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March 2012

抽水抽到抽后腿


别人请喝的酒香醇,公家的钱最好用。这就是占便宜的贪婪人性。这种的心理如果只是个人行为,那是品德问题。但发生在学校或社团,如果申请政府援助拨款而饥不择食,就是智能障碍。

最近,南北一家贪,出现议员拨款之后,在落实的过程中,遭到承包商或供应商"雁过拔毛",从中抽水(抽佣),以致受惠单位并没获得实际价值的货品。打个比譬,拨款言明一万令吉增添学校设备,拿到手的可能只有六七千元的东西。

这种做法,关键在於议员认同拨款之后,由县署支付款项,并由县署授权的承包/供应商执行。受惠单位找上市镇上的商家供货,但商家不是与县署挂钩的供应商,於是,就把这单生意转给有政府撑腰的供应商,以它的名号来申办。

授权供应商开口了,自称一年生意量超过50万,必须缴交6%的销售税,外加利用他的执照供货以及向多方面疏通"打点",要再加6% , 这条账就是,一万令吉给供应商抽水1200令吉。不过,如果再有人流口水想占多一份甜头,这种抽水就往上爬,从20%25%甚至到30%的肥肉就给参与人士狼吞虎咽。其实,当前纷纷扰扰说是"回扣"并不传神,正确的俗话叫"吃水"、"抽水",文雅的用词是"抽佣"或是手续费。

有一种情况是,州议员卖账给地方上组织,拨款增添设备,但这组织并不需要,他们就拜托供应商制造假单据,拍照佐证及签收货物,其实是向供应商套取现款。虽然给供应商像大耳窿般猛抽水也乐此不疲,反正是"阿公"从天上掉下来的钱,不吃白不吃。

这种圆融的勾结,多数州议员心如明镜,反正拨款是要讨学校或社团欢心,要怎么用,悉听尊便。国阵各州政府任由行政上的弊端滋长,一只眼开一只眼闭施行,既然受惠单位不投诉被盘剥,就当没这回事。

不过,对国阵贪污腐败剥皮拆骨的吉打民联州政府也延续这种传统,最近一名行政议员的拨款,一出手就被人叨掉三成。由於他的助理被指参与穿针引线,人们就想到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他被喝令停职查办。

马华得意洋洋揭发这事件不到一个月,反而给自己人放火。峇都巴辖巴力安尼马华支会主席潘荣和以大义灭亲的姿态,引入行动党联手揭发安宁学校的5千拨款只换得7个文件铁橱,吃水更深。

如今,州议员黄世忠查究2009年县署的记录,由该校董事长潘振春盖章签收的货单有12种配备,不是7个铁橱。如此一来,问题复杂,董事长声称不记得签过文件,对县署档案中,存有与办公室配备拍照的留证,也语焉未详。到底怎会货不对办?抽丝剥茧起来,可能当年眉来眼去的时候情义相依相托,心照不宣,如今列必有恼火的人事纠葛,就翻脸算旧账。但查究抽水到抽后腿,就有人难免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3-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