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April 2012

斬雞頭賭咒誓能有清白嗎?


當人們對任何錢債糾葛、口舌是非及冤仇曲直等糾紛無法以證據說明,而又深感無辜、受誣賴和冤枉時,而為了討回清白,舊時華人社會便有斬雞頭向神明發毒誓這種形式。以今天理性、法治精神和科學角度來解釋這種文化現象,是荒誕愚昧的。

現今,人們評議這種血腥做法,認為是殘酷地犧牲一隻雞,說這話時,人們志在來表現個人的慈悲為懷,卻沒有同理心考慮到,每日千家萬戶盤中餐的雞肉,同樣是割喉和斬頭之後才滿足人們的口欲。

斬雞頭髮毒誓,其實是相互詛咒對方,如果自己真有做這回事就不得善終,相反的,冤枉他的人就沒 有好下場。尋求這種神判,相等於祈禱鬼神嫁禍於與自己有爭端的人。如果每個人都把爭端用斬雞頭來解決恩怨,兩個人當眾斬雞頭賭一場毒誓時理直氣壯,總有一 方的人違背良知而擺脫糾紛,最終還是無法釐清事實。

神判敵不過法律
香港把這種儀式又叫燒黃紙。斬雞頭必須到文武廟進行,爭端雙方跪在神案前,點燃香燭,對著神像頂禮膜拜。然後,雙方手執一張黃紙,上面寫著賭咒誓言,他們高聲吟誦誓言,清心直說,並無虛言若有戲言,五雷轟頂,不得好死,斷子絕孫之類,矢誓清白。

廟內執事人取出準備好的菜刀、砧板和雄雞一隻,一刀斬下雞頭,讓雞血灑在寫有毒誓的黃紙上,再將黃紙焚燒,方為了結。

1918年,香港有兩個大商人打錢債官司,雙方都拿不出有力的證據,法庭調解多次不能化解,於是只好讓他們到文武廟去斬雞頭。其時,英國佔領香港後,法院也將斬雞頭列入有效的宣誓方法之一。

師爺、律師同時前去監斬。到了廟中,原告不肯先跪下發誓,被告也不肯跪下發誓,於是斬雞頭沒斬成,回到法庭,法官因原告不肯先下跪發誓,說明他心虛、理虧,反判原告有罪,被告無罪。此案當時轟動了整個香港。不敢尋求神判,最後還是由法律終結糾葛。

在大馬華人社會,挑戰斬雞頭的事偶爾會發生,但都耍耍嘴皮逞一時之強斬不成。最近在董總325抗議師資短缺大會中,聲稱遭到襲擊的魏家祥,當事人就挑戰魏斬雞頭以表明沒有揮拳,但一個巴掌拍不響。

許多斬雞頭的鬧劇都環繞在政治人物身上。70年代,一名華文報記者因報導行動黨主席曾敏興透露,該黨獲得分配部長官職而將加入馬華,曾敏興事後鄭重否認。

斬雞頭難斷是非
當時在國會的記者挑戰他斬雞頭,他基於宗教信仰而回拒。但有西報記者要他退而求其次,要他對著聖經發誓,他也藉故閃避。這或許是報界與政治人物最轟動的斬雞頭往事。

如果斬雞頭可以一斷個人清濁,政客就得忙於殺雞。

近年來,政客常因輿論的反彈,否認或責怪媒體捏造、扭曲、或錯誤解讀和引述他們的談話,設若媒體人起哄也要這些人斬雞頭,情況是:斬了又怎樣?不斬又如何?

一言以概之,一個人的清白要用雞頭來斷定是非曲直,真的很愚昧,碰到雙方都昧著良心刀起頭落,這雞血四濺,到底怎樣辨別兩人之中誰清白?只有落得不明不白。

光明日報专栏  是非如流  20-4-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