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March 2012

黄糩璊应向谁道歉?


网络上,七嘴八舌都讨伐"拖车姐"黄糩璊必须道歉,后来扩大范围,要他向槟城人说sorry, 跟着又得寸进尺, 要她向全民道歉了。

到底应该向谁道歉,没有人可以说出子丑寅卯。总之,当拖车姐在网络上被鞭挞得面目可憎时,就形成大石压死蟹——以势压人的情况。不过,当黄糩璊的"罪过"延伸到家人,隐私成为攻讦的手段时,她就被转型,因为超出合理批评的范畴而横遭语言暴力蹂躏,她就变为受同情的弱者。

多数人拿黄糩璊说事,重点并非拖车和门牌税涨价,槟城市政局市议员用了两天时间集思广益研讨拖车,才由执法人员追述澄清,指某宗发出传票事件,的确有事主不满而纠众寻衅,而这也是市政局单方面这么说的,与黄糩璊和丈夫"亲眼所见",打得头破血流的地点有所不同。

黄糩璊在蔡林的辩论会用35秒责问林冠英槟城市政局执法人员拖车,导致打架,纯粹是地方民生问题,重点在於"平反"非法停泊车辆遭到拖走的争端,也异想天开争取非法停车在夜间可斟酌为合法的地位。

拖车姐短短一个小时在面子书上被催生,移花接木图片接踵上载地丑化,主要是黄糩璊发言语气激动得让人觉得咄咄逼人。由於网络上可以细细嚼着她那神态嚣张、很泼辣、很犟、很"串",很"招积",很"雄鸡鸡",加上语无伦次,内容欠奉,她就被标签为拖车姐而一夕爆红。

当网民的眼缘对她产生厌恶时,只稍按几个键上载分享,仅仅是因为她态度上值得嘲讽和挞伐而得到快感,并不是因为拖车或门牌税。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为争议起初讲道理,在议事过程中东拉西扯,跟着就把简单的问题搞得复杂,在讨论之外叫战。

美国卫斯理大学校长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th)撰文《超越评判式思维》,警告学生不要变成只会批评,不会思维,却还一个个自鸣得意的废人。

旅美华人学者南桥近期对中国网络生态感叹道,在网络这个江湖里,一些本可善用其影响的人,堕落成了为否定而否定的人,在否定的时候,他们又提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变得"怨妇化"。"怨妇化"的"意见领袖",外加"无脑化"的粉丝大军,就是目前中国网络上最大的景观。

当前大马网络资讯散播和批评,也都趋向於对别人指导江山几许,却没有人指向自己。他们傲傲然站在道德优势上充满正义感、毫不留情、步步紧逼地批判。不久前,一位嫁到本地的中国籍女子,其丈夫及家人被劫杀,网友就断定她与奸夫所为,以不堪入目的字眼炮轰,过后由警方查实是邻居少年入窃行凶。但只有少数的网民良心发现而致歉,那些道德领袖逃之夭夭。

以黄糩璊的事件而言,她提问论事有欠周详,但她的神情令人不悦才是被丑化为拖车姐的症结所在。网络上对她过火的恶搞诋毁,谁会向她道歉?

她并没有道歉的对象,市政局作为政府的一环,并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名誉和人格权,在这事件上,没有个人因此受到诽滂,她的态度嚣张也许令人不爽,却没有针对群众造成伤害,反而是她的作态自损形象,黄糩璊只需从善意的批评自我检讨,无需忍辱道歉。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3-2012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黄糩璊的事件,重点在于她所发问的问题,没有做好功课就胡乱的质问人家的不是,而且身为马华的协调员,问的不是国家的大事,反而问那种kopi tiam闲聊的事情。为何她要向槟城人民道歉?因为她在误导人民槟州的事实。最后还解释,反而越解越黑。如果胡言乱语无需道歉,网民也无须道歉。网民只需要从中自我检讨。

Thiam Teck (1983 - ?) said...

相比之下,國陣其他領袖們犯的錯其實更大更多。

說到言論誤導人民,《前鋒報》和《星報》更是當中佼佼者。

這些人都不必為過錯負責。黃糩璊在這種政治文化下,當然不會覺得隨便說話有任何問題。

我才不在意他們道歉與否。有句話說:如果道歉有用,要警察來幹嘛?

既然警察都站在國陣流氓那邊了。我們就等大選見真章吧。

Anonymous said...

黃糩璊光明正大的发表评论,比那些网络老鼠强多了。

Anonymous said...

黃糩璊光明正大的发表评论 - wrong!!!! Deadly wrong! she was trying very hard to impress CSL. I think there are many ways to impress him..... if she is still a candidate for GE13, pls, goto Penang.....

LA

Anonymous said...

Jessie Ooi is a winnable candidate.MCA please nominate her as a candidate~

Fair仔 said...

一句"我撤回我讲的某某东西,并对我说过的话造成困扰及伤害的人道歉"。有多难?需要划定道歉对象吗?

没有法律上的道歉意义,难道就没有道义上的道歉意义?通常我们跟人道歉是因为我们潜在犯了法? 还是我真的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我对我说错或不实的话负责才道歉? 因为人家告不到我,我不需要道歉?

当然,我认为拖车姐有权不道歉。 可是就没有办法改变人对她不知悔改的反感看法和批判。道歉了还有人会说她知错和勇于认错。 对于她的嘴硬和马华的放纵支持,延烧到马华,这种不会看大局的行为,被政敌逮到还不笑歪嘴?老牌政党的政治智慧去了那里?

我国各类人物对"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名誉和人格权事和物"道歉比比皆是。

在地球上的一个类似蕃薯的国家,有个党控报章,因为刊登了脸上印有"神"的歌手照片,而有人因此要卷草席。神有说被冒犯吗? "被冒犯的"又具有法律意义上的人格化吗?

有个反对党政要,因为在国外说了本土有个地方治安非常不靖,统治者忽然说被冒犯了,还不是要道歉?难道他真的说错吗? 这个地方难道又有人格权?说实话需要道歉,难道不是为了党?为了联盟,为了不要被人标签反某种族,反统治者?

在政治上,没有说错的人都必须道歉,说错的有资格和本钱不道歉吗?

我不是冲着拖车姐来的,而是因为这篇法律上没有道歉对象就不用道歉的伦理而来。

拖车姐已经被各种议题给逐渐淡化,但总有人提醒我们拖车姐的存在。。。。

alvin said...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在一个公开场合毫无逻辑思考毫无根据发疯乱吠,她最近说了一句“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了!”可是她还没有为她所说的负责任~!好歹也开个记者会公开向槟城首长以及人民道歉~!或许在这之后所有的事情就会告一段落~!

谦疚者 said...

坦白说,我也曾在面子书转载拖车姐的短片,只因为讨厌她样衰口不择言,后来思考,她讲拖车和门牌税是出於为槟城人讲话,虽然言不及义,但她的的确确没有伤害民众的感情。
对她不悦,也只是她的表情令人难以恭维。然而,一个人的EQ或样子令你感觉到恐龙,那是你个人观感,她没有得罪任何人。如果你长得鸟样,需要向人道歉吗?

yeo said...

林老仍在销费黄妹妹!哈哈!!

安东尼老爷 said...

拖车姐黄糩璊满腹辛酸委屈向谁诉?
我看我们应该放了她吧!毕竟她又不是犯了滔天大罪,事到如今,应该告一段落。
经历这个事件,我想她以后会比较成熟,三思而后言。
每个人都会不小心犯错,所以我们应该给她一个机会。

James said...

是啊, 安东尼老爷, 就算拖车姐不道歉,大家都会慢慢淡忘了他. 但博主却还拿出来谈, 不知道博主是不是要我们记得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