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pril 2012

囚犯选举资格的人权


净选盟多年来致力於公正与乾净的选举,所提的八点诉求以及选举改革的22项变革热火朝天,唯独没有争取囚犯的投票政治权力,而忽略了他们的人权其实也被剥夺。许多事实显示,社会运动者都是环绕在与本身有切肤之痛的人权课题喋喋不休,像内部安全法令,过去的魔爪对付政党和社团异议人士,所以,党团领袖就格外关切,深恐威胁本身的自由。

其实,未经审讯而遭拘禁,紧急法令也赋予警方对涉及暴力犯罪,但缺乏确凿的嫌犯扣押长达60天进行调查,在未经审讯下,由内政部长签令押往新邦令金扣留营改造三两年,或限制居留。这条法令一直是私会党或捞偏门行业的紧箍咒。

如果按照未经审讯被拘禁乃违反人权这个原则,那么,过去人权社运份子就选择性遗弃这一板块。而令人啼笑皆非,政府最近审时度势废止紧急法令,却不是社运所提出来的诉求。

同样的,目前逮捕疑犯援引的117扣留令可长达14天,人权组织也未积极争取纠改。警方若因此滥权剥削人们的自由,向谁去喊冤?近年来,法庭只对严重罪案签准七天,然后再决定是否可再延期另一个七天;至於轻微罪案则以七天为顶限,分别是三天再加四天。但是,调查工作是否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如果是无故拖延,这就涉及侵犯人权。

社运和人权组织主观上对於刑事案件在押嫌犯,或多或少存有偏见和歧视,也因此对人权持有因人设事的双重标准。像近年来从选民册的争拗、旅居海外公民的投票权益等等纠葛争论不休,却把囚犯是否应享有投票权置若罔闻。

国内共有31座监狱,5所感化院和3所少年感化中心,共扣留38000名犯下各种罪案的囚犯。与实际上可容纳24千的人数,它的拥挤和环境恶劣,在人道上乏善可陈,但鲜少有人权组织为他们发声,即使有,也没有跟进动作。

关於囚犯的选举资格,各国对人权的诠释见解不一。大马全面禁止牢囚投票,与英国、日本、新加坡、俄罗斯、卢森堡、匈牙利、捷克等,采取一刀切的禁制 。沒有任何規限的国家包括丹麥、芬兰、爱尔兰、南非、加纳、瑞典、瑞士等

但是,有些国家在犯罪与人权权衡利害关系,有條件限制。被判一定刑期 人士不享有投票权。澳洲 在囚投票权限制︰被判监禁超过36個月的人士,沒有資格登記為选民 ,合资格者可以邮递方式或亲身投票 。加拿大、希腊、德国、美国、法国和纽西兰等国家,实施以判监年限来区分投票资格。

纽西兰全国总检察长Hon Christopher Finlayson的论述是,"剥夺囚犯投票选举权的修订,旨在将丧失投票选举权变成惩戒方式的其中一部分,以惩罚他们对社区所犯下的严重罪行。"

不过,加拿大最高法院和欧洲人权法院,曾经有判例指出,"地毯式"剥夺囚犯投票权的做法,和公民应享有的选举权利不相称。

纽西兰人权委员会的顾问 Marama Davidson的观点认为,禁止囚犯去投票选举,这样的做法非常明显地触犯了人权法违反了民主的原则。这项法律,是一项歧视性的法律,并试图以间接的方式去歧视那一部分人群。

2008年香港高院裁定两名在囚人士胜诉,恢复投票资格,陈健森及蔡全新因抢劫,分别被判囚12年及46个月。法官在判词中指出,投票权毫无疑问是重要的政治权利,限制投票等同将囚犯定型,对他们造成不合理的歧视。

因此,我国人权、社运组织忽视囚犯的选举权,等同默认把囚犯丧失投票选举权变成其中一部分惩戒方式,并将他们定型,形成理所当然的剥夺人权和歧视,这是人权份子值得深思检讨的无心之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4-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