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February 2012

到底有没有非礼?


遭指控非礼逾20名女童军的何姓童军教练,在社会舆论公审中被贬损得人格扫地时,突然率领妻子、儿女、亲友和昔日学生出面反驳,声泪俱下否认有性骚扰的行为。他痛心控诉,不收取分文教育英才,却被冤枉。

何教练成为过街老鼠,主要是众口一词指责他的女学生家长们来势汹汹,在当前频传教师非礼女学生的今天,这种课题格外引人关注。人们对这种伤风败俗的行径早己恨之入骨,顺着这种仇视心理发酵以彰显正义感,人们不假思索起哄讨伐,就变得有替天行道的正气。

何教练的言论反扑,据了解经历过举目无亲的苦境,曾拜请至少五个社团替他主持公道,但因舆论一面倒清算他,没有人肯施援手,直到找到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汤木,才有平台呼冤喊枉。

何教练郑重否认人们绘声绘影的指责,包括:否认攀岩后叫女生进房逐个检查;否认在学校储藏室内,抚摸女生胸部;否认灌输"模特儿可以在人前脱光光"的错误观念。

当言论烧得红火时,甚至有人指控他强奸女儿,禽兽不如。但他的大女儿站出来替父亲讨清白,否认未有父亲的禄山之爪。如此一来,那些口无遮栏的人就有必要举证再作辩论了,否则就是恶毒的诽谤。此外,也有头恼发烧者妄指女生横遭拍裸照,但警方查证并无此事,这种过火的渲染和抹黑,反而使到这位教练被人同情起来,反倒质疑女学生的遭遇存有疑点。

虽然有投诉的女学生对何教练的辩解勾起伤心往事。不过,也有家长对非礼的真实性信心动摇。因为何教练当场向媒体示范穿戴攀岩繩索配备,以证明近距离身体接触不可避免,他因此承认若不慎触及女生胸部,绝无色心而是不小心。

这宗暂时搞不清是非的性骚扰事件,倾向於相信学生说词的,认为既然这么多女生针对教练,就是错不了,没理由一众女生串联整他。但这事发生在六个月前,如今才大动作群起揭发,要搜证检控,只怕是口说无凭。法律并不会因为有多人的口供同时针对一个人就形成罪行,它最终须以证据为依归。或许可以这么猜测,家长们期望通过媒体的力量所产生的道德审判,比在法庭更具威力。

虽然杀声震天,最终有多少位女生会报警检举还是未知数,但排山倒海的谩骂,有关教练如果被查明非礼无证无据,日后即使讨回清白,也弥补不了现在给舆论批得体无完肤的伤害。有一位家长挑战教练到警局对质,警局是各说各理、有理讲不清的地方,不是法庭研判角色,其实也使女儿面对二度伤害。因此,既然警方已开档查办,由证据在法庭说话是最好的途径。

(按:截至218日,据报导共有9名女学生报警)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0-2-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