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pril 2012

黑社会经济转型


以前的地痞流氓穷凶恶极吃霸王餐,向商家鸠收保护费,过年送帖带柑要红包,这类手法已逐渐不时兴。

黑帮既然是私会党,这个"党"意味着有组织,有组织就有动员能力,互相呼应,结起伙来就是有策划的行动。过去,非法跑马机盛行时代,捞偏门的就罗致年轻人看场,但跑马机一度给警方扫荡得没有立足余地,他们又得重新组织起来发展其他"事业";有的转型干大耳窿,培训心腹放账,招揽打手"收数"。受人钱财与人消灾,马仔偶尔要泼泼红漆,或是对屡收不还的债仔动武,都是份内的事。

但是,各旗头相互竞争,生意利润就分薄,所以就得摸索"窿路"。黑社会经济转型比政府早十年八载,黑帮受到社会动态的改变,为了摆脱经济瓶颈,他们都不断寻求契机转型,以便继续维持帮派人马的生计。

近年来,一些有商业头脑的、具有黑帮背景的大哥,自我转型到新建竣的住宅区,以承包新宅装潢为捞财之道。基本上,黑帮都得到屋业发展商只眼开只眼闭的祝福,在有入伙纸之后及交屋给业主这段时间,展开促销。

由固定的装修公司负责垄断业务,一般叫做"包场"。这一"包",就是严以阻截"闲杂"的公司向屋主招揽装修生意,唯我独尊。如果外来者拿到合约,也由包场的转包运作或是从中抽佣。这种规矩早在十年前就实施,起初不懂行规的装修商还跟包场的理论生意各有各做,直到给人搞破坏或头破血流才知道世途险恶。

多数业主都把包场的标准装潢看得很专业,因为他们确实有专业人才按照业主的需要而办,只是价钱抓得够硬。由於包场的在邻近有临时办公室,屋主也不管他们什么背景,反正要在此处出入平安,也就认了。

但是,这种不成文的规矩也只能在华人社会中获得认可,其他族群的业主根本不了解黑帮规矩和文化,也就不会屈就於包场的势力。

最近,槟城巴都兰樟中央花园的中廉价组屋,一名59岁巫裔男子不堪驻守该处的34岁华裔男子的阻扰,强制他装修而报警,警方成立特工队逮捕了这名私会党。

当大马建筑商公会受询,承包商凭藉恶势力做生意时,会长关和贵表示从未接获投诉,这纯属是独立个案。但大马房地产商会槟城分会主陈福星却不排除这种类似收取保安服务费用的行业。只是,房屋发展商和装修并没有直接挂钩,他们也没有适当的地位处理这种纠纷,只能交由警方法办。

新建竣屋业的包场,其实存在多时,但总是因为屋主为了息事宁人而使这行业根深蒂固,横行霸道。一些"斯文人"尝过恶势力的刁难之后才明白黑帮的转型,已深入到住宅区找吃。槟城警方向装修包场开了第一枪响,但这只能镇摄一时,沉寂之后,黑帮又会卷土重来。也许,他们今后会眼精目企,不轻易向其他族群屋主施压,但还是会以华制华,做这垄断生意。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6-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