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April 2012

仇黑情绪


吉隆坡蕉赖九里的富祥公寓,最近有一名尼日利亚黑人遭七名警卫队挥棍殴打,也许出手狠毒过重,把他一命呜呼。一宗凶杀案,对与黑人毗邻而居的民众而言,真是大快人心,暗自窃喜的有此一报,因为黑人盘踞隆雪一带的嚣张行径,已在民间累积仇黑情绪。

这名黑人35岁,来马读书5年,即将结婚。但是精虫涌上脑,对一名清洁女工强行熊抱,并死命索吻。警卫队接到报告后,在底层电梯出口处布阵,等他下楼时蜂涌包围。由於他强烈反抗,反而激使警卫队的攻击,拳棍齐发之下,这黑人仆倒,以致毙命。

七名警卫队过后遭警方扣留。按照法律,他们滥用权力、动用私刑,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中。但是,当民众对黑人反感厌恶至极时,舆论并不会对警卫队严苛地讨伐。对清洁女工非礼虽罪不至於赔上性命,但人类卑鄙的内心深处,都隐隐约约认为这种教训虽有违法理,但却能杀鸡儆猴而幸灾乐祸。

看这死者的背景就可大约摸索出他并非纯粹的学生。一个外籍学生在我国即将结婚,这就应交由移民厅解释他以什么条件可以长期逗留。

在我国大肆招揽外国学生的情势下,许多海外人士纷纷假借学生身份干其他勾当。许多中国女郎持有学生证,却现身在夜店工作;而黑人多数在网络上以假身分欺骗寂寞的女性,甚至利用本地女性对爱情迷罔昏了头,摆布她们成为毒驴。

黑人最初在吉隆坡市区内活跃,霸占夜市摊档饮酒作乐,几杯下肚后就喧闹,使到本地人敬而远之,不敢到黑人聚集的地方毗邻而坐,免得瞪起眼来就会滋事挑衅。即使警方偶尔有防范罪案的扫荡,除非是员警人多势众,否则都避之则吉,不会轻易上前检查他们的身份。

这些体格高大硕壮的黑人凶神恶煞,如果没有足够的人马以多制寡,动起武来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即使用手铐也铐不住他们粗壮的手腕。因此,基於他们外型的凶煞,加上他们成群结伍,警方执法上难免有所顾忌,民众也跟着见黑自慌。

尼日利亚黑人如今已在雪隆一带的不同社区出入,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干非法勾当,但其中的犯罪组织的恶行,却让公众不满,即使当今用仇视的眼光看待他们时有种族歧视的意味,但本地人都很难抑制这种情绪。

其实,这些持着学生证在我国逗留的黑人,移民厅可向他们就读的私人院校查询他们的上课次数,就可以鉴定他们是否真正来马求学。当局不妨因应滥用学生证的猫腻行为另订规章,对这类长期旷课的学生吊销证件的有效性,把他们驱逐出境,以免这场黑祸成为治安的威胁。

然而,一些学院的商业利益薰心,根本无意向当局举报黑人学生身份的真假,假如制定法规,学院知情不报则会面对法律制裁,也许,经过这道抽丝剥茧的程序,可以有效防制黑人在本国游荡撒野。但是,政府和学院至今还没有切肤之痛,看来,需要高官的儿女成为受害者,才能刺激执法的严厉。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9-4-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