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April 2012

赵明福命案逐渐降温


赵明福从雪州反贪会总部14楼坠死大厦5楼阳台的命案已近三年,从验尸庭去年15日列为悬案,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再耗费超过百万令吉设立皇家委员会冗长的聆审,721日出炉的调查报告仍然死于自杀,而非他杀。

这种结果令赵家撕心裂肺,因为赵明福以证人身份录供,生猛的走进去,翌日在血泊中成为冷冰冰的尸体。赵家和社会舆论对这团疑云,强烈认为必然有黑手导致明福丧命。但是,期望有凶手对这桩命案负起刑责最终落空。

即使赵家退一万步认为,必须有官员因牵涉误杀或违反1993年公务员(纪律)条例,以及在查案程序方面违反反贪会指令,但连这一点希望也成泡影。

皇委会认为赵明福是因为不堪面对反贪会官员持续不断、激烈及不恰当的盘问方式,因而蒙受精神压力,导致他选择自杀。皇委会报告指出,精神专家裁决,原本处于自杀低风险群的赵明福,由于难以忍受激烈的盘诘,结果在被盘问的一夜之间骤升为自杀高风险群。

3位被点名的官员是时任雪州副总监的希山慕丁哈欣(Hishamuddin Hashim)、雪州反贪会调查官员安努亚依斯迈(Mohamad Anuar Ismail)及雪州反贪会执法助理官员阿斯拉夫(Mohd Asraf Mohd Yunus)。而希山慕丁哈欣却在挞伐声中,目前获得擢升为森美兰反贪会总监。

人们以为这三名高官必须扛上罪责,但不论是反贪委或警方针对皇委会的结论重新开档凋查,赵明福之死仍然是"与人无尤"。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在329日阐明检方不对付3名官员,理由是他们并未触犯任何刑事罪。但在43日指检方正在调究警方呈上的报告。首相署部长、总检察署、警方和反贪委员会显然没有郑重其事严办这宗命案的后续发展,以致让人存有一种印象,相互推诿卸责,企图蒙蔽调查结果。

赵案辗转近三年,舆论的激情开始冷却,即使是反对党当年把这命案当作收拾国阵的有利武器,如今也逐渐"放下屠刀",只用文告替赵案保温。网络电视对明福胞妹赵丽兰声泪俱下的控诉短片,点击率已失去昔日的关怀。

赵明福父母、胞兄妹趁着清明节,与约20人走到雪州反贪会位於沙亚南雪州农业发展局大厦游行泄恨,丽兰和朋友分别扮演黑白无常的造型,意谓前来索命,雪冼冤情。

黑白无常在中国神话中,"白无常"名为谢必安,身材高瘦,面白,;"黑无常"名为范无救(少数人写作咎),体态短胖,面黑。根据网络资料,最普遍的说法,两人原是衙门差人,有一次因押解要犯在途中脱逃,二人商议分头寻找,并约定在桥下会合。

不料到了约定时辰,谢必安因大雨耽搁,无法赶到桥下会合;范无咎在桥下枯等,见河水暴涨,不敢因离去而失信,最后溺毙桥下。后来谢赶到,见范殉难,痛不欲生,于是上吊自尽。二人仙逝,玉皇大帝感念其信义,乃册封二人为冥界大神。

黑白无常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对神祗,也是最有名的鬼差。此二神手执脚镣手铐,专制缉拿鬼魂,协助赏善罚恶,也常为阎罗王、城隍、东岳大帝等冥界神明的部将。

赵家使出的黑白无常,华社明白他们悲痛用意。但对反贪委来说,由於文化不同,不存在对良心镇慑和责咎作用。黑白无常本身也死得不得其所,万般无奈,终究是有心无力。当年允应给赵家一个交代的首相纳吉,应该成为赵家集中火力,抗争伸冤的对象。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1-4-2012

1 comment:

一针 said...

降温?多说无用。这混账的政权。。。。
这笔帐早已深深铭刻在每个有良知有父母孩子兄弟姐妹的心里,正等待时间发作。。

他不是说不懂“人民”要啥吗?
敬请继续掩耳盗铃,继续当全部人民是善忘的,继续自弹自爽,继续用外围组织政府机构干些自以为聪明的下九流龌龊政治伎,俩继续用ABCXYZFCK愚弄人民。。。。

大家真的无法度,就成全他到荷兰去找答案吧。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时候一到,立即全报。

- 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