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pril 2012

要反要换就干个彻底


多数人讲求言论自由的时候,都抱持本身的意见必须受到呵护备至而排斥别人的不同观点,甚至把别人的见解视为与自己对抗的立场。这是当前捍卫言论自由离轨脱序的狂傲心态。
观点是一个人以感性的角度,对一件事情的理解和感悟立场是一个人以理性的角度表述对事态的方向,然而,意见常被人看作是立场。既然世界上没有完全相似的树叶,也就有不相同的声音,但叶子与叶子可以相安无事,声音却对着呛。

郑丁贤以"一粒苹果一粒橙"比喻428静坐抗议大会,由净选盟和绿色盛会搅混在一起的黄绿潮不搭调,迷糊了抗争焦点。因为这两个非政府组织推动的权益诉求,一个是主张选举公正清廉,一个是以环保为出发点,反对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设立,但却对国会选举改革报告未能尽如人意走在一起。

但是,郑丁贤论述观点,却被人解读替当权者说话,网络上大肆揶揄。当今民联与国阵的角力已形成非黑既白,评论人若针对某些议题鞭挞国阵,这是理应如此的正义之声;如果非议民联就会即时被标签为国阵的走狗,只是这些人还不懂得自己是那一类畜牲。

多数人都以为本身站立的评论高度掷地有声,论据客观。心理学有句名言:"每个人都可以很客观,但是每个人的客观都有限度。"

无庸置疑,这场静坐抗议释放的政治空气,行动上要引起民间的关注,串汇起公众的意见或言论,有目的地引导舆论的形成。舆论反映人心向背,影响着人们的行动和局势的发展,在造成或转移社会风气方面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这就是示威抗议的作用。

净选盟针对乾净选举诉求运动,成就了本身的威望。正如所有非政府组织自诩为超越政党,不会成为在野党的工具一样,为了斗争力量的需求,都得借助反对党动员的能力以壮声势,最终成为反对党的外围组织。

国会拒绝选举改革的"少数派报告"引发民联退席抗议的第二天,净选盟3.0迅速号召428静坐大集会,显然配合在野党的政治步骤。去年709游行集会之初,净选盟2.0曾信誓旦旦表明与在野党没有关连,但最后关头,安美嘉和安华则紧密连成一线。

其实,如果非政府组织要抛身露面与反对党挂钩,大可不必藏着掖着本身隐有的议程,要干就干个彻底。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剖析本身的动机,指人民的确是反对这个失灵,让人民非常失望的政府。因此,人民必须撤换这个无法执行人民委托的政府。这就说得乾净俐落。

基本上,非政府组织反对政府的施政措施并提呈建议,并不能算计出於反政府。但他们若与反对党鼻息相通,即使有反政府、推翻当权者的议程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违背了民间组织创立的宗旨,然而,一些组织仍然竭尽所能掩饰他们的动机。

任何一个民选政府,民主的真谛就是,民众不是对这个政府的信任,而是时时刻刻以猜疑的态度去监督它的运作。反对党不折不扣地反对,这是反对党本色,如果事无钜细认同执政党,就失去存在的价值。只有不断揭露弊端施压,制造舆论和民情的沸扬,反对党才有机会对执政集团取而代之。

一些非政府组织既然要扮演壮大反对党的角色,进而实现换政府的目标,别再犹抱琵琶半遮面,应该君子坦荡荡敢做敢担,没必要扮清高,要干就放胆去干。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0-4-2012

4 comments:

Thiam Teck (1983 - ?) said...

綠色盛會可以理直氣壯地表明動機,因為目前這個失靈及讓人失望的政府是稀土廠事件中檯面上的決策單位。

而淨選盟針對的是腐敗的選舉制度。而國陣政府是制度的得益人兼幕後黑手。淨選盟也一直歡迎國陣加入,以便撥亂反正。但最後只有民聯加入,然後就落得個“最后关头,安美嘉和安华则紧密连成一线”的看法了。

cin2tan said...

JOM 428 4 the Hijau-Kuning = Kuning-Hijau 3.0 !!

Fair仔 said...

民间组织创立的初衷,是否要因为有些参与者的背景而改变?

净选盟原意是否是要推翻政府? 抑或是从多次的施压不果后,才发现,不轮替是不可能会有大的改变?

推翻政府,并不是净选盟的目标,而是达成公平选举目标的手段之一。就象是示威,静坐,公民对抗,甚至是与反对党合作。这些都是手段。

人们必须了解当中的分别。

甭管加入支持的人是有什么议程, 最终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才是重要的。

*净选盟不承认是反政府是对的, 因为那不是它的目的。如果它是反政府,那它跟反对党有分别吗? 如果万一政府都答应8大诉求,他们要反还是不要反?

如果是打算不问对错一反到底,又何须提8大诉求? 直接来个叫国阵下台的示威好了。

再说,跟反对党"鼻息相通"有什么问题? 问题是在于为什么要"鼻息相通"? 国阵就是不爽你们通,硬要加罪于你。 通又怎样,有错吗?志同道合,不能做friend?

难到说我跟反对党同声同气的"鼻息相通",我就是反对党?
我跟你有同样想法,我就是你honey?

一针 said...

阿jib哥不是自诩“选举公平自由,民联才有机会在五州执政”吗?认真用脑袋思考一秒,七打八折这说法之后,再姑且当它是牛钝真理。难道真的已“天下第一公平自由”,没任何可进步的余地?
大家心里自有数。

如还需改进,那怕一点点,那国阵净选盟就目标一致。既然目标一致,为何政府民间不能携手合作,共同认认真真诚诚恳恳的改革选举程序?

难道又真的已“全世界最民主”,又是没丝毫可进步的余地?这不思长进二世祖的思维,单靠吃上一代辛勤累积的本钱财富,任意挥霍,果真1Malaysia Boleh!

以国阵的财力物力人力权力妙步奥步,大可全力参加,顺便暗中把整个运动骑“窃”过来,光明正大的为自己加分加选票!为何要拼命打压抹黑,推三阻四,打死不参加,打死都“需要时间”改进?其中的奥妙、或有或没不可告人之事,不禁使人“联想翩翩”


“无知”“愚蠢”的民众如何能不联想、怀疑、反感,进而全力支持净选盟呢?

“借助反对党动员的能力以壮声势,最终成为反对党的外围组织”。别说这里内有可质疑的说法;就算是真,那能怪谁啊?

- 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