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pril 2012

文流氓遇到武流氓


占领独立广场的大专生,扎营6天后横遭数十名黑衣人深夜砸场,除破坏帐蓬也向大学生动武。任何人都应跟着大势的声浪走,对这种暴力给予谴责,符合主流批判的期待,也体现个人对和平、正义和理性的风范,人格也高尚起来。

虽然社会中有沉默的评议,认为约500大专生游行诉求要废除高等教育基金(PTPTN),以及要求大专免费教育符合言论自由,但言论未必就是句句铿锵有力,实则痴心妄想。诸如通过一股势力就要逼使政府让大专生贷款从账项上一笔勾销,这就培养国家未来主人翁霸道赖账,对本身借贷的行为不负责任。集会和言论自由之下,多数人都不探究内容是否出师有名。

根据PTPTN主席依斯迈的数据,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自1997年设立至今的15年里, 贷款学生196万人, 摊还贷款者仅55%,被拖欠款额高达26亿令吉。虽然当年开始时征收5%行政费(利息),在民众要求下调低到3%,过后再降至1%,但还是有人说,这像足大耳窿的贷息。

依斯迈斩钉截铁表明不会废除贷款和取逍1%利息, 因为从2003年起, 所有款项向雇员公积金局、退休信托公积金局以及商业银行借贷,需缴交5%6%利息。

说到免费教育,他举例以纽西兰而论,国民所承担的是47%所得税。我们的纳税人可没有准备这样的牺牲。

掀起废除借贷、免费教育的课题,是反对党领袖安华的主意。要国油的盈利分摊他估计每年50亿令吉的开销。这个非常时期,临时起意的点子不妨信口开河,讲讲而已就是制敌的武器,如果办得到,早就写进橙皮书政纲中。

早有政治议程的大专生跟着起舞,发动示威又占领独立广场扎营,以迎接和配合428静坐抗议大会的到来,正合安华的街头斗争路线。现在搞社会运动天时地利人和,能激烈且激烈,政府被捏得不敢轻举妄动,以免稍有差错就流失选票。

大专生如入无人之境扎营,在独立广场霸一席之地,讲的是集会自由,耍的就是耐力缠斗。有政党领袖前来慰问撑腰,又有人温情送粮,连市政局的执法人员也都要忍让三分。这段时间不喊诉求口号,劝不还口,动不还手,就是死赖不走,浑然像足文流氓。谁能说说扎营露宿象征什么意义?和他们的斗争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是,即使有人对大专生这些动作看不顺眼,也碍於他们形势比人强,那敢公开批评?回骂你的口水足以把你溺毙。

这种文流氓终於给黑衣人的武流氓教训了。大专生既然是以占领的姿态进驻独立广场,也就难免会面对反扑的挑衅。政客和评论人就按照客观环境的需要,大力挞伐这种暴行,甚至因警方姗姗来迟以及未施援手以逮捕不速之客,也成了指责的重点。假如执法单位存有私心袖手旁观,这是可以理解的合理怀疑,既然他们憋着让文流氓霸地而眠,有外来的武流氓代为出手,总算出了这口怨气。

至於那些凶神恶煞的打手从何而来,那就由反对党负责口诛笔伐,推敲的对象当然剑指巫统是幕后黑手。最近,除了反对党和执政党对着干,私会党也插手问政了。不管是黄、绿潮如何威猛,黑势力也都伺机蠢动,让人猝不及防。

既然乱是激起民众关注的手段,那就看谁乱得精采,使一个课题还没鲜明表述之前,用暴力转移视线。这个舞台,任由有兴趣的人表演,让政客针锋相对,让公众评议,人人不寂寞。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3-4-2012

4 comments:

陈治平 said...

林兄,我认为执法单位,吉隆坡市政厅或警方应该秉持着专业精神,以大公无私的准则来公平对待大专生!我个人反对废除PTPTN, 却认为人们也应该尊重民主权益。
身为警方就应该立即制止黑衣流氓攻击扎营示威者,毕竟保护人民的安全是他们的首要任务!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政府?正吗?

一针 said...

风高月黑揍人几天后装无罪
光天化日静坐顷刻间遭起诉

这执法效力也可真举世无双,不愧是全世界最民主最透明最最不要脸的政权。

这点看明白不写,杂七夹八的写些啥?

- 一针--

yeo said...

老流氓却是忙于写些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