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February 2012

一条两条纱笼的政治之辩


蔡细历与林冠英的王对王辨论,双方都离题,使到《华人何去何从,两线制会否变成两种族制?》辩题离轨脱序,没有针对设定的主题擦出火花。这只是蔡、林过去通过媒体所发表的言论,浓缩在这场辩论会中,面对面直接呛声。但因为有"肉搏"实感场面,气氛显得不同。考虑到这是开拓民主政治之路的首次辩论,有瘕疵在所难免,预估于下个月举行的巫、英语辩论,应可从这次的缺点作出改进。

这是马华与行动党最高领导人政治贴身较劲。1982年,林吉祥挑战时任马华总会长李三春到指定的十多个华裔居多的选区竞选,以证明那一个党受华社支持。当年,李三春以破釜沉舟之姿到芙蓉应战,林吉祥临阵退缩,导致党主席曾敏兴被击垮。

事隔30年后,蔡、林的辩论会,给新生代选民看到政治宿敌在擂台一比高下的风范。行动党被视为盘踞网络多年占尽优势而使马华一直处在挨打状况,这场赛事其实给蔡细历有机会证明他的铁汉风格,藉着这个平台的电视直播,鲜明陈述马华的立场,进而洗刷行动党。

一些辩论高手对蔡、林的评价各有不同。其实,评审大专生辩论会的尺度和标准并不适合应用在这场口舌之战。他们没有受到专业规范,只是在言论上自由搏击,在政见上斗嘴,是群众大会演说和辩驳的综合体,与台湾的政辩会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林冠英对观众的提问装聋作哑而回避,可见平时演讲滔滔不绝,面对尖锐的质询也有语塞的尴尬境况。林冠英花了数分钟看着事先准备好的稿子来念,反映出他雄辩的信心不足,只想发表政见而己。蔡细历最先发难,也许起步时没有进入状态,但在林冠英反击后就展现斗鸡的姿态作出敏锐的辩解。单从无需念稿这辩论忌讳,蔡细历的自信和从容淡定,两人的辩才利钝互见。

蔡细历一如以往,主攻行动党在民联无法制肘伊斯兰党的神权治国的政策,并指火箭采取抹黑政敌的手法包装自己,而在国计民生上口惠而实不至,"车大炮"误导群众。林冠英着力於国阵的贪污腐败,并对巫统高喊马来主权,马华无能为力有动人的表述;此外,也对他管治下的槟城的骄人成就领功邀赏。

严以言之,当林冠英不断强调在槟城州的政绩时,他其实是以槟城首席部长身份辩论,忘了本身是行动党的秘书长的高度。这种据一州之长而自重的心态,多少反映出林冠英没有走进政治大格局,自限於政治诸侯这个地位。他不断唠唠叨叨发放100令吉体恤金予槟州乐龄人士,利用这种小恩小惠消费老弱,仁爱就会变成羞辱,令人烦厌。

其实,"两线制会否变成两种族制?"这议题并不符合国家实际情况,如果以马来人口占65%,华人占24%而论,此一悬殊比率,根本构不成两个种族势钧力敌的条件。但在两线制底下,由巫统主导的国阵,在政治现实下实施的两个种族制由来已久,为了巩固政权而互补求存;同样的,如果民联执政,以华裔支持力度为主的行动党,也得按照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结合的政策言听计从,形成两种族的制衡。

过去,行动党的犀利语言嘲讽马华躲在巫统的纱笼里苟且偷生,如今不敢重复使用这句话,因为民联有朝一日执政,行动党比马华多了一条纱笼。正确的说,马华与行动党的辩论,结论还是依傍在一条或两条纱笼,端看那一款纱笼能让华社比较舒心自在而已。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2-2012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t is true that LGE is only a small CM in one of the many states in Malaysia and his performance is some how restricted.

We should allow him and PR to run Malaysia and I am sure you will see the difference.

LA

亚伯 said...

蔡细力自翼国阵为六十多岁的老人,反讥民联是三岁小孩。但谁没年轻过呢?国阵之所以有今天,也是从联盟逐渐摸索来的。跑到今天,蔡细力自己也应该非常清楚国阵政府是如何的腐败,那为什么不给民联一个机会尝试呢?蔡细力讥讽行动党不能兑现对华校的承诺,但马华在位了那么久,却又解决了多少的华社问题呢?对!民联它还年轻,就是因为年轻,所以才会有理想;因为年轻,才会追求完美的理念!为什么我们不让它。。。。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