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April 2012

一拳一指四议案


董总325抗议大会节外生枝,魏家祥赴会面对袭击和叫嚣激起的舆论,使到誓师大会通过4项议案黯淡无光。董总和行动党不谋而合,针对魏家祥是否有尝到拳头有连成一气的质疑,意在粉饰这场大会没有粗暴无礼的行为。

蒲种一名退休者李锡淡在董总"协调"下向警方报案"自首自白",举行记者会声称自己就是与魏家祥"较劲"的黄衣男子,否认没有握拳,只是出示中指和谩骂,而手指是否有触及魏家祥的睑颊,他也搞不清楚。他甚至挑战砍鸡头,立誓为拳头讨清白。董总也整理现场录影,显示有人向魏抛水瓶和报纸,至於被打,没在画面中。

当天,魏家祥在警察护送下踏入会场,群情汹涌。如果有人突破防线对他有袭击行为,主观意识认为那是拳头,这是可以理喻的。如果魏家祥在这种混乱场面可以认定那是"一指神功",那才不可思议。其实,董总和行动党只想力图否定拳头,并不在意於否定中指。

但是,不论是拳头还是中指,都是一种袭击。在刑事法典147条文的骚乱和506条文的刑事恐吓下可以治罪。但那只手给警员挡开,没有进一步滋扰,也就斟情忘却。魏家祥事后不予追究而选择原谅,那是他的事。

不过,或许随护的警员等闲视之,没有严格执法,加上魏家祥没有报案,因此,雪州总警长顿希山只能当作没有一回事,说魏家祥没有被打符合警方的角度。如果承认有此一事,人们的矛头就会责问警方为什么没有采取行动?因此,顿希山在马华与行动党的口水战中不愿再混这淌污水,依报案方向查办。

董总在自家门院发生这种事难辞其咎。事实上,董总的和平原则集会,早已预料并公告各界,辱骂、挑衅或做出任何不雅举措必将受到制止。但魏家祥遭受叫嚣和抛物,主办当局并没有通过讲台促请群众克制情绪。假如主人家以欢迎副教长前来聆听民众的抗议之声,吁请与会者展现风度,也许会把场面缓解下来。

然而,董总没有劝诫,表现出不在意的态度,就连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等人也跟着起哄,她握拳把姆指向下示意要魏下台。这场华教救亡运动於此变成了灭魏运动。

董总既然纵容羞辱魏家祥的行为发生,华教前辈雄壮激昂、讨伐政府对华教不公平的种种政策的音调就被淹盖,公众对四项议案视线迷糊,也是董总辱魏心切所造成。

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对不谙华文的教师到华小任职及其他不满措施,动辄就用了"马上"要调走要改变,这种愤怒青年的语气,到了抗议大会草拟的提案就奴性十足。提案的用词是"吁请",此词的意思是"呼吁请求",近义词有:恳求、要求、央求、请求、苦求、乞求、乞请、哀告、哀求等。既然平时喝令"马上"要这要那,怎么在有万人参与解决华小师资的课题上,却用了社团的八股文"吁请"呢?

政党和社团延续着一股颓气,就是通过一大堆的议案时都用上"吁请",而这用语,党团只是按照大会的形式走一走这道程序,每年通过的议案数以万计,永远只求吁请不求落实,要覆准前期议案时,都无颜见江东父老。

董总既然暂缓与教育部特委会砌商解决,先来个抗议大会下马威,也就是打了再谈。既然抗议大会声势凌厉,所通过的议案就不应该如此卑微到"吁请"那么奴性自贱,何不以叶新田的语言风格要教育部"马上"处理才够霸气,或者用'限令"也符合斗争的姿态。问题是,董总在叶新田领导之下,还处在吁请的年代,不思长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4-2012

4 comments:

林 said...

归根就底就是马华代表不受欢迎,还用这闹剧转移了焦点,当大家是傻的。

一针 said...

【转移了焦点】应该没有啦。。。
趁机夸大剧情,顺便诬蔑,搞浑池水,便能向主子领功,一举数得。可惜没加把眼泪鼻涕,不然凖得金草莓最佳演员奖。

事发之后第一时间开记者招待会公告天下被人打。。。。唔。。不。。。脸被人摸了。当每个有看华文报、每个人都公认是“摸脸叔”的站出来后,又变成什么也不能对天下人说,只能告诉警察叔叔。

哈。。哈。。哈。。无言。。。厚脸皮。

时而化小事为大事,时而化大事为小事;能伸能缩,时伸时缩,本来就是“玩马来西亚”政棍们的拿手好戏。

- 一针--

Anonymous said...

是啊,林老说的对极了!董总怎能要求卖华“马上“解决华教的问题呢?卖华的如果能再多一个五十年来解决这个小小的问题,华社就要谢天谢地,感恩到五体投地,当然对林老的智慧和指点,更是佩服到大喊三声:林老万岁万岁万万岁,好样的!!

一针 said...

对极。。对极。。
找块小小的校地都要花二十年。华教这大问题嘛。。。。不花个五十年百个年,如何向口口声声代表的华社交代?如何对得起那些笨笨的华族纳税人?“代表华人"的招牌是越擦越久越亮嘛。

- 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