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February 2012

拨款回扣各有门道


吉打州民联政府的议员拨款,受惠团体暗中受到回扣的盘剥,已使到民联的行政腐败广受华社团体的挞伐。

当前,各政党议员都喊着清者自清,断然否认本身的选区拨款没有被骑劫腰斩,矛头都指向吉打州公正党行政议员陈楚江身上,而负责华人事务的陈楚江为平息舆论的延烧,则祭出特别助理南利"停职查办"以表重视,而试图在来届大选雪耻的马华,全力以这个课题攻其软肋。

议员拨款用以援助学校或社团等增添设备和建设,由於拨款需由政府承认的合格承包商或供应商执行,层层叠叠的程序和向各方面的"打点",供应商於此藉势藉端向受惠团体收取手续费,这手续费从拨款的总额扣除,也就是所谓的回扣、抽拥。如果议员或其助理见财起心,也拜托供应商或承包商分一点入袋,这就叫吃水,法律上是贪污。因此,拨款最终缩水。

其实,在国阵时期早就有此毛病,但吃水没那么深。这次民联议员拨款的抽佣高达30%,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民联辩称这是国阵以前的传统,这并不是可以解套的理由,并不是别人做错了,仿效的人就没有错。何况是,国阵已从过去的弊端中改善,把拨款直接给受惠团体的户头。

人们不爽民联在国阵的贪腐中上台后又走回国阵的老路,尤其是回扣额变本加厉,证明民联也不过尔尔。执政近四年,民联己有足够的时间扫除政治垃圾,但执权者把居林养狗的执照从5令吉猛加至50令吉偏偏那么落力,对狗情有独钟,却对人性的贪腐置若罔闻。

申请政府拨款,有的用在实际的需要;有的是趁火打劫,反正政府的钱像是天掉下来的馅饼,不吃白不吃。所以,有些团体申请这个那个拨款,也跟供应商巴结,签认收到货源但不要货,要现款,於此就撮合了两厢情愿的回扣。这是心照不宣的交易。

拨款的回扣是承包商或供应商与受惠团体的不成文规定,基本上与议员没有关系,但关心民瘼的议员明知这种剥削交易使受惠者哑子吃黄莲,却默许它继续发生而未加监控,就成了共犯。陈楚江深谙这种门路而不堵截,使回扣额上涨,就不能期望人们的谅解,实际上,以问责的精神谢辞才能显示他隶属的公正党有所公正。

拨款向来是拢络民心的资源,大选补选临时起意的拨款被视为收买民心,民心也乐得有如此的抚慰;但有些议员生就大嘴吧,上台讲拨款过后就没落实。大多数中央政府预算案中的拨款都会被淘空,因为官商勾结下,总会找出发展项目把钱弄出来,如果修补一条道路,每一令吉的实际价值可能只值得50仙。这就是为什么有权势的官爷们,背后有一大群虎视眈眈的中间人和承包商随侍在侧的原因。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7-2-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