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March 2012

抗议大会打了再谈


在民联咄咄进逼而受挨打的声势下,如今,民间组织向国阵政府"上下求索"正是最佳时机。国阵的软肋就是只有20%的华裔选民的力量支撑着马华或民政的喘息,这个数据如果要提升,国阵就得屈就於民间诉求。

所以,董总等了几十年才拿出气概,要在325日搞抗议大会,针对华小师资短缺及由不谙华文的教师进入华小,与教育部摊牌。

董教总与马华历任的副教育部长针对华教权益和施政偏差谈判几十年,虽然明明知道马华当家不当权,在重要的决策上仍然要仰赖巫统的教育部长才能一锤定音,但董教总习惯吃软柿子,还是不厌其烦拿马华来消费,以维持那种骁勇善战的虚假门面。

董教总既然蔑视马华为无物,有种的就向教育部长兴师问罪。不过,马哈迪铁腕掌权时期那场茅草行动逮捕党团人士百余人,的确让董教总中人吓破胆。近年来,难得非政府组织游行示威都势如破竹带来启示,董教总才找到胆汁以自壮。

这并非看扁董教总,他们搞的抗议大会在董教总教育中心举行,也就是在自家庭院摇旗呐喊,这和搞团拜或庆典的形式如出一辙,只是名堂不同而已。假设,新闻媒体不报导这些斗士的言行,他们就没戏了。

董教总正面搞的,是比较没有血性的"抗议",不过,拉起布条就是雄壮激昂的"华教救亡",华教只有危在旦夕才值得哀号救亡,过度夸张当前的课题,尤其是已存在20多年悬而未决的老问题发飚,其实,要亡早就亡了。

可以预祝董教总号召至少4千人的抗议大会必然轰轰烈烈,不过,如果要像净选盟2.0的街头示威那种群情沸腾那就是奢求。董教总也许明白,华团那些生意人不会轻易跟你铁肩担道义,抛头颅洒热血,但在自家庭院集会仅仅一个小时,他们也就不妨露露睑,走上街就失陪。而当前董教总真正的意气风发,还是因为反对党前来助威凑热闹。

师资安排的偏颇,确实吞噬华小的正常发展。内阁成立由魏家祥为首的特委会,与董教总等五个团体举行圆桌会议,急速处理华小师资荒缺的问题。政府此次放下身段,多少反映出重视华社积压心中的怨气终於咆哮。不过,董教总硬是要在325大会之后才与教育部真正进入谈商,这就是实施"打了再谈"政策。中华总商会会长钟廷森说,董教总不应"堵住"了沟通交流的管道,抗议示威只是最后的选择。

其实,董教总心里有数,政府若拟出解决方案,就如同拆掉抗议大会的架势,使他们士气瘫痪。然而抗议大会即使有100万之众,也只是喊个痛快,骂个乾爽,并不能解决师资的燃眉之急。董总其实是要以政治的路子赢取掌声,志在表演,而不是急於一时解决问题。

以当前的势头,董教总原本可以声大夹狠,逼使教育部应就所求,并取得一劳永逸的方案。如果不得要领,抗议大会按期照跑,必会更加声势浩大。但董教总期求斗争的虚荣和狂热,已掩盖了实事求是的精神。如果谈判有积极成效,董教总其实可以把抗议大会转为华教胜利大会,使董教总更有体面,不但刷新招牌,也激励年轻一代为华教效力。不过,思想膨胀,头恼发烧了,一时难以进退有则,唯有打了再谈。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3-2012

4 comments:

Thiam Teck (1983 - ?) said...

我打賭一塊錢。如果先上談判桌,然後一邊籌備曖昧不清的不知是抗議或慶功的大會,教育部的“誠意”必然也曖昧不清起來。

我什么都不知道 said...

政府对华教的政策只是一味的‘拖’字訣,数十年如出一辙!

- 一针-- said...

那。。。。。。马华副教育部长要来干啥?干捞?以华治华?

既然干得酱委屈,倒不如换去当个不管交通部长,乡村/新村不发展部长。。。更轻松写意,省时省事省气,悠哉游哉。就别让那些更无权更无势更无任何力的团体“习惯吃软柿子、不厌其烦的消费”吧。

如不舍得,请努力“靠”向马X佬总学习:“政治是一门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艺术。”(大意如此,本针不是马屁精,不能倒背如流。)

共勉之。

- 一针--

yeo said...

胖子就是能言善辩,
蒙上骗下的在教部里混了4年,
什么也没做到!


保卫华教,支持325抗议大会!
挺身表态,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