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February 2012

姐,拖车论别怕市政局!


指控槟城市政局执法组拖车打人,而被网民标签为"拖车姐"的黄糩璊,无需对市政局恫言不道歉则以诽谤起诉的恐吓而怯退,因为政府单位或一个组织的名义,不具备法律地位展开诉讼。诽谤只适合个人追究名誉损失。

因此,槟城市政局声明不作无谓的司法纠缠并非什么仁慈之举,实则是对黄糩璊的恐吓打退堂鼓。一名市议员呼吁市政局传召黄糩璊录供,也是白痴言论,刑事诽谤的调查权落在警方而非州政府的任何一个单位。

诽谤,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但是,政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名誉权和人格权,公民对政府行为的评价必须开放,通过人民的怀疑、质询、责难有必要解释和回应,以示负责。

说白一点,不论中央政府、州政府和市县政府,本来就得准备给人民鸟个够,即使蒙受诽谤之冤也得逆来顺受,顶多出面澄清和反驳。所以,人民可以痛骂国阵贪污腐败, 义正词严;蔡细历可以揶揄行动党车大炮欺骗人民,是政治太监;而行动党也可嘲讥马华是巫统的走狗, 一无是处。这种针对一个政府和政党的评议构不成诽谤,因为党团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名誉权和人格权。但是,如果有关指控对个人指名道姓,则可以诉究。

民联的槟城和雪兰莪州政府如果起诉拖车姐,首先就是挪用公款来对付谈论关注公共众利益的民众,也就是拿纳税人的打压纳税人。

20108月,联邦土地发展局及其子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国际投资控股入禀高庭,起诉公正党党报《公正之声》报导"联邦土地发展局破产"的消息,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与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等6造,各别索诽谤赔偿高达2亿令吉

公正党指土地发展局无权起诉诽谤,因为无论从法律或道德来看,该局都不能对批评它的人民采取行动。公正党领袖说,若允许起诉,那么人民批评政府、政府机构或法定机构的权利,於此就受到剥削。即使政府有权起诉诽谤,从道德层面也不应该如此。

这宗案件明显反映出民联对诽谤的释义和态度。但是,转过身来,行动党就不管滥用权力和法律道德,不假思索,动辙恫言对付一个女子。尽管她在蔡林的双雄辩论会的提问语无伦次,她有权行使质询,而且也是这场辩论会的游戏规则。人们可以嘲弄她的言行不堪入目,有碍观瞻,但也应以公正党的法律标准捍卫她的言论自由。

槟城市议会悬崖勒马不作起诉,根本就是对法权站不住脚而佯装胸襟开阔。接着下来,就是黄糩璊指雪州门牌税涨费,雪州政府有怎样的法律行动。公正党敢吗?先问过党主席旺阿兹莎再说说道理。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2-2012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奇怪,马华不是一直以来就很反对黑白不分的吗?
拖车姐不错她是有言论自由,可不代表她可以无中生有。
还是马华的正义感对自己人已经免疫了?只用来对付敌人,甚至是人民?

cynn

Anonymous said...

你写的东西让人看了,就觉得你越来越惹人厌。
好心你,一大把年纪还这么黑白不分,白活了!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人家白活不白活,看来跟惹人厌以及留话没有关系,倒是你,如果还年轻,能活多久才值得关心。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我看你也是白活了,人家又不是写你,干吗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