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rch 2012

统计数据是醉汉的电灯柱


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当步伐摇幌的醉汉依靠着电灯柱时,并不是要路灯的照明,而是想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同样的,当官方或企业发表统计数字时若有议程就未必确凿,它只是用数据来支撑一厢情愿的说法。严格求是,别有居心的统计数字不是精准算出来的, 而是研究出来的。目的在於自我表彰、抚慰、博取民众的容忍度,达到隐瞒事实的目的。

做出统计的机构如果有意混淆视听,通常都以为技高一筹,假设群众不知道,而群众因无无法与统计,即使不知道真假,也都信疑参半。因此,统计数字在过去是"证据会说话",但人们领悟其中蹊跷多年的经验,数据是忽悠的工具,有时候说谎话。

政府常发表通货膨胀指数,一般都解作可容忍、可吸纳的范围,且自诩比别的国家低。但物价不断攀升,消费人的实际通膨压力却不是官方数据所说的那么乐观。

尽管老百姓起居作息面对罪案频仍的滋扰和伤害,但埋怨不到一年,警方就会以罪案率减降说明他们的功绩彪炳。但民众不会因数据的抚慰而对治安实实在在的威胁,消除恐惧感。

台湾总统大选,各政党、媒体都积极进行选情调查,三天两头公布的民调数据令人看得眼花撩乱。跳跃的数字牵动着人们观望时的情绪。评论家南方朔认为,台湾的选举民意调查多不可靠,台湾媒体的政治立场已定,表面上假装公正,事实上早已成了打手,它们做的民意调查透过重重灌水造假,把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民调冲得很高,希望借此来影响选民的投票行为。

因此,不论是统计数据、民调数字还是估计数据都存在着疑问。当前,许多人都想用数据说服别人相信,但数据却成为怀疑的笑柄。最近,官方和商界各有3%5%的数据让舆论调侃消遣。

 原子能执照局指稀土厂计划,仅3%公众毫不说明反对这项计划的理由,而97%公众参与提出意见,因而界定绝大多数人支持稀土厂计划。这种掩耳盗铃的游戏,偷换概念的说词,也只有预定让莱纳斯最终获准营运的原子能执照局才会这么判定。如果同样的问题谘询226关丹绿色盛会的群众意见,肯定是100%反对。

政府计划把现有的最低薪金制从650令吉调高到1千令吉,16个工商连成一气反对,认为如果仓促落实,严重打击中小型企业,将有80%会倒闭。80%的数据源自哪里,说这话的人也许危言耸听,藉此数据强化痛苦的呻吟。

从在商言商的图利原则,雇主一路来以低廉薪酬刻薄员工,而员工又在职场大环境下逆来顺受,已是"共容"的一种习惯。这种劳资关系,突然因提高最低薪金制,反过来要老板的钱包出血,就像拔雇主的牙齿不打麻醉剂。

因此,塑胶业者喊着痛举例,基薪从650令吉升至1千令吉,成本增加6.3%,超过利润的5%;成本超越利润,公司就必死无疑。为何利润只有微不足道的5%,语焉未详。但普通常识算计,若生产过程中有损耗、供应线断裂、金融危机、替职工缴交公积金增加、每年薪金调整等等开支和冲击,绝不是5%利润可以承受得起的,没有人会赚取5%的利润冒着诸多风险。

因此,当前的统计数据,群众不妨热情关注,也热情探讨。对数据抱持观望和怀疑的参考态度,反而能从政商界的夸大或故意造假的数据中摸索出答案。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5-3-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