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March 2012

谁敢再为捍卫苏丹街拍胸膛?


由於受到捷运计划挖掘隧道的影响,深恐动了苏丹街历史文化的风貌,捍卫苏丹街运动的激情数月来热火朝天,国内至少有500个社团对这百年老街发思古之幽情,纷纷促请政府介入,让捷运的路线绕道而行。

如果没有捷运的"入侵",当今老态龙钟的苏丹街、茨厂街一带只在老一辈的记忆中。这两条标志华人先贤开拓落脚的街道,也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让人想再拥有,变得弥足珍贵。事实上,过去20多年来,苏丹街和茨厂街的一些老店铺都已转型,拆建为酒店和商场,而这些所谓文化遗产被彻底摧残的时候,从没有壮怀激烈的捍卫之声。

苏丹街历史文化随着时间蜕变,如果要把所有值得怀缅的事物传承,多数只能在梦里寻游。华人最初盘踞此处时的传统商业、饮食等文化都逐渐凋零。2004年,为了推广旅游业,政府耗费巨资在茨厂街路段加盖遮棚,规划摊贩,使原有的特色荡然无存。加上外劳涌入经营生意,昔日引以为荣的唐人街,也已黯然失色。

报界前辈张木钦在"苏丹街,五十一年前"写道:"客栈、药店、寿板点、殡仪馆、报社,这些互不相干的行业,却有好事之徒把它们串联起来成了一条龙服务,即是:有人去客栈风流,不幸得了恶疾,就到药材店抓药,终于药石罔效,一命呜呼,于是家人在街上买个棺材,摆在积善堂,顺便到两家报馆发讣告。",这些昔日的各行各业串成老街的特色,在逐步发展中损折或被淘汰,存以观瞻的已经不多。

茨厂街社区艺术计划广招义工,倾力为苏丹街收集口述历史、制造人文地图、社区导览及作品展,让游客或当地人更深入了解个中的文化价值。这反映出当今捍卫苏丹街,号召民众关注和保留它的历史风貌只是应势而生,急就章地起哄。

苏丹街和茨厂街的业主,并没有花心思维护它的历史价值,陈旧失修以及陋巷中的环境卫生,可从老鼠横行看出业主对这些古建筑物并不在意,日复一日收取高昂的租金分享祖先的荫庇。捍卫苏丹街工委会发动筹款,获得社团和会馆资助作为"救援"开销,而受到影响的21户业主却像贫病交迫的不幸人士受到呵护,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很滑稽。

捷运公司首席执行员拿督阿兹哈说,苏丹街6幅地段,包括一家经济酒店的业主已签署要点协议,为推行捷运项目发展计划踏出第一步。当前21个业主中,坚持绕道或接受挖掘隧道,每个业主都有各自的利益盘算,由於没有达到共识,团结一致在捍卫苏丹街工委会的谋略下共进退,今后的变数殊难意料。

其实,即使捍卫苏丹街工委会的努力逼使捷运公司绕道,也未必能一劳永逸解决苏丹街和茨厂街的文化历史的完整性和延续性。过去的损折无可追回,未来苏丹街即使不受外来的力量所左右,但个别业主的自主权随时可以变卖产业或拆建以寻求经济利益,足以动摇文化的根基,捍卫苏丹街最终只能捍卫名符其实的这条街道的名称,而不是百年老店和史迹,捍卫精神的重中之重,随时也可能失去重心。而谁能保证这个潜伏的危机不会出现,相信没有一个人敢拍胸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6-3-2012

2 comments:

TK said...

又是一单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案子!要套取金钱利益的业主,与要过过维护古迹,保存文化瘾的华团领袖,真是各取所得,互相利用,但却不见互利互惠。保了苏丹街,保不住文化,别说古式门墙,连色彩也不包。华团领袖尝试去要求业主装修扩建时保留古时原装门墙看看,睬你都憨!死蠢!

Wu Zhong Da said...

在苏丹街涉及建隧道的老店屋,这些继承祖父或曾祖父留下来的遗产,这是他们的产业,绝大部分是关心老店屋的市场价格,而不是文化价值。这和龙应台在任台北文化局长时捍卫具有历史价值的公共建筑被拆不同,这些老旧的建筑后来被改成地方戏剧的剧院等,成为文化人的场所。此外建隧道涉及的是整条街的小部分老店屋,不是整条街。我觉得要发扬苏丹街文化,这条街还有不少会馆,杂货行会址等,热爱苏丹街文化的人可以组织起来,与这些团体合作,搞文化工作,如振兴粤剧,如苏丹杰文物馆,一如马六甲陈祯禄街有不少私人的文物馆,画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