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February 2012

政治网战催生拖车姐


在网络被网民清算而爆红的"拖车姐"黄糩璊,十之八九的人会误读她的名字,就连电视台的播报员起初也以"有边读边,没边读中间"的习惯,念成"会满"。而糩璊的汉语拼音是kuài mén,同音字是"快门"。

糩是糠,本义是从稻、麦等谷皮上脱下的皮、壳。璊,则指玉色赤。望名思义,当今一哄而上谩骂黄糩璊的,犹如剥她的皮壳,让她丢人现眼。因此,如果迷信于取坏名,黄糩璊其实也应考虑改个名字甩衰。

一个女人长相无论如何漂亮,还得讲仪态。女人只有在饮泣的时候才让人觉得楚楚可怜;发怒女人的表情,从来没有人着墨抹彩。所以,样貌还算出众的黄糩璊,用泼辣、嘶喊的言行,责问林冠英有关槟城夜间拖车的问题时所展现的态度,加上提问内容九不搭八,就被人说成疯婆子、泼妇、无脑白痴。

即使黄糩璊的提问内容充实有理,也无需以马华和行动党的敌对关系,采取这种咄咄逼人的恶劣态度,何况是她的名片是士垃央国会协调官,以这种仪表怎能担当重任?

在面子书社交网站,这"拖车姐"的短片被无限发酵转载,并非偶然。也许是蔡细历和林冠英的辩论会,林冠英处於下风,拖车姐就被用作转移焦点的工具,以淡化林冠英的尴尬。换作当天的辩论林冠英气势如虹把蔡细历压得透不过气,网络上就会有林冠英的英雄气慨,拖车姐就不会放大来鞭打。这是朝野政党网络战的惯常手法,观者心知肚明。

黄糩璊在人肉搜索下,几个小时之内身份曝光,没有理性的苛责甚至把她的手机号码、办公室电号公布,唆摆人们去咒骂她。这就是当今网络力量中邪恶的一面,当仇恨政治成为新生代宣泄情绪的唯一思路时,群犬同吠的声音往往淹盖了理性。

如果黄糩璊有意通过辨论会出位,她真的用了林冠英"四两拨千斤"管理州财政的手法,仅仅35秒七情上面的发飚,她的短片就有十余万的点击率。不同的是,她使出四两而得千斤重的压力而声名狼藉,然而,恶名也是名。

横遭网民狙击的拖车姐也许太嫩,对个人面子书专页的留言嘲讽不堪其扰而关掉。其实,按照"四两拨千斤"理论,网友可能花上几分钟或更多的时间,构思如何骂得痛快淋漓,作为拥有主权的管理者,她只消三两秒钟删除就可达到水来土掩的功能。

既然要向林冠英开炮,本身也应预算他的支持者群起反击。事实上,保留一些人身攻击的谩骂和头恼发烧的留言供网民浏览,也能让她获取同情,让明辨是非轻重的人审度网络生态,如果讲错话,需要这种千军万马的严厉审判吗?

严以言之,拖车姐现象成为网络议题,纯粹是政治恶斗下有策划性的炒作,拖车姐只是因为态度不友善、责问不精准,而成为语言暴力轮奸的受害者,环顾一些政客也有言不及义和脑残的论调,却可悻免於难。拿黄糩璊这个女子开刀凌辱,其实算不上是好汉。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4-2-2012

1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如果她肯道歉,反而能赢回一些同情,死不认错只会更讨人厌而已。

安东尼老爷 said...

得饶人处且饶人。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偶尔也会犯错。本老人心地善良,看到快门姐被万人讨伐羞辱,无情的谩骂,不忍目睹。
快门姐年轻没经验,受人误导,误入歧途。她的心里也不好过。
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机会面壁思过,检讨自己的行为,挑战新的人生。谢谢大家。

Anonymous said...

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机会面壁思过?可人家并不觉的自己有错.

Fair仔 said...

千军万马的严厉审判? 谁能控制? 试问有谁可以限制100个人审判她就好了?

你只能确保自己不是那个写侮辱性评论的那个人。

我们讲着的是相关累计浏览人数是以百万计。写批评的人占多少巴仙?无理谩骂的又占多少巴仙?

就算我个人对她不满,也没有在网上羞辱的骂她。

每个看过相关短片的人,而写不理性和脏话的有多少人? 几乎都是在电脑屏幕前"笑过就算"的居压倒的多数, 可是这些为数不少的极小部分,就被人放大成"大部分"。同时却选择忽略理性的批判声音。

我倒觉得是网民自己发起创意嘲讽短片居多,就算马华等政党制造的短片,都没有这样大的回响。阴谋论似乎夸大了。

政治问责,不能因为有部分网络暴民的不理性批评,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女的就有权力乱说话吗? 除非骨子里认定女人就是弱者,否则须要在道理审度上分男女吗?

指责错误是应该要道歉,还硬掰,犯众憎是必然的。如果"拖车姐"是稍微有些政治智慧,早道歉了事,事情早就落幕了。

Lawrence Teh said...

林放,抛书包前拜托先去做功课,拖车姐的原名的确是“会满”,“糩璊”是后来才改的。

媒体在报道前,曾向当事人求证念法,当事人自己说应该念“会满”的。

Anonymous said...

过能改,归于无。。。
可悲的是,看来今天他向全网民宣战。。
安老爹,是他自己不会找台阶下。
认错很难吗?
脸是自己的,面子是人家给的。
林放,请不要借“拖车姐“事件,拐弯抹角来抹黑林冠英。你说的话,何来根据?难道所有的网民都被林冠英收买了吗?可笑之极!

史记 said...

lawrence teh,

指导别人之前先照镜子,只要她的名片是糩璊,同音字就是"快门",这是中文的规范,不是由个人怎么说就是什么.
比如,阁下的劳伦斯郑,你能说是安东尼茶吗?除非你是白痴.中文字的读音是几千年智慧的规范,拖车姐讲什么你就信,那何不跟她一起拖车.
媒体至今只要用糩璊,读音就是"快门".就像秦侩,你能以个人的喜欢把它读成'泰会"吗?

糩与璊读音 said...

糩璊的读音是kuai men,同音字是"快门"。Lawrence Teh指林放"抛书包前拜托先去做功课",其实是识少少扮代表,错了!不信请到以下网站看糩与璊。

http://zidian.qihaoming.com.cn/zd/zi_6458mn.html

http://zidian.qihaoming.com.cn/zd/zi_15526oc.html

一针 said...

【拖车姐讲什么你就信,那何不跟她一起拖车. 】
活了这把年纪,认识了这么多朋友,我可还没碰过会把自己名字唸错,而浑然不知的浑人。这真是众多一马笑话另一新新章。看来拖车姐真的是惯性胡言乱语。

媒体人如没小心再查证,那是他们本身对待工作的态度;如要硬掰说她把她自己的名字唸错??那可是滑天下第一大稽!

又:正考虑改次出街见新朋友时,是否要带备康熙字典,以便当面改正新朋友发音口误,把名字“唸错”。

- 一针--

安东尼老爷 said...

Fair 仔说得对。
本来是一件芝麻小事,既然不小心说错了,马上更正和道歉,事情早就告一段落。
辣妹黄快门坚持没有错,还说你们打压她的言论自由,事情就这样越闹越大了。
要给拖车姐难堪的网友,趁这个非常时期,
火上加油,落井下石,弄到事件一发不可收拾。惨!
可怜兮兮的爱面子拖车姐只好有口难言。

Lawrence Teh said...

上面很会汉语拼音的“史记”和“读音”,

你们的中文理解能力真有那么差吗?

用点脑筋看我写的,我有否定过“快门”的读音吗?

Loo YK said...

【 小明聊生字 】 有边读边,无边读中间? 还是有车拖车,无车躲一边?

老师 : "拖车姐"这三个字一夜爆红,那你知道黄糩璊的正确读音该怎么念吗?
小明 : 本来不懂的,不过昨天弄清楚了!

老师 : 为什么?
小明 : 因为昨天听到两位电台主持人误导听众,竟然把"糩璊"读成两种读音!

老师 : 她们怎么念?
小明 : 一个读"Kuai Men"(快门),另外一个则念"Kuai Man" (快满)!

老师 : 那正确的读音应该是什么?
小明 : 我上网查了一查后,获知正确的读音应该是 糩kuài,璊mén!

老师 : 这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呢?
小明 : 糩kuài单字可解为糠的意思,而璊mén单字是玉色赤的意思!

老师 : 那么如果两个字连在一起又是什么意思?
小明 : 应该没意思,不过可以当这形容词来用!

老师 : 形容词? 能举出例子吗?
小明 : 可以用来形容一个人说话的仪态,比如说"那个人说话的方式很[糩璊]"!

老师 : 什么意思?
小明 : 意思大概就是指嗓音撕裂刺耳,身体语言过于激动的一种说话方式!

老师 : 还有呢?
小明 : 也可用来形容夜深人静的时刻,比如说"时候都[糩璊]了,怎么还不休息?"!

老师 : 什么意思?
小明 : 意思是指夜深人静,路上无车,一般是晚上10:30以后的一种状况!

老师 : 还有呢?
小明 : 也可用来形容一个人知错不改,强词夺理的一种不良态度!

老师 : 如何用?
小明 : 比如说,你可以说"我们处事切忌[糩璊], 不然会被瞧不起的!

老师 : 还有吗?
小明 : 还有一个就是用来形容自己的职业!

老师 : 怎么说?
小明 : 比如说,教师属于教育界人士,那么拖车佬属于那一界的人士?

老师 : 拖车界人士?
小明 : 也行! 不过你也可以称之为[糩璊]界人士!

老师 : 哈哈! 你指的这些形容词是正规的吗?
小明 : 当然不正规,不过只要你敢用,肯定就有人能听懂!

史记 said...

LAWRENCE TEH,,

你的留言是:"林放,抛书包前拜托先去做功课,拖车姐的原名的确是“会满”,“糩璊”是后来才改的。
媒体在报道前,曾向当事人求证念法,当事人自己说应该念“会满”的。"
好,你认为博主抛书包没做功课,那么,你道听途说,把当事人无知的念法也认同,媒体有写成"会满"吗?当报纸写成“糩璊”,同音就是"快门",这是中文统一的读音,不可任意修改.
你没有否定“快门”的读音,却同意当事人的念法,正如我给你的劝告,拖车姐讲什么你就信,那何不跟她一起拖车.别把黑说成白吧.

Anonymous said...

kuai-Lan ....oops sorri...kuai-m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