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March 2012

东西与大耳窿


东西,古代說物件為物事、物貨、物品和杂物。为什么会是"东西"?根据其中一种说法,中国南北朝时,已把物品称为"东西";因为物品产自东西南北四方,简略为"东西",这种考据逻辑,引申"春夏秋冬"简略为"春秋"来形容历史和时间一样。

东西一词来历,没有一方的说法具备权威。有一个故事说,最早发生在宋代理学家朱熹与老朋友盛温如之间的谈论。朱熹遇见友 人盛温如提着篮子上街,问上哪儿?盛温如回答说:"上街买东西。"

朱熹问:"为什么不能买南北?"

盛温如回答说不能,因为按照五行的金,木,水,火,土与东,西,南,北,中相配,东属 木,西属金,凡属金、木类,篮子可盛。而南属火,北属水,篮子不可盛,所以只能买"东西",不能买"南北"。

"东西"源自五行之说版本不胜枚举,虽这术数合乎中国文化的内涵以显示其高深奥妙,这类典故也套在崇祯皇帝、乾隆皇帝与臣民对话,衍生出有关"东西"一词。但是,只靠少数人对话而产生"东西",并不能广为流传,不足於在民间发酵。它不像今日网络的传播力量,随时可以创造新的词汇。

据资料,清代学者龚伟经考证后认为,东汉时,东京洛阳和西京长安商业非常繁盛,商人到东、西二京购货,俗语就说"买 东"或"买西",这种约定俗成,"东西"就成为货物的代称。这记载虽然有说服力,但研究者发现,东西一词不在唐、宋的文献之中。因此,"东西"各有各说。

我们的生活沟通用语,经常相互影响而使用,有些时候,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只是意会很难言喻,时日一久,就无从考究这些词语的出处,也就约定俗成,人云亦云流传下去。
像近代的大耳窿一词,讲的是放高利贷,以九出十三归的方式牟取高利。即借贷一千元实拿九百,清还总额为13百元。

它的典故约有两种。其一;指的是,香港放贵利的初期多数是白头摩罗 人所为。白头摩罗扮相古怪,爱戴一只大如铜元的耳环,所以耳朵要穿个耳洞,耳垂吃重下垂使耳洞看起来很大,港人觉得可憎,就有人将这耳洞和债务的无底洞联想到一起,而创出大耳窿的叫法。
其二;当时放贵利的华人都有黑帮背景,凶神恶煞,习惯上把银元塞进耳的耳窿而成为记号,借贷者在背后就匿称他们是大耳窿

自上世纪70年代,我国大耳窿魔爪伸至各行各业,近年来的猖獗和暴力讨债已成为社会问题。由於报章对"大耳窿"的典故未闻其详,多数缩称为"阿窿",若干年后,当人们考究"阿窿"的出处,必然无稽可查。

事实是,大耳窿业务进入马来人和印裔贩商之后,由他们缩称为阿窿。而巫裔警官也延续民间的用语发布新闻,由於没有受到纠正,阿窿就因具有"官方"色彩支撑,逐渐将错就错取代大耳窿,再加上媒体失察,引导民间误用。

严格而言,报章的书面语文应该坚持使用大耳窿而不是阿窿。因为这个名词有其典故,不可轻率更变。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0-3-2012

1 comment:

zeus said...

//严格而言,报章的书面语文应该坚持使用大耳窿而不是阿窿。因为这个名词有其典故,不可轻率更变。//

哈哈哈,林放先生,此言差矣。选择叫along而不叫大耳窿是生意上的公关手段来的。想打响品牌的知名度,品牌名称的容易记是很重要的。连“Mc Donald”这个全球品牌都改去较省略跟容易叫出口的的“McD”。。。

叫along可以打入马来西亚各族人民的市场,本地人的名称Ali,Abu,Ahmad,甚至华人都叫Ah Kiong、Ah Lim之类的,Along让人非常有亲切感,大耳窿的凶残变得亲切了。。。如果坚持叫大耳窿,马来社会很难念“da-er-long”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