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March 2012

埋怨后悔变样最多的政客


人们对政客的赏识通常都以他一时的言行作为评价,用一时激情把他们抬举得很高的地位。过后,就期盼他落实豪气干云的政治抱负。但是,没有几个政客能按照他们的政治理念和口号维持声望。多数人面对功利挫折时打退堂鼓,时间一拖磨,就使他们的锐气失去光芒,也失去群众的支持。

再益依不拉欣是近年最令人难以捉摸的政客,他曾被誉为"巫统的良心",他独排众议,认为马来人必须摆脱经济的扶助拐丈,力求自力更生。他以本身拥有国内其中一间最大的律师楼作为成功典范。但有人对他嗤之以鼻,私下议论他靠着政治势力起家。

这位巫统的弃议者并不合群,受委为首相署部长专注司法改革期间,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与他结伙。当政府以内安法逮捕无辜的女记者等人时,他愤然辞职而得舆论喝采,一时成为人权斗士。

过后受热烈的拥抱加入公正党。华社以为,公正党仅15%的华裔党员会随着再益的加盟而增加,丰富多元种族色彩的内容。人们有此寄望,因为他的开明态度声言兼顾其他族群的权益。

但在公正党党选时,权力欲望使他流露本性。他试图一步登天竞逐署理主席职位,意谓着如果他稳坐这第二把交椅,最有机会顶替安华的地位,而他面对的对手却是安华的接班人阿兹敏。

且莫论阿兹敏的政治斤两,安华身陷牢狱以及在公正党奋斗十余年,阿兹敏对安华不离不弃,理应有天道酬"忠"的结果。但是,顶着昔日的光环,再益以为能拿下别人打下的江山,结果三两下子就给栽倒,他又怀恨退党。

政客的野心就像孕妇的肚子迟早会大,掩饰不了。他的野心转移到於1995年成立人民公正阵线,把这个源自回教党吉兰丹分裂出来的蚊子党"收归己有",改名为惠民党(KITA),担任党主席。

这个犹如空壳的党,既无理念也甚少活动,再益经营一年,后悔当初另起炉灶,意兴阑珊想把它解散,结果引来他昔日拉拢的同僚口诛笔伐,请他要走自己走,把党留下。原本惠民党的前途将会有一场内争,但性情多变的再益一而再,再而三改变立场,又要留在党内,并宣布将在来届大选在哥达巴鲁竞逐国会议席。

再益反复无常已成为招牌,政治决裂时埋怨多多。他骂过纳吉也骂过安华,但都在事过境迁后道歉,人们已把他的道歉风度和勇气视为他养成后悔的习性。

他曾表示惠民党不会参选,以免三角战让国阵渔翁得利。他讲话时语气坚定,面不改容,当他今天一口否定昨天的立场时,也一样毫无惧色,因为变色龙本来就是因应环境靠多色生存的。

再益的政途,必须经过大选的洗刷,才能让他彻底领会政客的光环既不耐久,技俩也不能重复使用,也只有兵败如山倒的那一天,他才会知道时不予我。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2-3-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