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March 2012

彻底歼灭莎丽扎?


总稽查司去年10月狠批国家养牛计划"乱七八糟",从而激发反对党一连串搜罗证据,穷追猛打下,踢爆牛事弊端。

舆论敲山震虎,主要是养牛中心主席沙里是莎丽扎的丈夫,若没有夫凭妻贵,人们难以想像沙里单凭一已之力,怎可轻而易举获得这2亿5千万的30年援助贷款合约。因此,莎丽扎身为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部长的官职,反对党要把她轰倒,在情理之中,也是政治战略中的必需手段。

五个月热火朝天的议论,莎丽扎敌不过这把怒火,终於忍痛辞去部长职位,以避免个人的政治操守受到挞伐,同时继续拖累国阵政府的声誉,对随时到来的大选是沉重的包袱。而她宣布辞卸部长的第二天,丈夫沙里便面对四宗控状。使牛事终於有初步的研议眉目。

这桩牛事丑闻,说明没有受到监督的政府行政随时都有腐败。美国人托马斯杰弗逊说:"自由的政府,不是以信赖,而是以猜疑为基础建立的。我们用制约性的宪法约束受托于权力的人们,这不是出自信赖,而是来自猜疑。因此在权力问题上,不是倾听对人的信赖,而是需要用宪法之锁加以约束,以防止其行为不端。",因此,养牛计划的弊端其实只是冰山一角,群众的猜疑触须若伸延到其他领域,就可从发现中体验到,对政府绝不可推心置腹。

莎丽扎虽然辞官,但没有一并辞掉在国阵和巫统的妇女组主席职位。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见其病收其命,认为她没有真心反省一口气辞掉所有职位,保留党职是为日后东山再起另作计议。

话分两头说,莎丽扎有没有辞掉党职是巫统的党内事务,如果巫统愿意让败家女王喘气而不出声,实在轮不到外人唠唠叨叨,假如林冠英身在巫统,就有权为了巫统的清浊兴衰说这鸟话,或者,他表明爱巫统多过爱行动党,则又可另行斟情领受。

莎丽扎在巫统能呆多久,自然有党内的票选机制重新筛洗她的去留。再说,即使她有意蓄势而发,只要符合竞选资格在大选出阵,胜败荣辱由人民来决定,而不是来自林冠英的指点。

这种党政不分、要人立即了断前程后路的做法,只有古代封建制度下的暴君才有资格把大臣贬为庶民,林冠英就是出於这种心态。

事实上,如果以莎丽扎当前的声名狼藉,胜望渺茫,反对党倒应挑战她出来竞选,以面对选民的审决,反对党反而会因这炮灰而笑赢一席。但过度、没有分寸地想把她铲除个彻底,这种矫枉过正不但显示黑白不分,也有失风度。

法国政治家托克维尔说:"正是我们使用民主和民主统治这些词语的方式,导致了极大的混乱。除非给出这些词语的明确的定义,并对此取得一致,否则人们就只能生活在无法摆脱的思想混乱之中,而使那些煽动家和暴君大获其利。"

莎丽扎逃避不过牛事的纠缠,终於含羞带耻拱出乌纱帽,在政治上,反对党赢了一把,为国家廉政给力。但莎丽扎留住党职,不管出於怎样的考量,巫统愿意庇护她而留下后患,终究是巫统自食其果。林冠英如此操心,实是: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当人们推崇民主政治时,即使如何痛恨政敌想把他绊倒,也应奉行民主精神界定是非,而不是在思想混乱中,挥动着民主的旗帜颠覆民主。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6-3-2012

1 comment:

Thiam Teck (1983 - ?) said...

林冠音的反應比較接近一般選民的心態。你想想你每個月被徵稅,然後被她一家這麼個搞法,我認為她身敗名裂也罪有應得。

話說回來,莎麗扎不算辭職。只是宣布任期屆滿後下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