂重申选举改革的必要,但是,这仅仅是重复内容的仪式,没有多少人洗耳恭听。最重要的是群众的人数才是强而有力的震撼,以人头攒动向政府发出讯息。所以,媒体估计10万人,安美嘉咬定25万人。

警民在下午三时后,都无法克制情绪。如果从民联、集会者和警方各自摄录而上载到网络的短片,各方都按照本身立场的喜恶角度散布内容。但只有少数的短片反映警方动用暴力对付至少15名值勤的记者或摄影记者,因为他们奋不顾身要摄录警员殴打踩踢群众的镜头,自己遭殃,摄影机被强夺。

警方也许意识到这类暴行将在网络上现形,因此先下手为强对付媒体人,以毁灭证据。内政部长把充公摄录机视为警方执行任务的"标准作业程序"有硬拗之嫌,如果这种手段有理,还得没收数以万计群众的摄录机才能做得彻底。在大马,这一次是最多媒体机构和记者同时面对横蛮对付的一次,而在媒体科技发达的今天,事情绝非偶然。

无可否认,当情绪亢奋的群众合力拆除铁丝网和障碍物,企图占领独立广场时,激使警方使用水炮和催泪弹驱赶人群,而成群结队的警员也毫不手软向个别的群众在逮捕中动粗。许多流传的短片显示,警员们都以人多势众的形式对付手无寸铁的群众。这类执法,无形中使网民进一步产生憎恨情绪。

一辆警车遭群众抛掷三角障锥,以及被暴民跳上车顶踩踏,车镜被砸裂,造成被攻击的警车失控撞向围墙,也许是警方今后突显这个短片以合理化警方不得不镇压的理由。一名电视台摄影记者试图解救困在车内的警员,遭到集会者拳打脚踢,鲜血四溅。在任何群众抱持诉求的集会中,人人都可以讲和平,但却对掌握和平的分寸有心无力,这就是这类集会无可避免的意料中的意外。

这个暴民袭警的短片,有关警车被推翻。而为这个推翻警车的行为,最初有动人的解释是,为了抢救怀疑压在车底的人。但是,影片显示没有人用脑筋蹲下来对车底探个究竟。这也说明,当今网络散播的影音资讯,绝不可听风便是雨,必须从多方面的讯息求证真伪。

428集会的激情,警民的冲突其实已淹盖原本的主题。舆论都互相谴责对方需负起责任。安美嘉建议由人权委员会调查骚乱和暴力的责任,首相纳吉表明不会掩盖实情,会展开调查。

任何纷争,最初都信誓旦旦要查究真相,揪出罪魁祸首。但往往在追求真相设下漫漫长路中流离了原先的目的,像去年709净选盟的水炮射医院,群众无辜挨揍都没有下文。

媒体人应吸取这次警方粗暴行为的经验,以及防护今后值勤时可能再度面对风险,不妨采取集体法律行动展开诉讼,只有这沉痛一击,才能获得今后的安全保障。同样的,那些集会者无缘无故受到殴打,净选盟也有责任施以法律援助。当然,也不否定警方应查究袭警事件,把暴徒绳之以法。不要期待什么特别委员会的听证会了,那只是讲故事的地方。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5-2012

2 comments:

我什么都不知道 said...

当今网络散播的影音资讯,绝不可听风便是雨,必须从多方面的讯息求证真伪。正如林先生所说不可尽信。就如为何您对警车撞死人事件只字不提呢?

让你知道 said...

"为何您对警车撞死人事件只字不提呢?",我看上面的人不是中网毒就是刚刚睡醒,到今天,还没有这件事,那是428在面书谣传的事,过了这么多天,你还没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