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rch 2012

纵容恃权仗势


没有权势背景的老百姓,如果有肢体暴力的冲突而报警,按照纠众殴斗、蓄意伤人刑法,可以被扣留查办。但是,恃权仗势的执法人员或高官的公子哥儿,则可在显贵的背景之下及官官相护的官场传统文化下额外开恩。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儿子纳丁与保镖,两部车分别驶入高级公寓时,他拒绝登记资料而与保安人员发生口角,结果保安主任因颈伤及被挥拳而报警。保镖也代替纳丁报案,另一种说法指保安员态度粗野先出手。报案总是一个模式,自己有理别人横蛮。

纳丁备受关注的原因,他使人追溯到2004,一名留英法律大学生龚添樺,回国度假期间年在金地花园Uncle Don餐馆,和人发生口角过后后被殴打致死。纳兹里当时曾承认儿子身在现场,不过他坚称儿子并未涉案。龚添桦命案就此凝结在历史中,无从查究。

由於存有广受诟议的记录,在媒体穷追猛打之下,纳丁再度成为新闻人物。但是,他和保镖并没有即时受传召录供或扣留,这种事若发生在普罗大众身上,已身在警察局。纳丁没有即时"落网"其实不稀奇,这等带有优待权贵的例子不胜枚举。警方虽证实纳丁没有动武,但有及时交代调查进展,只会增加人们的疑问。

205届警察日前夕,警察总长依斯迈还循循善诱,吁请警员改变工作态度,以赢取人民及社会的信心,这种指导可说是累积见闻的肺腑之言,但这种应景场面话,要付诸实现还得看大刀阔斧的决心。

反对党除了对执法公平公正的问题大声疾呼,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眼明嘴快,要纳兹里解释,其儿子纳丁如何有经济能力驾驶保时捷,并且聘有保镖保护。打蛇随棍上说道:"目前是时候所有部长宣布他们的财产。"

现在把焦点转移到槟城。一名打金商突遭4名便衣警探截查,他不能确定是否真警还是假冒的,为了安全及保护六万令吉金饰及现金,他把车子开到附近友人的电脑店,通知家人陪伴他到柑子园警署。

这位打金商的言行触怒这4名警探,他们联手在一分钟之打他9次,店内的监控电眼摄录了整个过程。他连人带车到警局受到搜查后获释,警探略表歉意。

受伤的打金商吞不下这口气报案,要讨回公道。但涉案警探并没有马上受到停职调查。
4名警探怎会把搜查的目标锁定在打金商身上呢?假如出於"抽样"截停,这是否是警队防范罪案,维护治安的政策?如果是,那就是合法扰民。而如今却像流氓施暴。

这两桩不同的案件有共通点,首先是执法没有一视同仁,对权贵网开一面;另一点是,执法员警仗着职权过度使用暴力,使平民受到欺压,执法人员一旦心术不正,就会使出职权来显示本身的存在。

过去,由於滥权逼供,导致嫌疑犯命丧扣留所,这些恶行都能盖则盖,以致没有足够的教训事例让警员引为殷鉴,所以,动辙用武就形成警察的标识,虽然高官每每督促要建立专业及受民众尊敬的部队,但这都是自言自语,了无改善热诚。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3-2012

30 March 2012

香港特首狼胜猪败


1200名各阶层精英,代表700万香港市民在"小圈子选举"中无推举具有狼性标签的梁振英成为特首,击败被形容为猪的唐英年。

梁振英的狼性被唐英年戳破,指他曾主张对2003年的50万人示威,以防暴队镇压;并建议把商业电台12年执照缩短至3这两枚炸弹勾勒出梁振英心狠手辣,甚至是对民主自由的压榨。此外,他也勾结黑帮,并与大佬有过饭局。但是,唐英年把议会的秘密内容外泄以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反而使到他受到批评。

唐英年的声望骤然下跌,主要是私德受到挞伐。他的豪宅地下僭建行宫,他的妻子替他扛下责任,港人心如明镜,如果唐英年没份参与,怎会建得成?由妻子担当责任反而使唐英年失去男人气概。

跟着是,这对夫妻早就貌合神离,唐英年有婚外情和私生女,再度触犯道德伦理的地雷,令人觉得他外表看来泱泱君子,英明神武,所作所为却笨拙无能,因此被讥为猪。唐虽多次道歉,但於事无补。

北京最初授意的这两位候选人都各有其弊,最终是两权相害取其轻,支持梁振英,他获得689票当选是历届最低的数目,被誉为"惨胜"。

因此,要如何凭藉着这脆弱的声望落实五年的任期,将是一项挑战。在香港这开明、问责及受到严密监督的民主政治生态,梁振英的狼性可能没有用武之地。毕竟,多数人处在二三线的时候表现激进只是为了出位,或是无需对它负起全责。但是,一朝权位在手,就必须多方考量本身的决策会否受到反弹,影响到地位不稳。因此,梁振英应懂得审时度势,好自为之。

就为了争取1200张选票,候选人多月来动用一切媒体资源宣传和电视辩论,表述治港理念。但是,港民即使动容,也无权投票,从而激怒老百姓要在一国两制之下,有本身一人一票的普选机制。香港大学搞了"民间全民投票",吸引22万之众参与,过过瘾。但这虽是有名无实的选举,却剑指这是对2017年选举的民意。

这一次,狼特首当权,符合中国领导层向来实施铁腕统治的特性。唐英年揭发梁的手段狠毒,最多只能让手中无票的港人咬牙切齿,但对北京而言,梁振英的强悍作风才够称心如意,唐英年其实是拿石头砸自已的脚,替别人做嫁衣。

唐英年的私德,婚外情向来是政客竞选的毒药。这种"性痒",虽是男人的通病,但卷涉到政治,不管东西方国家都不期然对道德观念隆而重之。虽然诟议情色的人之中,私生活未必完美无疵,但对政治人物的要求,总是用选圣人掌政的标准,而事实是,政治上没有圣人,只有罪人。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0-3-2012

29 March 2012

魏家祥没流鼻血,不爽!


董总325抗议大会在"有纪律秩序"的情况下进行,这是叶新田大言不惭往脸上贴金说的。所以,行动党党员试图拉起布条呐喊,跟警卫团力阻而发生冲突,就是叶新田所谓的"纪律秩序"。

魏家祥受邀到场聆听汇报,进入新纪元学院范围后即遭民众喝倒彩,有报导和图片说明,情绪失控者向他抛掷报纸和水瓶,甚至引发他险遭一位男子趋近,有袭击的意图,这也是概括在叶新田口中的"纪律秩序"。

魏家祥不计较在董总的庭院受到粗鲁的对待,这是"吃得咸鱼抵得渴"。即然抛身在这种场合,就得预算这种情况。很绝的是,叶新田事后还说,魏家祥"亲身体会华教工作者的心声,有更加深切的感受",这话就有点风凉了。

叶新田有此一说,以小人之心度之,大概是嫌魏家祥不够他狼狈不够他惨痛。2009年一月,新纪元毕业典礼上,学院生林肯智上台挥拳揍叶博士,鼻孔鲜血四溅。那时期,闹出叶新田执意要撵走柯嘉逊,不让他在新院续约当院长。

林肯智事后为暴力冲动道歉,华团中人出面说情,叶新田推托不是个人的事,放大到整个华教斗争都必须感同身受他的耻辱。林肯智最终面对严重伤人检控,罪刑可高达七年监禁或罚款。最终,他算好运,坐牢2天,罚款6千。

所以,叶新田若有心理扭曲是可以理解的。魏家祥选择原谅,突显他当年连一名将踏入社会谋生的学院生也不放他一条生路的气度。因此,董总的不宽容,就建议魏家祥报警,既还副部长一个公道,也给主办当局及一万名出席者一个清白。

此话玄机在於,有舆论说魏家祥尝到拳头挨揍是自导自演,非常可疑。如此一说,主流报章和网络媒体煞有其事报导325的污点,等同颠覆"有纪律秩序"的董总325,恶意中伤。董总拉帮结派,把一万个出席者都牵扯在受嫌疑之内,鼓动情绪以对魏家祥被打产生仇情。因此,如果魏不报警讨回公道,那么,董总和一万群众就一世没有清白。简单的说,就是拨弄公道和清白的战争。

行动党的张念慈如此评论:"魏家祥的脸是否真的有被打到不是重点。他的脸是被刮到、指到、点到、碰到也不是重点。不管出於什么理由,出手就是不对。",比起其他领袖,这话跳脱出政治恩怨,最得体兼且说理。

董总怎样也都得把325敲定在"有纪律秩序"的情况下进行,自我设定这种感觉美好。承认有叫嚣、冲突、出言不逊或是魏家祥遭遇袭击,就是剃自己的眉毛。华社的待客之道,主人必须在本身举办活动的地方保障来宾称安然无恙,若客人之间有纠葛,都会要求双方"给脸",息事宁人。

魏家祥是董总抗议大会的对头人,多数群众是董总花钱打广告闻风而来。所以,不论魏家祥是受到无礼呼喝还是动手羞辱,符合董总动员群众的议程,符合董总期待的声势,符合董总藉他人之手动粗的快感。只是,魏家祥没有流鼻血,有人不爽。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3-2012

28 March 2012

不能容纳异议的社会 就是地狱!


22:16:00  27-3-2012 赖昭光  

华教救亡这条路,不完全认同董总现在的争取形式与路线者,可以走吗?与董总拥有共同目标,但肚懒董总者,可以一同上路吗?董总及部分华教狂热粉丝,能异中求同吗?

谁有权力把持异议的热爱华教人士因不认同董总的做事方式而把它们标签为华教救亡的障碍?

华教救亡数十载,每一次的大救亡运动,整个社会没有任何异议,对大目标或小目标的选择也完全没有异议,更荒谬的是连推行的方式与手段也完全没有异议。把董 总当一家之主,老爸的话,出台的文件就应该是一言九鼎。一言出全场噤若寒蝉,一旦出现任何与董总唱反调的异议,华教狂热分子即刻给他扣帽子,标签为反华 教。

我在《疼国阵!爱民联!》及《肚懒就是力量》这两本书里面,就强调董总每年载送一箩里的备忘录给国阵政府也没用,而董总的救亡运动,只是一天的运动,过后 就不再追踪绩效,运动后的短期检讨、中期检讨报告从来没有向华社交待过,究竟有没有认真检讨还真令人怀疑。这种只求一天流汗,不做定期运动的活动,碰到血 压飙升时,就赶紧急救吊点滴,最后还要登广告全国找人捐献器官。

董总前主席郭全强在325华教救亡大会的一番话,说得客气,但没有人听得进去,他要说的就是该改变了,别再这样玩下去了,耗神耗力得个字,时代不同了。

今天《星洲日报》言论版主打的文章網媒為325集會潑冷水?就是典型的憎恨及排斥异议的例子(报馆借此文打击网媒也是一个因素),这就是「一言堂」的具体写照!当下对华教救亡方法持异议的,就只有诗人郑云城、林放、叶子麟博士寥寥几个,杨善勇则含蓄地指桑骂槐,之前对董总其他事件执行方式与路线持异议者还有刘镇东、杜乾焕博士等。如果这些人出现在325华教救亡篱笆内大集会的话,恐怕会被一些华教狂热分子活活打死也说不定。

郑云城、林放、叶子麟博士、杨善勇哪个不热爱华教?从人权角度争取教育平等权,是任何人的权利,唱董总反调,泼董总冷水,就能让董总名声受辱,华教运动因此被阻?就能置董总于死地?

325
同一天,约百名兴权会支持者走去布城首相署外示威抗议,指政府没有关注他们在2007812日所提出的18项诉求,并当场摔砸写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名字的西瓜,寓意西瓜落地四分五裂就犹如首相的信任破产。

印裔有够凶的!摔砸首相西瓜头嘢,表达民意的方式够创意的!单就这点,董总没得比。印裔要示威,根本不必强调是和平集会。去首相署示威,真是直捣黄 龙,董总连去教育部示威都不敢,年前董总主席连约见教长也没能约见到,你说多凄凉。堂堂董总主席,代表万人,代表华教,代表华人文化,代表华小前途,代 ......,约见教长也没能约见到,你说多凄凉。

对外(打压华教者)时胆小如鼠、垂头丧气;对内(拥共同目标但对执行方式持异议者)则英明神武,得势不饶人,骁勇善战。

一个不能容纳异议者的社会,就是地狱!一言出全场噤若寒蝉,这只是表面的平静。我们需要的也不是这样的靠不住的、放任的、神话式的稳定与团结。

留给异议一丝空间,兼听则明,毕竟风雨同路,何必赶尽杀绝?
转载自赖昭光博客<肚懒公会>

27 March 2012

叶新田别再搞嘴皮斗争


董总号召的325华教救亡运动,抗议华小师资严重短缺大会,能够激发超过5千人华参与施压,看来是把握来届大选近在眉睫的时机发难,因为选择这时间发飚,政府就得审时度势应就於有关诉求,否则就会使华裔选票进一步流失。教育部对华小诸多刁难和不可理喻的行政偏颇和打压,也应得到这样的"教训"。

不过,尽管人人都佯装教育不要政治化,它还是在这轨道上运行。副教育部长魏家祥虽不支持抗议大会,然而到场取经,入门也是客,但却遭到群众叫嚣喝倒彩,呼喝他"下台",如果说董总幸灾乐祸,暗自窃喜并不奇怪,这是宣示群众势力的戏码。董总甚至对魏家祥险些被人挥拳揍脸置若罔闻,既没有以主办者安抚群众情绪,也没有以主人家身份向嘉宾慰问致歉,叶新田拿什么华教价值观向华社交代?

这种事发生在华教神圣殿堂的董教总教育中心,真是不忍卒睹。一个为百年树人斗争的团体举办大会却出现这种粗暴的举措,反映出华人内斗内行的本性。当然,反对党也藉助这个平台混水摸鱼。

董总并非以"敢同恶鬼争天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无畏精神为华教救亡。实际上,华小师资荒缺已延续发生三四十年,董教总与历届马华副教育部长纠结在这课题上的责怨也从来没有间断,只是年年如此重复去年的故事。

如果马华副教长当家不当权无法彻底解决问题,而董总数十年如一日寻求马华理论,本身也像白痴似地向弱者唠唠叨叨。假设一位妻子每天咒骂丈夫没出息,这个有尊严有见识的女人就应离婚求去。同样的,董总若不能从华裔副教长得到满足,就应转向他的上司教育部长提出华教的合理权益。

叶新田博士掌董总,多年来在嘴头上数落教育部以维持铁肩担华教的门面。随着内阁任命以魏家祥为首的教育部特委会快刀斩乱麻,以8项方案长短期解决师资问题,导致抗议大会誓师的气势被削弱,也许叶新田一众信心缺缺,以致需要在各华文报章刊登广告,写着"起来吧!起来吧!有一份热,发一分光,万众一心,捍卫华教"这种口号吁请民众参与抗议。去年709的净选盟示威游行,今年226反稀土的绿色盛会,根本不必花钱打广告,却吸引数以万计的志士共襄义举,董总的威信若不能感召华社自动自发参加,也就够窝囊了。

叶新田在325前两天对大会的合理性也有心虚胆寒的表述,他说,"好像我们射箭(现在)不是箭在弦, 而是弓弦上的箭已发出去, 只是还没打到红心, 所以, 现在叫我们拉那个箭不发, 大概也不行了。"

其实,如果董总有号召群众的底气,叶博士就不需要把弓箭说得婆婆妈妈,简单俐落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势在必行",就足够展现一番气概。

抗议大会终於在华团、行动党和公正党支持者加持下呈现一片壮怀激烈。华团在1986年曾首先发起政党两线制并壮大反对党运动,并在近年代萌芽成为反对党的斗争目标,这种潜移默化造就了民联的崛起。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华裔领袖强调发扬母语教育,公正党和行动党领袖也前来一壮声势。董总原本可以顺藤摸瓜,要求民联表明立场,倘若入主布城,是否会把华小独中纳入国家的教育源流,但是,董总中人虽然有份主张两线制,却在这重要课题上滤嘴噤声,爱昧态度令人费解。

经过抗议强心补气之后,董总和教总、华总、教专及全国校长职工会的代表又得回归原点,回到教育部特委会的圆桌会议再砌商解决师资短缺之道。可以预料,由於董总对教育部的运作和措施有信心危机和疑虑,必然又与魏家祥通过媒体再战江湖,念叨不休。如果叶新田未能趁胜追击,就别再耍嘴皮,理应下台求去,另托贤能。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3-2012

26 March 2012

行动党的封嘴和平


民主行动党"教父"卡巴星和"诸侯"拉玛沙米的冲撞,由党内元老向卡巴星晓以利害后,老卡不得不衡量政局的轻重得失,收敛他的犟脾气,勉为其难接受"封嘴的和平",按奈憋在心中的那股怨气。
身为党主席,卡巴星多月前就与也是同僚的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杠上,当时互相向对方标签为教父和诸侯。言下之意,是指责对方在党内割据势力以自壮。如果剖析个彻底,就是党内缺乏民主精神让各方能自得其所。
行动党中央一度下达封嘴的指令,以免双方互揭疮疤引起更大层面的内讧。但是,拉玛沙米偶有衰多口的影射以及他被指控主使行动党槟州大会示威行动,因而面对党纪律委员会的"审讯"。
如果拉玛沙米是党内的小卒,三两下子就会裁定罪无可逭。但自从他担任副首长,直令印裔党员与有荣焉,势力就膨胀起来,也许自认有一定的实力,才敢目无尊卑把卡巴星贴上"教父"的标签。
卡巴星在以华裔为主导的行动党坐上主席宝座,靠的是个人声望显赫,但在搞基层势力方面,也许乏善可陈,以致面对拉玛沙米的叫嚣时,不得不由衷地封他为诸侯,实际上等於承认拉玛沙米已稳扎在槟城的地盘,而且,连林冠英也得卖他三分情面。
因此,拉玛沙米触犯党纪若有罪,就变成整个党的安危问题。党纪律委员会反而要为他操心洗脱罪名。所以,出炉的报告以证据不足为由让拉玛沙米可以躲过一劫,总算维持党的团结门面。
卡巴星不接受这样的裁决,认为纪委会成员曾与拉玛沙米共事过,有利益冲突,因此视裁决为无效。老卡是法律界强人,若要坚持在党内打自家的诉讼,几乎没有对手可以驾驭他的权威。如果不及早消消气,火箭就会失火。
这就是林冠英偕同国会领袖林吉祥、永久顾问曾敏兴纡尊降贵拜会卡巴星的理由。他们凭着几十年交情安抚卡巴星,以免事态越闹越大,影响随时到来的大选党内的凝聚力。
卡巴星在这场斗争中获得安慰奖就是,党高层达致共识,把拉玛沙米派系的4名人士,在兴都慈善基金的职位拉下马,作为心灵"补偿"。
林冠英解决这场风波后,没有意气风发的笑容。因为,如果不是老爸林吉祥和曾敏兴出面,所谓的"党内事,党内了"也许没那么顺心顺意。假如林冠英真有份量,早就可单独在岛内解决纠纷。
虽然有关课题告一段落,但是,凡是政党的派系权势之争,即使有斡旋缓解,也只是寻求表面的沉默和平,彼此不会善罢甘休,后遗症就是转入暗战。即将来临的大选,这两个派系的支持者争着出线,列必再作争斗。
以卡巴星的硬朗性格,林冠英既然难以收服他,就会收编拉玛沙米以使他制肘卡巴星,自己在中间坐收渔利。只要他们的战争没有浮出水面成为党的包袱,这是分而治之策略中最赏心悦目的事。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6-3-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