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rch 2012

纵容恃权仗势


没有权势背景的老百姓,如果有肢体暴力的冲突而报警,按照纠众殴斗、蓄意伤人刑法,可以被扣留查办。但是,恃权仗势的执法人员或高官的公子哥儿,则可在显贵的背景之下及官官相护的官场传统文化下额外开恩。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儿子纳丁与保镖,两部车分别驶入高级公寓时,他拒绝登记资料而与保安人员发生口角,结果保安主任因颈伤及被挥拳而报警。保镖也代替纳丁报案,另一种说法指保安员态度粗野先出手。报案总是一个模式,自己有理别人横蛮。

纳丁备受关注的原因,他使人追溯到2004,一名留英法律大学生龚添樺,回国度假期间年在金地花园Uncle Don餐馆,和人发生口角过后后被殴打致死。纳兹里当时曾承认儿子身在现场,不过他坚称儿子并未涉案。龚添桦命案就此凝结在历史中,无从查究。

由於存有广受诟议的记录,在媒体穷追猛打之下,纳丁再度成为新闻人物。但是,他和保镖并没有即时受传召录供或扣留,这种事若发生在普罗大众身上,已身在警察局。纳丁没有即时"落网"其实不稀奇,这等带有优待权贵的例子不胜枚举。警方虽证实纳丁没有动武,但有及时交代调查进展,只会增加人们的疑问。

205届警察日前夕,警察总长依斯迈还循循善诱,吁请警员改变工作态度,以赢取人民及社会的信心,这种指导可说是累积见闻的肺腑之言,但这种应景场面话,要付诸实现还得看大刀阔斧的决心。

反对党除了对执法公平公正的问题大声疾呼,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眼明嘴快,要纳兹里解释,其儿子纳丁如何有经济能力驾驶保时捷,并且聘有保镖保护。打蛇随棍上说道:"目前是时候所有部长宣布他们的财产。"

现在把焦点转移到槟城。一名打金商突遭4名便衣警探截查,他不能确定是否真警还是假冒的,为了安全及保护六万令吉金饰及现金,他把车子开到附近友人的电脑店,通知家人陪伴他到柑子园警署。

这位打金商的言行触怒这4名警探,他们联手在一分钟之打他9次,店内的监控电眼摄录了整个过程。他连人带车到警局受到搜查后获释,警探略表歉意。

受伤的打金商吞不下这口气报案,要讨回公道。但涉案警探并没有马上受到停职调查。
4名警探怎会把搜查的目标锁定在打金商身上呢?假如出於"抽样"截停,这是否是警队防范罪案,维护治安的政策?如果是,那就是合法扰民。而如今却像流氓施暴。

这两桩不同的案件有共通点,首先是执法没有一视同仁,对权贵网开一面;另一点是,执法员警仗着职权过度使用暴力,使平民受到欺压,执法人员一旦心术不正,就会使出职权来显示本身的存在。

过去,由於滥权逼供,导致嫌疑犯命丧扣留所,这些恶行都能盖则盖,以致没有足够的教训事例让警员引为殷鉴,所以,动辙用武就形成警察的标识,虽然高官每每督促要建立专业及受民众尊敬的部队,但这都是自言自语,了无改善热诚。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3-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