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March 2012

女佣困惑着尊严


去年8月高姿态的200万名外劳漂白计划,至今还漂不出一个所以然。许多劳动资源领域卡在进退两难的境地。那些非法滞留的外劳在6P计划的宽容和斟情处理下, 原可因为登记的"投诚", 受到分配进入各种劳动领域安身立命, 但是, 当局迟迟未能敲板定案, 外劳惶惶不可终日不敢上岗,还是东躲西藏;而急需人力协助生产的雇主若奉公守法, 就不敢聘请未获工作准证的外劳,导致有关行业动弹不得。

过去仰赖外劳甚为殷切的金马仑菜农因缺失3040%外劳, 对市场的供应减低, 导致菜价水涨船高, 鲜花售价也起了一成。同样的,其他领域也面对6P计划在半天空吊着的忧患,苦不堪言。
政府经常有很多讨好人民的主意,但这些计划在施行后才知道并没有周详考虑,以致在运作上与现实情况脱节,跟着就朝令夕改纠正错失,而偏偏又在纠正中又缺乏远见,再掉入泥淖,举步艰辛。

6P执行七个月还理不出乱绪,这说明政府行政上的效率乏善可陈。而这种情况之所以普遍发生,主要还是政府对官员没有采取问责的举措,养成怠慢的恶习。政府显然对这种偏差姑息养奸。

原本将於四月重新进入大马的印尼女佣,在关键时刻又遭印尼驻马大使馆建议无限期冻结外输。这是因为有两宗投报,指一名雇主和一名高官分别虐待女佣和拒付薪酬。

印尼女佣遭受无良雇主凌虐已不是新鲜事,任何职场都可能发生劳资的纠纷和劣行。同样的,有更大的比率,女佣犯上偷窃、施降和其他问题,个别雇主只能解雇,却不能拥有政府的威力禁止印尼女佣来马就业。

印尼近年来冻结女佣入马,多多少少在国际社会上造成负面印象,因少数人的变态行为,而误判绝大多数大马雇主都心狠手辣。由於本地雇主贪图印尼女佣薪金低,可供差遣的耐力强,已上了非请印尼女佣不可的瘾头。而这种瘾头也被看作是,大马人喜欢拿印尼女佣虐待取乐。

政府若为了国体尊严,不宜再受印尼动辙就冻结的羞辱,当今,如果政府鼓励和开放其他国家的女佣前来工作,就不必继续饱受这种鸟气。因为数以百万计的外劳和女佣若受到雇主盘剥欺凌,毕竟是少之又少的少数。其他国家也同样有灭绝人性的雇主,也有一时发疯砍杀主人的女佣,也有外劳对本地人民劫杀。

即使其他国家的女佣服务的条件高,雇主若有经济能力而有意聘用,政府何需限制这些聘约?只有这种开放政策,才能解决问题,让印尼政府别再拿少数的虐佣事件大作文章,让印尼知道,没有该国的女佣,也没什么大不了。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7-3-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