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April 2012

嫖雏妓排队上庭


通过卖淫网站取得门道而嫖妓的约60名嫖客,因为留下受到侦查的资料,等於自投罗网,经过新加坡警方抽丝剥茧的调查,首批6名被告己於330日被揪出提控上庭。

叫鸡这回事,无关年龄、无关职业、无关道德,只关精虫上脑的生理需求。但性欲的的满足对象若没有衡量道德底线,就会踩到情色地雷。这6名嫖客衰就衰在贪嫩恋鲜,嫖到16岁及17岁的越南雏妓。与未成年少女上床,那怕是她心甘情愿也算是蹂躏。新加坡法律,跟未满18岁的少女进行性交易,一旦罪成,可被判最高7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在大马,雏妓纵然有市场,但卖淫集团多数不想沾染这淌污水。若有错失,手尾很长,得不偿失。那些老牛爱吃嫩草的嫖客,多数到泰国去觅鲜,他们迷信可以采阴补阳,但至今还没有科学论证,与处女交欢可以身强体壮,延年益寿。要不然,古时代后宫佳丽三千人个个都是处女之身,皇帝还没一一宠幸就驾崩,历史说这是纵欲过度而肾亏。即使现在有伟哥催情谷欲,也难保这些家伙生命不会损折。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淫业中介推销处女的卖淫手法,都是以女方落红片片作为付出高价的准则。那时期,市场小,每个被训练的妓女通常可扮演十次八次的处女就没市场。淫媒通常鼓励嫖客喝性前酒,藉以使女方失去矜持或抗拒,而这就是陷阱。

当年,泰国已发明一种类似鲜血的颜料胶囊,由女方置入阴道中。醉薰薰的嫖客以为直叩玉门关,一时不察而纷纷上当。但在心理满足上,他们以为完成采阴补阳的大业。

数名狮城越南籍雏妓接客,同好的嫖客年铃介於24岁至59岁。年轻的找年轻的不在话下,年纪大的找年轻的,也许在寻索青春的快感。雏妓索求的卖身肉金介於马币240令吉至480令吉,属於浮动的。那些色眯眯的年长嫖客都被斩菜头,嫖以高价。

新加坡警方真够神,从卖淫"花名册"中找出嫖客的职业,有高级警官、公务员、小学校长、法律顾问、银行家、商人、货币经纪、跨国企业总裁、军军人、家世显赫的社会名人和蓝领工人。可见得,男人那话儿并不会因为职业和教育背景而变得清高自守而有纪律,天下的鸟都一样,只要冲破囚笼就会飞出去偷腥。

六名嫖客都坦荡荡面对镜头,照片都刊载了。新加坡报章记者够缺德,还登门采访嫖客和家人发表"感言"。有一位妻子根本不知道丈夫被控嫖妓,这下子记者就成为告密小人。报章也鸡婆到拍摄嫖客的豪宅,说明在此地点翻云覆雨两次,真是欠鸟。

新加坡人与大马人的叫鸡文化的差别在於,新加坡把鸡当作受保护动物,把嫖客当作严重道德罪犯看待。大马警方和移民厅很体恤嫖客,毕竟,跟成年女性上床并不犯法。即使执法机构近月来在情色场所扫荡无数的外国女郎,既怀疑又相信她们有卖淫之嫌,但几乎没有人因此被控。

处理做鸡和叫鸡这种关系,大马抓归抓,放归放。江湖上有此一说,有钱可以讲情,即然有情可讲,法理就可以调适到相安无事。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4-4-2012

5 comments:

老百姓 said...

大马警方很体恤嫖客,毕竟,跟成年女性上床并不犯法…
有钱可以讲情,即然有情可讲,法理就可以调适到相安无事…
老总看了笑嘻嘻!!!!

reader said...

妓女是麻痹男人政治意识的古传药方,有心者在操纵民心上的犀利武器。

Anonymous said...

Can someone tell me whether order sex is a punishable offence in Singapore?

Anonymous said...

Yalor,yalor, that's why our president for the make chinese angry party is still not charged under a court of law even though oral sex is not permissible in our country. All those who have committed this offence can always quote this precedence if any policeman come kacau you. Sure can gaotim one.....

Patrick said...

对嫖鸡那么熟悉,果然没有白跟老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