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pril 2012

董总仗义出卖李翊狮


舆论常常造就突发性英雄被摆在台面,他们被称颂的时间价值,通常不超过一个月。既然他是被摆上台的,获得更广泛宣传而又充满正义感的,当然是利用英雄说事的人,而英雄最终郁郁寡欢。

这悲情英雄是柔佛州教育局前助理局长李翊狮。在325华教救亡大会后,传出有幕后黑手着令他卸下原本的职位,调任士姑来永乐镇国中下午班主任,但这项平调并没有影响他的公务员的等级,而原有的官員职位与副校長职位等級和薪资其实是一样,而后者有更大的升职机會。

董总说,这是教育部对他秋后算帐,而这个插手人是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

但是,全国教师专业职工会总秘书駱燕萍则出面厘清,李翊獅是自己申請重回学校担任副校長的职位,与别人没有关系。

魏家祥拿出信函佐证李翊狮自愿提出申请调职,并斥责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含血喷人"。
李翊狮不久前频频评论华小课题,并曾以"黄梨罗惹(Rojak)"比喻华小师资问题,他认为华社要的是黄梨,但得到的是"罗惹",尽管罗惹当中还是有少数的黄梨。

像这样的勇士并不多,原因在於公务员的"言论自由"是受到限制的,而有意肆无忌禅,言所欲言的人,如果违反守则,就应准备面对后果。53岁的李翊狮面对的不是秋后算帐,可能受到压力而申请调职,以平息个人的行为免於受到部门的追究。

李翊狮可能后悔,以为受到打压,可通过新闻媒体的造势得到平反,所以董总和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的"正义"行动就是讨伐魏家祥公报私仇,志在让他恢复州教育局前助理局长原职。

董总对公务员仗义,这是罕见的事。但是,对李翊狮格外钟情,只能说明他在师资短缺的课题上与董总走在一起,利用职务掌握的资料,提供数据予柔州董教联或董总。如今替他出头,就是要他恢复原职,以这种条件继续里应外合做董总的"卧底"。

董总这样明目张胆,是进一步确认李翊狮与他们眉目传情,这种动作可以分两方面解读,即道义上报答李翊狮在华小师资上勇於"泄秘"而情义相挺;但在江湖道义上,董总过度袒护李翊狮,相等於出卖了他的身份,这是不道德的 。

董总声援李翊狮,表扬他对民族教育事业具有正义感,向报界和华团人士公开教育部調派不具华文资格的教师到柔佛州各地华小一些实际状況,揭穿教育部企图逐步蠶食和变质华小特质的阴谋。董总吹擂得越厉害,间接使李翊狮前途无亮。

从华教利益而言,李翊狮用他的良知为华社点燃一盏灯,但却违反公务员的操守。但如果他秘密进行不露痕迹,整体而言,也算是正面贡献。但是,既然步入悲情的戏份,也就得认命。但是,董总插口又插手,那才要他的命。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0-4-2012

29 April 2012

428衰在临收尾


428大集会自动删除"静坐抗议"这四个字,因为独立广场容不得黄绿人潮,没有清静没得坐。

"和平"也只是夸夸其谈,因为警民衰在临收尾时发生肢体冲突。

从录影可以清晰看到,一些群众得寸进尺,破坏围在广场的路障,搬动铁丝网强行进入。而警方也随着群众久久不肯离开而动用水炮和催泪弹镇压和驱散,并展开逮捕,共388人落网。

一辆行驶中的警车在sogo购物中心,像一条狗那样被失去理智的暴民嬉戏。他们像英雄般踩在车顶上表演特技。群众向警车抛物,结果这部车子失控撞向一道围墙。

警员遭群众殴伤,满地鲜血。一名惊慌失措的警员被人拉出车外。最后,起哄的十个八个年轻人合力把车推翻,发泄了对抗的情绪。

净选盟主席安美嘉最初不假思索,把这种暴行转嫁到有外人渗透。也许过后看到影片中确有黄衣人参与其事,转口风致歉,表明会协助警方调查,揪出滋事者。

行动党副主席东姑广阿都阿兹一早预言会有暴动,认为集会应可转移阵地,在默迪卡体育场举行,因为抗议在任何地方也同样达到宣泄的目的。但是,少数的声音即使有理,这时候变成废话。

任何群众起义式的集会,都必须有心理准备面对突如其来的后果。那怕是嘴上挂着和平,整个局面往往是星星之火而燎原。谁也别怪谁,人生苦乐自寻求。

安美嘉最乐了。下午说,集会取得成功,因为有10万人参与黄昏时分说,数目有25万人,再乐了。过后又说有25万到30万人,更乐得情不自禁。

但是,有多少人能理解选举改革的八大诉求和22项变革内容?不重要了。只要在街头潇洒走一回,这份自得其乐的正义感和神经凑合,有快感就值了。

28 April 2012

428唯一美德唯一耻辱


一切暴力都可以不经斗争就使对方屈服,却不能使对方顺从。(托尔斯泰)

生气的时候,开口前先数到十,如果非常愤怒,先数到一百。 ——( 杰弗逊)

愤怒以愚蠢开始,以后悔告终。 ——( 毕达哥拉斯)

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暴力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力。
(马克思)

简单的事情考虑得很复杂,可以发现新领域,把复杂的现象看得很简单,可以发现新规律。-----(牛顿

世事本身就错综复杂并充满混乱,世事的复杂往往令人迷失。----(法朗士)

任何人都会对某个人构成威肋。(塞维涅夫人)

社会越复杂,人的人格和价值越被忽视,人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小。------(三浦绫子)

有两种和平的暴力,那就是法律和礼节。  ------(歌德)

  愚蠢的人经常显示厚颜的暴力。  ------(爱默生)

世界上没有任何欢乐不伴随忧虑,没有任何和平不连着纠纷,没有任何爱情不埋下猜疑,没有任何安宁不隐伏恐惧,没有任何满足不带有缺陷,没有任何荣誉不。。。——格里美尔斯豪森

从来就不存在好的战争,也不存在坏的和平。——(富兰克林)

没有正义的和平就是暴虐。——(英国)

要进行战争只有一个借口,即通过战争我们可以生活在不受破坏的和平环境中。——(西塞罗)

战争的目的必须是为了和平。——(亚里士多德)

正确比和平更珍贵。——(··威尔逊)

你想和平,就要准备战争。——(韦格蒂乌斯)

上帝把法律和公平凑合在一起,可是人类却把它拆开。——(科尔顿)

公正的法律限制不了好的自由,因为好人不会去做法律不允许的事情。——(弗劳德)

战争的先决条件是:以好斗为唯一美德,以求和为唯一耻辱。——(肖伯纳)

战争是强迫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克劳塞维茨)

战争在你愿意时开始,却并不你乐时结束-----(马基雅弗利)

赢得战争只不过是使和平有一个良好的开端。-----(罗·勃朗宁)

只有胜利者,才能用战争去换取和平。-----(萨卢斯特)

世界正在被厚颜无耻的信念淹没,那信念就是,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索尔仁尼琴)

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索尔仁尼琴)

27 April 2012

向动物忏悔


动物权又更上一层楼,抬头了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建议修订虐待动物的最高罚款,从原有的200令吉加码至5万令吉。罚款一提高,人们就可从这种警惕中,看钱的份上,把人格提高了。想到5万令吉,即使是在盛怒之下也得思量,少跩猫狗一脚,免得给对动物宠爱有加的法官处於严罚。家庭暴力还有情可讲,有商有量,不致於判得那么重,兽权比人权光辉灿烂得多了。

美国和俄罗斯前后有两只三个月大的猫,由他的主人宣布参政,竞选议员职位,看来,人都要靠边站了。

最近,日本秋田县,一座专门饲养門熊的牧場,6只棕熊突然從柵栏脫逃,2名女员工被棕熊活活咬死,棕熊最终遭射杀。日本舆论当然哀悼两名女工,不会替棕熊出头。但在大马,情况可能不同,动物杀人无需偿命,送它到动物园严加侍候,颐养天年才是王道。

两年前,霹雳有一偏僻乡镇,老虎从山林出来觅食,使到人命受到威胁,紧急请来了警卫团人员包剿射杀。这原本是除一大害的好事,但不同的角度看出不同问题,有人责怪乡民把法律操纵在手中,滥杀濒临绝种的动物,理应请保护野生动物的人马前来围捕就是。

有人听了暗捶,这老虎进村意图残害人命,却有免死金牌,设若把几个乡民吃死了而又有幸被捕,顶多是送入动物园繁衍后代,不愁性苦闷也不忧三餐,真是兽贵人贱。

现在,防止虐待动物组织又有悲天悯人的理论,认为提高罚款对有钱人是小菜一碟,修正法令也应谕令虐待者到动物保护组织当义工,以实际行动向那些被遗弃的动物效劳,"向动物忏悔"。

"向动物忏悔",这是槟城防止虐待动物协会行政人员凌莉莉的主意,感天动地。人类生活中常有罪过, 还来不及向上帝忏悔, 如今动物却成了上帝。她说,每月接获四、五宗凌虐投报,是猫狗分别被系绑而缺乏活动空间、被殴打、遭日晒雨淋、笼子太小和没有喂养。协会会劝请这类人放弃饲养权由他们领养,不过,"对方须缴付费用"。如果一个人不懂善待动物甚至遗弃父母,还能期待他掏钱让你来慈善吗?

其实,目前奉养猫狗这类宠物的人所以洋溢着善念而自鸣得意,只是宠物讨了主人的欢心,要它坐就坐,要它装死就装死,满足了主人的差遣满足感,疼得比孝顺父母还要夸张。假如一只名狗先天性愚钝,不会听主人使唤而在屋内拉屎拉尿,见东西就撕咬,再有大爱也会遗弃,断不会付钱给协会膳养费服侍它直到老死。但协会尽可以有这方面的思想自由。

现今,在食肆常有流浪猫狗流窜。如果仔细观察它们的动静,猫狗都各自立帮结派,盘踞一方,宛如黑社会讲地头。有猫的食档就少有狗,有狗出没之处就没有猫越界觅食。猫不会对阴沟溜出来的老鼠有捕吃行为,大概符合人们讲的,吃饱的猫眼中无鼠。狗也失去抓猫的天性,饿起来的猫比狗凶,所以,各享一方水土的流浪猫狗都为了生存而有了和平的默契。

但流浪狗不懂养生之道,以致吃了咸杂食物成了癞皮狗,严格追究起来,也是一种虐待,但保护动物组织就没话说。如果把癞皮狗成群送交协会管理,不知道会有什么态度。也许,所有在食档丢食物给猫狗的人,不应以为他们有慈悲心,实则应向动物忏悔。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4-2012

26 April 2012

因为乱才有高潮


净选盟3.0的静坐抗议大集会,铁了心非在独立广场举行不可,已成定局。那怕是市政局不允准借出这个场地,也不理会警方拒绝申请,这个地方是占据有理,象征民主斗争。

虽然市长阿末弗亚建议转移阵地,由净选盟任选五个体育场其中一个去集会,但是,这不是场地的问题,而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的颜面问题。净选盟一开腔就圈定了独立广场,既然口出如箭就没有回头路,也就得死撑硬顶着这股压力。如果当局说改,就千依百顺地改,这就有失战斗本色了。

所以,净选盟就挟着84个团体的强势,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强强对峙下,执法当局即使拿出法令告诫,也只是唬吓。去年709游行前后,警方截查、搜捕三五百人录口供也不过虎头蛇尾,没有人因此治罪。群众的思想磁场都调到同一频道,认为大选快到,政府不看人面看选面,不敢轻易动手。所以,这些违法犯纪的警告,和狼来了这种寓言故事不谋而合,没人信没人惧。

不过,也有一些社会运动份子有另一种不为外人所知的担忧,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们等着机会:只要场面稍有骚动,他们就会冲前理论,三两下子就给警察逮住,这时,例必要作出反抗之状,不怕流血,必要时勇於咬警员的耳朵。这种场景这样的镜头,就是各类媒体非刊载非报导的新闻。这个人就成名了。如果炒作得火热,还能成为民联有胜算的候选人。

随着市政局和警方不封路和不负责指挥交通,净选盟拿出应对之策。428集会者在428(周六)日从下午2点至4点静坐抗议之前,先在6个地点集合后,才一起到广场举行静坐抗议。

6个集合地点是:国家清真寺(Masjid Negara)、苏丹街、印度街、中央艺术坊(Pasar Seni)、十五碑的白象雕像交通圈,以及绿色盛会集合地点的城中城广场(KLCC)。主办单位安排了6000人在这些集合地点驻守,负责保安工作,同时另有100名医生到场随时待命

这六路汇集,等於把吉隆坡半个热闹商业中心也同时占领。集合人群将穿街走巷,通过至少20条街道步行到独立广场。这样,就是排山倒海的游行示威,人龙所到之处,交通瘫痪将无可避免。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净选盟根本没有考虑扰民这回事。这一点,可从他们发布计划的同时,没有因为造成各街道的使用者的极度不便而预先表示歉意,看出其中唯我独尊的傲慢。

至於由绿色盛会集3.0发动的另一支队伍,集合地点在城中城广场(KLCC),主办者已放话将抬着棺材到澳洲大使馆抗议。抗议的用意其实有点小题大作大使馆驻马最高专员迈尔斯说,只要萊納斯公司符合大马政府的規定和要求,稀土厂的設立应该获得公平对待。单这么开口,就触怒绿色盛会找到要抬棺材泄怒的理由。428当天若大使馆循例休息,送棺不成反而自食其"棺",若是纸棺,则可能放火焚烧,烧给自己。这一举措倒是绿色盛会始料莫及,这个抬棺叫嚣的环节,将使绿色盛会的"冰清玉洁"染上污尘。

人民有集会的自由,这个原则不得非议。即使集会的目的隐有阁下不能认同的议程,也应尊重地瞧瞧。但人民有埋怨的权力,诸如占用大面积的街道,使周末出游的民众不便,使商家生意受到打击,令德士司机受困而影响生计,对外国游客而言是选错日子来吉隆坡,尊重也变成个人受到滋扰。

不过,正是它能掀起这种民怨和各种舆论应势而生,才会在选择地点上绝不妥协。假如不喧闹,就没必要集会,因为够乱,才有高潮。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4-2012

25 April 2012

428拔河事

428静坐抗议大会必然声势浩荡,不过,要与净选盟扬言号召50万人的目标或有夸浮之嫌。独立广场满打满算可容纳2万之众,除非剩下的48万人都占领附近的街道,就路而坐。

政府这次修心养性,不像去年709游行时诸多刁难,总算在落实人民集会自由的权力上有所感悟。留下的手尾是市政局不借出场地,而净选盟3.0誓要独立广场不可,当天是否会引起事端而节外生枝,则要看当局忍辱负重的胸怀。不过,历史一再说明,当群众的意愿汇集成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时,那怕是违规犯纪,最终还是法不责众。

近年来,社会运动动员群众向政府施压,受到不同程度的响应。里本(Gustaue Lebon)在1895年《群众》一书里阐述,群众现象会把个人吞没,因为群众现象具有强烈的感染性,参与者同化其中,人们因此而产生一种共同的心理状況,而改变了个人正常的情感、思想和行为為。无论人在团体中的个人特质是么,群众将会改变或变换,從性的、深思的個人,变成冲动的、性的、极端的信徒,"个人再是他自己,个人成为受其本身控制的机器人"。

艾力荷弗(Eric Hoffer)於1951所著的《狂熱份子》提出聚合论,其解释是:先是具有共同特征的人聚在一起,然後才产生群众现象,个人之所以加入团体,是因为他们拥有特殊的人格特征,虽然這些特征可能是潜伏的、无法辨识的,但这卻是形成集体的真正原因。

因此,当政府无法满足各种需求时,群众运动从感染到结聚,就会酝酿成为对抗的力量。政府无可避免埃了一刀,对群众而言,则是正义的伸张。

正因为大势所趋,绿色盛会3.0应声共襄盛举,把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的课题掺杂其中,形成黄绿浪潮。而在安华鼓吹废除高等教育贷款,为全民提供免费大专教育后,促成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发动约500学生游行,并在独立广场扎营露宿,以迎接428的到来,也融入其中,使这场抗议的主旨和视线变得迷糊。因为428集会若三方面各自表述,就会失焦。

即使是"超越政党"的华总,也守不住寡。隆雪华堂不惜与总会长方天兴另立山头,独树一帜,成功号召13个华堂中的5个华堂签署"共赴428:追求绿色民主,打造永续乡土"的回条,但却藏着掖着,不提净选盟3.0的斗争目标。

5 华堂到底能够动员多少人出席,将牵动华堂在华社中的威信和感召力度。如果到时只有三五百人亮相凑热闹,那么,隆雪华堂此次登高一呼而万山寂寂,不但使五个华堂睑上挂不住,也使到华堂以至华总的代表性成为笑柄。过去,有人怀疑华团是纸老虎,每每都对诉求声色俱厉却不敢付诸行动,428集会考验华堂的斤两有多少,会否露出二仔底,就看他们的能量。

镇压群众示威向来是任何政府的拿手好戏,不过,基於大选的日子看来在6个月内随时举行,当局吸取709的水炮射医院以及逮捕数百人引起责怨的经验,也许会克制执法的手段。但是,由於这场集会有政党动员撑腰,如果有人混水摸鱼,煽风点火,拨弄情绪引致混乱,它是否能像社会所期待的和平形式进行,没有人可以预估这场拔河赛事的情况。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5-4-2012

24 April 2012

囚犯选举资格的人权


净选盟多年来致力於公正与乾净的选举,所提的八点诉求以及选举改革的22项变革热火朝天,唯独没有争取囚犯的投票政治权力,而忽略了他们的人权其实也被剥夺。许多事实显示,社会运动者都是环绕在与本身有切肤之痛的人权课题喋喋不休,像内部安全法令,过去的魔爪对付政党和社团异议人士,所以,党团领袖就格外关切,深恐威胁本身的自由。

其实,未经审讯而遭拘禁,紧急法令也赋予警方对涉及暴力犯罪,但缺乏确凿的嫌犯扣押长达60天进行调查,在未经审讯下,由内政部长签令押往新邦令金扣留营改造三两年,或限制居留。这条法令一直是私会党或捞偏门行业的紧箍咒。

如果按照未经审讯被拘禁乃违反人权这个原则,那么,过去人权社运份子就选择性遗弃这一板块。而令人啼笑皆非,政府最近审时度势废止紧急法令,却不是社运所提出来的诉求。

同样的,目前逮捕疑犯援引的117扣留令可长达14天,人权组织也未积极争取纠改。警方若因此滥权剥削人们的自由,向谁去喊冤?近年来,法庭只对严重罪案签准七天,然后再决定是否可再延期另一个七天;至於轻微罪案则以七天为顶限,分别是三天再加四天。但是,调查工作是否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如果是无故拖延,这就涉及侵犯人权。

社运和人权组织主观上对於刑事案件在押嫌犯,或多或少存有偏见和歧视,也因此对人权持有因人设事的双重标准。像近年来从选民册的争拗、旅居海外公民的投票权益等等纠葛争论不休,却把囚犯是否应享有投票权置若罔闻。

国内共有31座监狱,5所感化院和3所少年感化中心,共扣留38000名犯下各种罪案的囚犯。与实际上可容纳24千的人数,它的拥挤和环境恶劣,在人道上乏善可陈,但鲜少有人权组织为他们发声,即使有,也没有跟进动作。

关於囚犯的选举资格,各国对人权的诠释见解不一。大马全面禁止牢囚投票,与英国、日本、新加坡、俄罗斯、卢森堡、匈牙利、捷克等,采取一刀切的禁制 。沒有任何規限的国家包括丹麥、芬兰、爱尔兰、南非、加纳、瑞典、瑞士等

但是,有些国家在犯罪与人权权衡利害关系,有條件限制。被判一定刑期 人士不享有投票权。澳洲 在囚投票权限制︰被判监禁超过36個月的人士,沒有資格登記為选民 ,合资格者可以邮递方式或亲身投票 。加拿大、希腊、德国、美国、法国和纽西兰等国家,实施以判监年限来区分投票资格。

纽西兰全国总检察长Hon Christopher Finlayson的论述是,"剥夺囚犯投票选举权的修订,旨在将丧失投票选举权变成惩戒方式的其中一部分,以惩罚他们对社区所犯下的严重罪行。"

不过,加拿大最高法院和欧洲人权法院,曾经有判例指出,"地毯式"剥夺囚犯投票权的做法,和公民应享有的选举权利不相称。

纽西兰人权委员会的顾问 Marama Davidson的观点认为,禁止囚犯去投票选举,这样的做法非常明显地触犯了人权法违反了民主的原则。这项法律,是一项歧视性的法律,并试图以间接的方式去歧视那一部分人群。

2008年香港高院裁定两名在囚人士胜诉,恢复投票资格,陈健森及蔡全新因抢劫,分别被判囚12年及46个月。法官在判词中指出,投票权毫无疑问是重要的政治权利,限制投票等同将囚犯定型,对他们造成不合理的歧视。

因此,我国人权、社运组织忽视囚犯的选举权,等同默认把囚犯丧失投票选举权变成其中一部分惩戒方式,并将他们定型,形成理所当然的剥夺人权和歧视,这是人权份子值得深思检讨的无心之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4-2012

23 April 2012

文流氓遇到武流氓


占领独立广场的大专生,扎营6天后横遭数十名黑衣人深夜砸场,除破坏帐蓬也向大学生动武。任何人都应跟着大势的声浪走,对这种暴力给予谴责,符合主流批判的期待,也体现个人对和平、正义和理性的风范,人格也高尚起来。

虽然社会中有沉默的评议,认为约500大专生游行诉求要废除高等教育基金(PTPTN),以及要求大专免费教育符合言论自由,但言论未必就是句句铿锵有力,实则痴心妄想。诸如通过一股势力就要逼使政府让大专生贷款从账项上一笔勾销,这就培养国家未来主人翁霸道赖账,对本身借贷的行为不负责任。集会和言论自由之下,多数人都不探究内容是否出师有名。

根据PTPTN主席依斯迈的数据,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自1997年设立至今的15年里, 贷款学生196万人, 摊还贷款者仅55%,被拖欠款额高达26亿令吉。虽然当年开始时征收5%行政费(利息),在民众要求下调低到3%,过后再降至1%,但还是有人说,这像足大耳窿的贷息。

依斯迈斩钉截铁表明不会废除贷款和取逍1%利息, 因为从2003年起, 所有款项向雇员公积金局、退休信托公积金局以及商业银行借贷,需缴交5%6%利息。

说到免费教育,他举例以纽西兰而论,国民所承担的是47%所得税。我们的纳税人可没有准备这样的牺牲。

掀起废除借贷、免费教育的课题,是反对党领袖安华的主意。要国油的盈利分摊他估计每年50亿令吉的开销。这个非常时期,临时起意的点子不妨信口开河,讲讲而已就是制敌的武器,如果办得到,早就写进橙皮书政纲中。

早有政治议程的大专生跟着起舞,发动示威又占领独立广场扎营,以迎接和配合428静坐抗议大会的到来,正合安华的街头斗争路线。现在搞社会运动天时地利人和,能激烈且激烈,政府被捏得不敢轻举妄动,以免稍有差错就流失选票。

大专生如入无人之境扎营,在独立广场霸一席之地,讲的是集会自由,耍的就是耐力缠斗。有政党领袖前来慰问撑腰,又有人温情送粮,连市政局的执法人员也都要忍让三分。这段时间不喊诉求口号,劝不还口,动不还手,就是死赖不走,浑然像足文流氓。谁能说说扎营露宿象征什么意义?和他们的斗争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是,即使有人对大专生这些动作看不顺眼,也碍於他们形势比人强,那敢公开批评?回骂你的口水足以把你溺毙。

这种文流氓终於给黑衣人的武流氓教训了。大专生既然是以占领的姿态进驻独立广场,也就难免会面对反扑的挑衅。政客和评论人就按照客观环境的需要,大力挞伐这种暴行,甚至因警方姗姗来迟以及未施援手以逮捕不速之客,也成了指责的重点。假如执法单位存有私心袖手旁观,这是可以理解的合理怀疑,既然他们憋着让文流氓霸地而眠,有外来的武流氓代为出手,总算出了这口怨气。

至於那些凶神恶煞的打手从何而来,那就由反对党负责口诛笔伐,推敲的对象当然剑指巫统是幕后黑手。最近,除了反对党和执政党对着干,私会党也插手问政了。不管是黄、绿潮如何威猛,黑势力也都伺机蠢动,让人猝不及防。

既然乱是激起民众关注的手段,那就看谁乱得精采,使一个课题还没鲜明表述之前,用暴力转移视线。这个舞台,任由有兴趣的人表演,让政客针锋相对,让公众评议,人人不寂寞。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3-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