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March 2012

反稀土真能遍地开花吗?


从舆论讨喜的角度而言,反稀土怒声就是动听受到欢迎的调子,只有缺仝乏时事常识、不懂跟风的人才会一根筋唱独脚戏,鼓吹稀土的价值。

单看绿色盛会组织的气势,登高一呼就在关丹号召到三万人的响应,就可领略反风强劲。这也使到主席黄德一时雄壮激昂,限令政府24小时之内撤销莱纳斯的执照。但这声大夹狠的放话并没有作用,於是,又恫言将与净选盟结合为绿黄一体,伺机在来届大选之前或一两个月再翻版和平集会,以使政府屈服於反公害的诉求,把提炼稀土的莱纳斯驱逐回澳洲。

国阵政府如果懂得从善如流,就不会自308以来,一直处於挨打的境况。国计民生出现问题,尽管反对声浪大,政府应对之道总是先来个和颜悦色投石问路,跟着就佯装与民意很贴近,略作抚慰。其实,骨子里早已铁了心,按照即使是错误的决策走下去。

所以,莱纳斯被下令必须符合严苛的处理废料等安全条件,让人觉得民声受到聆听检讨,但时日一久总会疏於监控,人民难以安心。再说,四个脑残的政府部门,天真地要把稀土废料送回澳洲才准莱纳斯营运,根本没用常识思考就以为关丹人民是白痴,信以为真。澳洲人居心不良,处心积虑才哄到大马拨地建厂消化稀土,怎会轻易容许废料回收?大马政府即使搞搞动作与澳洲商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首相纳吉心如明镜,断定澳洲不会让废料回头,因此,当今之计就是寻找人烟稀少的地方埋葬公害罪恶。因此,绿色盛会以环保、反公害目标向政府施压,看来只能苦苦缠斗下去。政府对待民间的责怨,向来是以连拖带磨的方式对应,用时间消耗各方义士的斗志,用时间淘洗人们的记忆,经过这么辗转的手法,就把事情给摆平了。

或许,绿色盛会主席黄德的估计有胜算,以为国阵或许为了大选而屈服,撤销稀土计划,但对国阵的智囊团而言,干掉莱纳斯何以取信於国际社会?今后外资进门,稍有三两万人摇旗呐喊,政府就得改弦易辙,这个国家如何管理?因此,既然骑虎难下,也就只好继续骑下去。

国阵中人也许会这么想,即便是俯顺民情把稀土腰斩,以现今形势反风热火朝天,也未必能感动选民对国阵回心转意,人民的判决绝不会在短期内改变主意。尤其是,民联为大选备战保温,这个课题将是竞选宣言的一部份,关丹选民已把心交给了民联,所以,国阵只能动用大量政治资源迎战大选,期望险中求胜。然而,即使民联执政,也未必能关闭稀土厂,到时,只要推搪到那是前朝政府干的余孽就云淡风轻,忧愁还是延续着忧愁,所有民众的功德在当今看来遍地开花,若干年后,只怕是一片茅草。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5-3-2012

5 comments:

亚伯 said...

整篇文章都写得很好。就只这一粒‘即使民联执政,也未必能关闭稀土厂’老鼠屎坏了情操,可惜可惜!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雖然有老鼠屎,但的確寫得不錯。

第一段還能若隱若現地讓人覺得他認為一些人反稀土只是跟風。

然後再把“建稀土廠”和“取信國際”很順暢地連在一起。實在有功力。

開稀土廠就能取信國際,那中國早就名聲顯天下了。

Cinn said...

厉害!厉害!果然功力深厚,讲到完就是要我们认命,C2是没得撤的了。就只差没把“你不喜欢那就移民咯”写出来而已。

还是那一句,“国阵不亡,人民必死”。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终于领略到文棍的厉害,原来反稀土也只是跟风,不是正义。

helloninie said...

把这位前辈放在红坭山埋毒槽旁边住上3个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