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ch 2012

不能容纳异议的社会 就是地狱!


22:16:00  27-3-2012 赖昭光  

华教救亡这条路,不完全认同董总现在的争取形式与路线者,可以走吗?与董总拥有共同目标,但肚懒董总者,可以一同上路吗?董总及部分华教狂热粉丝,能异中求同吗?

谁有权力把持异议的热爱华教人士因不认同董总的做事方式而把它们标签为华教救亡的障碍?

华教救亡数十载,每一次的大救亡运动,整个社会没有任何异议,对大目标或小目标的选择也完全没有异议,更荒谬的是连推行的方式与手段也完全没有异议。把董 总当一家之主,老爸的话,出台的文件就应该是一言九鼎。一言出全场噤若寒蝉,一旦出现任何与董总唱反调的异议,华教狂热分子即刻给他扣帽子,标签为反华 教。

我在《疼国阵!爱民联!》及《肚懒就是力量》这两本书里面,就强调董总每年载送一箩里的备忘录给国阵政府也没用,而董总的救亡运动,只是一天的运动,过后 就不再追踪绩效,运动后的短期检讨、中期检讨报告从来没有向华社交待过,究竟有没有认真检讨还真令人怀疑。这种只求一天流汗,不做定期运动的活动,碰到血 压飙升时,就赶紧急救吊点滴,最后还要登广告全国找人捐献器官。

董总前主席郭全强在325华教救亡大会的一番话,说得客气,但没有人听得进去,他要说的就是该改变了,别再这样玩下去了,耗神耗力得个字,时代不同了。

今天《星洲日报》言论版主打的文章網媒為325集會潑冷水?就是典型的憎恨及排斥异议的例子(报馆借此文打击网媒也是一个因素),这就是「一言堂」的具体写照!当下对华教救亡方法持异议的,就只有诗人郑云城、林放、叶子麟博士寥寥几个,杨善勇则含蓄地指桑骂槐,之前对董总其他事件执行方式与路线持异议者还有刘镇东、杜乾焕博士等。如果这些人出现在325华教救亡篱笆内大集会的话,恐怕会被一些华教狂热分子活活打死也说不定。

郑云城、林放、叶子麟博士、杨善勇哪个不热爱华教?从人权角度争取教育平等权,是任何人的权利,唱董总反调,泼董总冷水,就能让董总名声受辱,华教运动因此被阻?就能置董总于死地?

325
同一天,约百名兴权会支持者走去布城首相署外示威抗议,指政府没有关注他们在2007812日所提出的18项诉求,并当场摔砸写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名字的西瓜,寓意西瓜落地四分五裂就犹如首相的信任破产。

印裔有够凶的!摔砸首相西瓜头嘢,表达民意的方式够创意的!单就这点,董总没得比。印裔要示威,根本不必强调是和平集会。去首相署示威,真是直捣黄 龙,董总连去教育部示威都不敢,年前董总主席连约见教长也没能约见到,你说多凄凉。堂堂董总主席,代表万人,代表华教,代表华人文化,代表华小前途,代 ......,约见教长也没能约见到,你说多凄凉。

对外(打压华教者)时胆小如鼠、垂头丧气;对内(拥共同目标但对执行方式持异议者)则英明神武,得势不饶人,骁勇善战。

一个不能容纳异议者的社会,就是地狱!一言出全场噤若寒蝉,这只是表面的平静。我们需要的也不是这样的靠不住的、放任的、神话式的稳定与团结。

留给异议一丝空间,兼听则明,毕竟风雨同路,何必赶尽杀绝?
转载自赖昭光博客<肚懒公会>

1 comment:

pingjinn lim said...

林放前辈,原来你是热爱华教。差别在于赖先生,我们看到;你,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就过去的错,说声对不起,得罪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