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pril 2012

向动物忏悔


动物权又更上一层楼,抬头了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建议修订虐待动物的最高罚款,从原有的200令吉加码至5万令吉。罚款一提高,人们就可从这种警惕中,看钱的份上,把人格提高了。想到5万令吉,即使是在盛怒之下也得思量,少跩猫狗一脚,免得给对动物宠爱有加的法官处於严罚。家庭暴力还有情可讲,有商有量,不致於判得那么重,兽权比人权光辉灿烂得多了。

美国和俄罗斯前后有两只三个月大的猫,由他的主人宣布参政,竞选议员职位,看来,人都要靠边站了。

最近,日本秋田县,一座专门饲养門熊的牧場,6只棕熊突然從柵栏脫逃,2名女员工被棕熊活活咬死,棕熊最终遭射杀。日本舆论当然哀悼两名女工,不会替棕熊出头。但在大马,情况可能不同,动物杀人无需偿命,送它到动物园严加侍候,颐养天年才是王道。

两年前,霹雳有一偏僻乡镇,老虎从山林出来觅食,使到人命受到威胁,紧急请来了警卫团人员包剿射杀。这原本是除一大害的好事,但不同的角度看出不同问题,有人责怪乡民把法律操纵在手中,滥杀濒临绝种的动物,理应请保护野生动物的人马前来围捕就是。

有人听了暗捶,这老虎进村意图残害人命,却有免死金牌,设若把几个乡民吃死了而又有幸被捕,顶多是送入动物园繁衍后代,不愁性苦闷也不忧三餐,真是兽贵人贱。

现在,防止虐待动物组织又有悲天悯人的理论,认为提高罚款对有钱人是小菜一碟,修正法令也应谕令虐待者到动物保护组织当义工,以实际行动向那些被遗弃的动物效劳,"向动物忏悔"。

"向动物忏悔",这是槟城防止虐待动物协会行政人员凌莉莉的主意,感天动地。人类生活中常有罪过, 还来不及向上帝忏悔, 如今动物却成了上帝。她说,每月接获四、五宗凌虐投报,是猫狗分别被系绑而缺乏活动空间、被殴打、遭日晒雨淋、笼子太小和没有喂养。协会会劝请这类人放弃饲养权由他们领养,不过,"对方须缴付费用"。如果一个人不懂善待动物甚至遗弃父母,还能期待他掏钱让你来慈善吗?

其实,目前奉养猫狗这类宠物的人所以洋溢着善念而自鸣得意,只是宠物讨了主人的欢心,要它坐就坐,要它装死就装死,满足了主人的差遣满足感,疼得比孝顺父母还要夸张。假如一只名狗先天性愚钝,不会听主人使唤而在屋内拉屎拉尿,见东西就撕咬,再有大爱也会遗弃,断不会付钱给协会膳养费服侍它直到老死。但协会尽可以有这方面的思想自由。

现今,在食肆常有流浪猫狗流窜。如果仔细观察它们的动静,猫狗都各自立帮结派,盘踞一方,宛如黑社会讲地头。有猫的食档就少有狗,有狗出没之处就没有猫越界觅食。猫不会对阴沟溜出来的老鼠有捕吃行为,大概符合人们讲的,吃饱的猫眼中无鼠。狗也失去抓猫的天性,饿起来的猫比狗凶,所以,各享一方水土的流浪猫狗都为了生存而有了和平的默契。

但流浪狗不懂养生之道,以致吃了咸杂食物成了癞皮狗,严格追究起来,也是一种虐待,但保护动物组织就没话说。如果把癞皮狗成群送交协会管理,不知道会有什么态度。也许,所有在食档丢食物给猫狗的人,不应以为他们有慈悲心,实则应向动物忏悔。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4-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