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y 2012

WWW 政治话


WWW车牌号码竞标空前激烈,主要是三个英文字母相同并列,基於它是网际网络的标识,配合科技与时并进的心理,有心之人,有识之士的车族当然要沾沾时代的风光。

如果中国也有类似的车牌编制,那些从事IT行业的新贵或暴发户, 肯定会像在拍卖会上下标时那种豪情万千,一掷千金无吝色。因为WWW world wide web的缩写;中国人神来之笔的巧译下是wan wei wang(万维网)也把WWW解译得音意传神叫绝。

交通部长江作汉为了满足民众的求知欲,偶尔向媒体讲述竞标的进展。这原本是数以百万计有车人士的闲情乐事,但却给行动党人猛泼冷水,刻意扭转课题,指交通部长应着眼在其他重大课题,而不是光谈WWW。这种找碴的心态已形成民联问政论事的文化,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泼辣妻子,动辄就要为芝麻绿豆小事旁征博引,於是细数丈夫的种种不是。

WWW车牌号码竞标终於尘埃落定,万众瞩目的1号由柔佛州苏丹以52万令吉获得,即使是国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陛下也以22万令吉标得WWW 5。卫生部长的15号车牌标价24200令吉;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97也得花上110令吉。

但看交通部公布竞标名单,显示统治者、内阁部长和其他高官都没有特权和优待,按照价高者得这唯一标准。民众还来不及称颂透明和公平之际,习惯了凡事见缝插针,必有批评的民联领袖不假思索提出了异议。

民联霹州前大臣尼查的在推特上发表三篇推文,非议WWW 1的竞价。网站消息的3篇推文是:

52万令吉购买WWW1车牌,不会是要用来置放在普腾车或摩哆上吧?很多人民还是吃一餐找一餐!"

"但如果跟罗斯玛的2400万令吉钻戒比较起来,52万令吉买一个WWW1车牌根本就不算什么!但这笔交易如何讲得过去?"(首相夫人罗斯玛已经否认了购买2400万令吉钻戒,而关税局也证实有关钻戒在数天之后,已经交还给珠宝公司。)

52万令吉可以用来帮助柔佛州的马来人,其中大多数仍是穷人,需要生活援助,还可用来建造20间赤贫人民廉价屋!(PPRT)"

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反击网民起哄的言论。他强调柔州王室从来没有取过一分公帑,并警诫批评者在开口评论前应该先做好功课。王储发表推文后,一些批评者向王储道歉,承诺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其实,每个人消费的价值观各有不同。一部几万令吉的汽车和百万令吉的名车,同样可以在南北大道飞驰达到目的地;一杯在咖啡店块三钱的咖啡,同样是咖啡,在星巴克要10令吉左右;女性可以买三五百令吉的手提包,却很多人羡慕、追求数千令吉的LV包;凡此种种,每个人的生活层次、情趣、格调都不能相提并论,有的人淡泊自甘,自得其乐;有的人享受挥霍的豪情获得快感,这都因人而异。

竞标车牌号码不论多少钱,舍得花是个人的兴趣和品位,没有人有权力对他人指指点点,指导别人的钱应该怎么用而酸溜溜,也无需以仇富的心态,鼓动穷人的情绪,一个人不竞标车牌,并不意味他的钱有责任按照你的议程行事。WWW车牌这种津津乐道的事,给政客的舌头一转就变成政治话,令人有点烦躁。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1-5-2012


30 May 2012

八种女人最易掉入爱情陷阱

 网络上, 通过爱情欺骗钱财的案件虽然不断重复, 仍然还有前仆后继的男男女女上当,欲哭无泪。套用一句网络谑语来形容:女人 太傻容易被耍,男人太贱容易被骗。截至目前为止,女人被骗的比例居多。中国歌手凤凰传奇的一首歌曲"全是爱"的两段歌词,也许能给这类骗案有了注解:"有什么样的情有什么样的爱,用什么样的爱还什么样的债"。

观察入微者综合案情,有8大类的女人容易掉入陷阱,软肋分别是:涉世未深、 孤独寂寞、爱情至上、 爱慕虚荣、自信膨胀、用性交换、同情泛滥和容易冲动。


根据报案统计数字,近年来女性因爱情迷煳被骗的款额超过3千万令吉,单在今年5个月内,尼日利亚的黑人老千就有1千万进账。至于没有报案,为了颜面而哑子吃黄莲的受害者更是不计其数。

绝大多数的女人都因"涉世未深"吃亏。而这一点,虽然报章不断揭露予人警惕,但大部份人因为沉迷在虚拟世界的社交网络独一隅,就看不到现实中的丑恶。

简单的说,由于忽略了从传统媒体获取现实生活中的新闻资讯,她们就易于中招。毕竟,大马的网站鲜少报导社会新闻。

近十年来,通过邮件以至在社交网络欺诈的事件都在水深静流中发生。而执此牛耳的,眼下是尼日利亚的黑人的手法,至今难逢敌手。在中国和台湾,不少崇洋或对白人有特殊感情的女人都会一步一步坠入他们精心的布局。

尼日利亚黑人把所得钱财都汇回原居地,即使落入警网,也无法索回骗款,加上当今电脑科技发达,搜证也有一定的阻力。因此,即使常有逮捕,能够检控治罪的案件仍在少数。

这是当今成本最低、风险较少而获利丰厚的犯罪行径。尤有进者,那些捞上岸的老千,把钜额的骗款投资在该国的地产和经营酒店,犯罪变成可以光宗耀祖。根据资讯,他们甚至开班授课,培养接斑人,因为可供老千侵入的"市场"潜能很大。

大马史上最大宗网络爱情骗案,令人惊讶的是,精明一世的稽查公司乐龄女老板被冒牌的一名"英俊潇洒美国白人将军",骗掉500万令吉钜款。警方逮捕了15位25至30岁之间,拥有学生签证来马的尼日利亚籍黑人嫌犯。

这名63岁的马来女富婆于2010年在网络聊天,在佯装为白人将军的黑人甜言蜜语攻 势下堕入情网,受引诱投资一项可获得600万美元回酬的计划。过去两年,前后30次把钱汇进指定的银行户头。

受害人于去年9月通过30岁的儿子,把一笔30万令吉款项汇进一个银行户头,因儿子心存疑窦而报警查究,终于揭开骗案。

在所有摊开出来的骗案,女性受害者都给人评头论足,不会获得同情。主要是:个人的爱情至上、 爱慕虚荣、自信膨胀等等弱点,人们倾向于罪有应得的思考和判断方向。更何况,点燃爱情火苗之后,那些贪图礼物、分享遗产、投资获取暴利的利益关系,都是贪念所造成。任何事必有得失,即然受害者动念中因有所求,就得面对求有所失的结果。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0-5-2012

29 May 2012

群众运动走势难以揣摩


为随时到来的选举造势,净选盟孜孜不倦的诉求运动确实牵动群众的心弦,要政府全面改革,并在第13届大选落实。

默迪卡民调中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2%受访者要求在来届大选之前,清理选民册。此外,高达49%人不相信我国选举是干净的。

国阵政府辩护,若是选民册龌龊得不堪入目,那么,2008年大选308的政治海啸就不致於让民联在五个州属执政,国会议席就不会相应增加。

对默迪卡民调中心的调查,选委会主席旺阿末驳斥,调查问题过于笼统,诱导受访者以普通常识来回答"是"。"这些问题是明显的,根据逻辑,每一个人都会说他们要干净的选民册,包括选委会。"

到底选举的干净以什么为基本标准,一般选民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只有净选盟和在野党不断煎炒这课题,对选举不公正、不干净的印象就挥之不去。这种争论,从政治角力的策略是必需的手段,所以,国会选举改革特委会纵然有反对党参与集思广益,也都没有圆融的结果。有议程的党团其实并不稀罕干净的选举,那怕只剩下10%的问题无法及时解决,它仍会成为斗争的焦点。

台湾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最近批判民众,对蓝绿势如水火,指整个社会只剩下对立和谩骂。他说:"我希望民主时代的每一个人,不要高估自己,不要一意孤行,称意而言,应该放弃偏见,凝聚共识。民主社会有意见不同、有所纷争,但也应该给予国家领导人起码的尊严。",显然,他是针对以51.6%选票当选总统的马英九面对责难,挺身而出。

我国的民主在起步阶段,台湾蓝绿两方的集会抗议和诉求常有十万之众,群众都能按理出牌。不像净选盟2.03.0的示威集会,总是由警方的镇压造成暴力和血腥的场面,如今,民众也有样学样。

自今年1月,国内因应大选的对峙,至少发生11起民联或非政府组织讲座和活动遭人暴力捣乱的案件。这股暴力浪潮,陆续蔓延到柔佛居銮、槟城、彭亨州勒巴和布城。最近吉隆坡亲政府的势力先后到净选盟主席安美嘉滋扰寻衅,虽然以和平集会的姿态报复净选盟,但却为未来大选埋藏着不可确定的暴力因素,如今的暴力威胁只是大选的前奏曲。

选委会不排除当今眼外分红的态势将会有凶暴的事件发生。政府警告民众若不自制将会有骚动,被视为是一种恐吓。

大选若没有根据92%民调,彻底清理选民册的情况下举行,除非是民联"有幸"入主布城,就可消弥长期的责疑,选民册也跟着胜利而干净。否则,前首相敦马哈迪预言,若国阵"不幸"上台而民联不能掌权,势必会掀起群众运动的示威汹猛。

或许,国内方兴未艾的群众运动,不妨细嚼群这方面的心理分析。美国码头工人哲学家埃里克 霍弗(1902-1983)在"忠实信徒"一书中写道: "一个积极的群众运动可以同时提供他们这两样东西。如果他们完全皈依到一个群众运动中去,就会在紧密无间的集体中得到重生,而如果他们只是在旁边敲边鼓,仍然可以得到自豪、信心和目的感这些元素。"

"所有群众运动都会激发起其追随者赴死的决心和团结行动的意愿;不管它们宣扬的主张或制定的纲领为何,所有群众运动都会助长狂热、激情、热望、仇恨和不宽容;所有群众运动都能够从生活的某些部门释放出强大的动能;它们全都要求信徒盲从和一心一意效忠

霍弗探讨群众运动,更刻画出他探讨人性的深度。他在书中说:"无私者的虚荣心是无边无际的。愈作不好一般事情的人,就愈胆大妄为。当我们在一个群众运动中丧失了自我独立性,我们就得到一种新自由:一种无愧无疚地去恨、去恫吓、去凌虐、去背叛的自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5-2012

28 May 2012

净选盟应善用捐款


净选盟3.0428的大集会的后续发展衍生的后遗症,比起当天十万人集会的惊涛裂岸,如今的议题一波接着一波,一连串讨伐和追究浪涛汹涌,不失精采。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与该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等人,分别遭提控违抗庭令闯入禁区及唆摆民众破障进入独立广场。

正如一贯的浯气,安华直斥这是政治提控。政治人物养成凌驾法律的优越感,把遭到提控与政治挂钩, 似乎认为他们有免控权, 否则就是政治陷害、逼害。

由於判决的刑罚或罚款若超过上限,可能使他们丧失议员资格,或导致5年内禁止参选。美国皇帝急,太监更急,郑重表示关注事态的发展。美国对我国的司法选择性关注,尤其是政府动安华一根汗毛,都要插嘴。这份情有独钟的关怀,的确令人有太多的联想。

政府为了抵销警方镇压时过度使用暴力,已提控致伤光明日报摄记的两名警员,藉此"抚慰"新闻媒体忾气同仇的责怨。但是,更多集会者申诉"惨遭"拳打脚踢,这条帐还理不清楚。

为了使大集会的动乱有平分秋色的责任,政府通过总检察署入禀吉隆坡法庭,对当天骚乱造成的破坏,起诉以安美嘉为首的净选盟10名委员,向他们索偿122000令吉。这又是另一看点。

一群网民迅速发起"一人一元"捐款运动,以筹措赔款数额,展示支持净选盟的力量。这种做法,看来很仗义,其实是代表上述的10个人在未正式聆审前点头认错。实则在侵犯当事人的申辩权利的同时,也判定净选盟有责任赔偿

网民向来有不究事理的起哄言行,这是当前社交网站在肆无忌禅的狂热,所表现的无知,然而,他们却以为很正义。

122000令吉,对政府而言,是海洋中的一滴水。这并非钱的问题,而是藉由诉讼,印证净选盟集会并没有履行和平的责任,以使净选盟的形象让人有多一种观感。

对净选盟来说,若判定赔偿12万令吉,也不让各人倾家荡产。打官司更能使净选盟的声望保持温度,并获得同情。更何况,政府胪列的损失清单,是非真伪还得在法庭上有一番争辩。
安美嘉自言有多位律师挺身而出,协助上庭打这场官司。但身为前律师公会主席,他对网民捐款很感动似乎很热衷,表明净选盟将会拟出一分指南,好让人们清楚了解正确的捐款管道。这不是好主意,净选盟毕竞不是贫病交迫,亟需赈挤的不幸人士。

净选盟委员苏巴马廉解释,此举是为了要确保捐款汇入正确的户口,以免有不法之徒借用名义中饱私囊。并声称除了作为官司费用,还将用以支付其他开销。

一人一元运动的本意是对净选盟精神上支持,所筹集的款项用以万一输了官司,代为补贴赔偿政府损失,以展现仇视政府情绪。虽然现阶段不是正确的方向,如同骑劫上述10人的司法权。但是,净选盟成员见钱眼开,拟出指南广纳财源,"用以支付其他开销",也就违背捐款者的原意,又形成另一种骑劫。

事实上,以净选盟的号召力,如果有民众的捐款,倒应雪中送炭,体恤那些集会者因为受伤所需的医药费,而不是把捐款归纳给柴米油盐无忧的净选盟来调度,自己锦上添花。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5-2012



27 May 2012

恒久不变的就是变化


老鼠听猫的录音,初听胆战心惊,再听神情怡然,反复听像一曲悠扬的艺术花腔,长年听是祈祷平安和吉祥。

认识自己难,认识自己的不足更难。

奢侈品是给别人看的,必需品是给自己用的。

现在吃荤的怕有激素,吃素的怕有毒素,喝饮料怕有色素,喝水怕有有害元素。总之,吃什么,喝什么,心中无数。

危险没来时,懦夫就害怕;危险发生时,常人感到害怕;危险过去后,勇士才知道害怕。

人生唯一不会落空的等待是注定的死亡,世间唯一保持恒久不变的就是变化。

说一遍是陈述,说两遍是反复,说三遍是排比,反反复复说个没完是在开会。

螃蟹不会钳自己,戴袖章的不会纠自己,做广告的不会贬自己,搞买卖的不会坑自己。

真话如同咳嗽,多在压抑不住时喷涌而出;假话如同台词,常常要背熟了再说。





(转载自金句集锦)

26 May 2012

最佳故事情节奖:帮我买个单


帮我买个单      

(作者登登只写了一页纸,己将中国的整个「结构」写出来。)

今天是周末,我们高中同学要在天安酒店搞一次同学聚会。

自从毕业后,好多同学都溷得有模有样,我却默默无闻,在一家工厂当制图员,每月和丈夫一起靠着不多的收入共同撑着这个家。我本不打算去,可禁不起同学们的一片盛情,只好答应。

丈夫正在帮儿子复习功课,儿子就要上初中了,为了上一所好中学,这段时间丈夫没少操心,东奔西走,至今还没着落呢。看了儿子一眼,我走出了家门。

天安酒店是高级酒店,我走进包房的时候,同学们都已到齐。还没坐稳,一张张名片就飞了过来,一看一个个不是总经理就是带长的,就连以前成绩总是甩尾的阿辉也当上了派出所所长。

望着服务小姐端上眼花缭乱的菜肴,我真感叹自己孤陋寡闻,光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个月的收入了。阿辉像宴席的主人一样不停地招呼大家吃,不时地为这个斟酒、为那个夹菜,嘴里还说:"只管吃,算我的。"大伙也没任何拘束,一轮接一轮地交杯把盏、海阔天空地闲聊。

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不早,此次聚会该结束了。可究竟谁埋单,我看大伙好像都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这时候阿辉掏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然后说:"小李,今晚所里扫黄抓到人没有?哦!刚抓到———好!好! 随便送一个到天安酒店来给我埋单。"

说完,他得意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一旁的同学跟着哄笑起来。十五分钟不到,一个中年人就进来了,他看了帐单,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他身上的现钞也不足。

他随即也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说:"廖公吗?我是马校长呀!你儿子要转学读我们学校的事,我今天就给你拍板定下来了……不过我今晚请朋友吃饭,你过来埋单好吗?在天安酒店203包厢……"

二十分钟后,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门被打开了。当我见到戴着副高度近视眼镜的丈夫站在门口时,我晕倒了。

(本故事荣获2006年度最佳故事情节奖,年度最让人心酸故事奖,年度最佳搞笑短文奖,百姓评委会特别推荐奖。)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1214/20/4389449_78158440.shtml

25 May 2012

安美嘉遭受报复


428大集会不幸的骚乱暴动的真相还没理出子丑寅卯,净选盟联合主席安美嘉遭受连串具有骚扰、恐吓性的报复行动。被视为一些亲政府组织到她的住家前示威,先有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家协会(IKHLAS)的摆档卖汉堡以牙还牙,跟着,再有马来退伍军人协会的成员在她住宅前的摇臀摆股的"屁股操"抗议。

这种报复式行动,明显威胁并侵犯安美嘉及其家人的私人空间隐私权。由於安美嘉领导净选盟的背景与政府对抗的关系,执法上跟着倾斜,令人深感没有执法介入,有狼狈为奸之嫌。全国副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早前表示,这两场别开生面的抗议没有违法,警方无须介入,激使更多人为所欲为。

这种置身法外的讯息,间接鼓舞把安美嘉当作仇恨的对象的个人或团体,因为有免死金牌而更加趾高气扬,想方设法胡搞种种活动,展开流氓式的挑衅。

最新出炉的阴招,一批商贩到安美嘉屋前画摊位格子,理由是,由於净选盟3.0集会影响他们的生意,寻找生计只好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在她的家门前摆卖,要安美嘉还个公道,负责赔偿损失。

从法律角度,这些自称的受害者可通过诉讼索偿,但他们一心找碴的动机多过"摆档"谋生的目的。这类一波接一波的滋扰,不单是针对安美嘉,也殃及当地居民怨声载道。

网民搜索情资揭发,摆档示威主席嘉玛尤努斯并非小贩,而是名贵汽车经销商以及适耕庄烧鱼连锁店拥有人,以证明所谓的抗议索赔的企图包含政治目的。

吉隆坡市长阿末弗亚表明不批准摆档。吉隆坡商贩行动委员会主席嘉玛尤努斯有恃无恐地将按照计划摆档。

428集会之前,大专生为了诉求废除大学贷款基金,游行之后,有数十大专生占据独立广场搭蓬帐展示力量,遭市政厅执法人员强行拆除。如今,民众正期待同样的取缔行动是否以同样的标准对付贩商。如果只眼开只眼闭,没有严历执法,就是纵容流氓行为或是卖账给幕后的主使者,市政厅的公信力就会面对谴责。

当前对安美嘉"无政府状态"的报复,只是这些亲政府反安美嘉自鸣得意的报复举动。但更多群众却会因为这种行径产生恶感而同情她遭受人多势众的欺凌,要羞辱她的效果适得其反。

安美嘉过度地被"修理",除了隐有政治议程推动,但这怨恨的衍生也是她一手造成。不到一年,先后号召两次的集会示威,它造成吉隆坡黄金地带诸多商场、无数的商家、小贩和计程车司机的生意损失,无庸置疑。

然而,明明知道商贩和市民必然因428集会受到无辜殃及,净选盟似乎把他们"遭罪"的情况视为理所当然,并没有事前寻求谅解,事后致以歉意。这种傲慢,原因在於号召10万或25万集会者的参与,坐拥千军万马就目空一切。多数的沉默商家都在大石压死蟹的强势下哑忍这口怨气。

尤有进者,净选盟428集会言明的静坐抗议定在下午二时至四时,安美嘉在约两点半就宣布解散,拍拍屁股走人。既违背对集会者的承诺和期许,也不管密集在各街道的群众的安危,道德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5-5-2012

24 May 2012

伊党坐大华社隐忧处处


65岁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两个月前以分身乏术为由,不再参加第13届大选,如今在党委会劝告下改变主意,将再披战袍。这一退选步骤若落实,让他能更深层广泛推动神权伊斯兰法,以及布署若民联掌政后,把伊教的各个生活层面逐一扩展实践。

神权伊斯兰教国实际上是指原教旨主义伊斯兰教国。主要特征是:伊斯兰教古兰经的法律地位高于 国家宪法,宗教组织权力大于国会,与国会分享权力。哈迪阿旺若染指党内的宗教长老之尊的地位,就可以呼风唤雨。

对华社而言,伊党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坚持落实伊斯兰教国和刑事法,有空雷不见雨的怀疑,认为对这种能量焦虑乃杞人忧天。不过,一旦伊党强势坐大,以穆斯林为主干的公正党也得从宗教信仰上服从。

行动党当前以橙皮书的政纲未列入伊教的刑法等议程,用以安抚非穆斯林的恐惧情绪。但该党表示尊重伊党的看法,而这一"尊重"就不包含"反对",也就隐藏着不可确定的因素,在形势所趋之下,为了政权融合,会否为尊重到底而逐步降服, 那又是另一个问题

哈迪阿旺坚决表示,民联不需要召开会议来解决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因为民联的原则就是异中求同。他们会"庆祝彼此的差异"。

而这种"庆祝",意味深长,这似乎是因应大选周全的用语。异中求同只适用於一般人际分歧和纠纷。但在大马,无论是种族和宗教的人口比例,假设以65%的黑色颜料搅拌,必然侵蚀24%的白色,使它最终"失色"。

为制止犯罪行为,伊斯兰教明确规定的行为规范和刑罚的基础和主体,包括:酗酒罪、偷盗罪、婚外非法性行为和通奸罪、诬陷通奸罪、抢劫罪、叛教罪。但上述罪行和刑罚不可施予非穆斯林身上。因此,非穆斯林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并不顾忌。
近年来议论纷纷的回教刑事法或俗称的断肢法,是以阿拉的意志而创制的立法原则出发,伊斯兰教刑法总体上区分为"阿拉之法度"与"人定之法度"。

如果伊斯兰党和盟党强势掌权后注入人定之法度,那么,就可能取代我国沿袭的世俗刑事法。如果人定的法度若无节制,就可能发生惨不忍睹的法判。

在阿富汗,艾莎十二岁嫁给阿富汗塔里班一名战士,婚后不堪凌虐而逃家,被丈夫抓到,根据塔里班的判决亲手割下她的鼻子和耳朵。艾莎(Aesha Mohammadzai)在2010年八月登上《时代》杂志封面时,国际社会震撼。如今她在美国已逐渐建立新的人生,重建鼻子与耳朵的手术;但比起外表上的毁容,艾莎的心理伤疤恐怕更难癒合。

2010年,沙特阿拉伯13岁的女学生携带有照相功能的手机去学校,被女校长发现后,这名女生竟然动手打了校长,后来被判处90下鞭刑

沙特作为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国,至今不仅禁止开设电影院和音乐会,甚至有很多餐厅和商场只对家庭开放。宗教警察时常走街串巷,查看是否有不相关的男女在一起。这与最近雪州伊党反对商场内设有戏院,是相似的一例。

看邻近的印尼,20125月,亚齐省有5名男子因赌博而触犯伊斯兰教法,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到鞭刑。围观者还要求对这5人施加更多鞭打。

这些刑法并不在固有的刑事法内,而是"人定的法度"。这才是华社或非穆斯林潜在的隐忧。

当前国阵和民联对峙争取政权,主要是巫统和伊斯兰党比划那一党更虔诚推动伊斯兰教义以争取马来人穆斯林的支持。

虽然行动党信誓旦旦将不容许伊党的神权治国的议程施行,然而,问题不在於对行动党的决心有怀疑,而是它潜存的可能性是,伊斯兰党宗教司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扬言,如果盟党不认同伊党,将会另寻志同道合的政党。到时,各路政党若依附伊党的政策,就不轮到行动党的决绝立场所可以改变的事实。散播了种子,就管控不了这棵树怎样生长的姿态。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