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February 2012

新加坡叫鸡真麻烦!


大马和新加坡嫖妓不犯法。但是,与低於法定年龄的女孩发生性关系则有麻烦。最近,一名狮城商人叫鸡被秋后算帐,嫖了声称19岁的外籍妓女后,被执法当局验明正身少过18岁而被判坐牢。

新加坡人常用言行和补上轻蔑的眼色在大马人身上取得优越感。但叫鸡这回事就低人一等,心慌意乱,难以耀武扬威。大马嫖客寻花问柳,和女人逛商场一样怡然自得,进出情色场所如光顾餐厅;新加坡人嫖妓像走入道德和法律战场,必须左顾右盼,杀出重围,安然无事才算叫鸡取得胜利。

过去数十年,新加坡男人对大马人并不怎么抬举,因为大马妓女越过长堤填补当地的淫业市场,而新加坡女性卖身的比率较低,所以就有看不起大马人的理由。

但妓女却瞧不起新加坡嫖客,因为他们道貌岸然,叫鸡鬼鬼祟祟。看上了就赶紧骑上,骑完了就匆匆离开,深怕夜长梦多被逮个正着。大马爱好者就性福多了,有选择,可以按照自己的性功能寻欢,了无牵挂。因为这里捉妓不捉客。

过去十多年,随着外国捞女如水银泻地在大马各城镇渗透,基本上已"解救"了大马少女坠落风尘,进入淫业市场的风险。近年来,警方扫荡色情架步,几乎没有本地女郎被捕,由新崛起的中国、越南、泰国等艳女占据市场。

没有大马捞女,新加坡也同样吃中国菜一段时期。但碍於当地严厉扫黄,嫖妓还得战战兢兢。这两年来叫鸡方式有点像搞间碟活动,许多人都在色情网站搜寻艳色,以为在浩瀚的网海航行我自爽,神不知鬼不觉,然而,精明的干警还是逐个击破。

近传有网站推销韩国、泰国等卖春女,许多男人按键索骥,依循各种连系步骤与卖淫组织安排妓女与地点泄欲。但这种风流事纸包不住火,许多妓女也许逃脱了,却留下一批嫖客的名单正受到警方的查究。

当前,已有多名公务员如校长、纪律部队高级官员因叫鸡而触犯行为守则,有的不惜辞职谢罪。至於民间运动活跃份子、私人公司董事、律师、保险经纪、商人及蓝领工人都榜上有名,一时被视为淫虫。许多人被传召录供,也聘请律师以解除法律上的忧虑。

这些在网上留下个人资料者都无可遁形,就连一名警监试图删除网上的资料也棋差一着,他只好主动找律师从旁协助,避免口误惹祸及保障法律上的权利。

说来可笑也可悲,这些嫖客之中要经过一道认证手续,凡嫖过必留痕迹,要给妓女的服务施行打分制,累积的打分记录才会被视为有过交易纪录的合格嫖客,以避免警方安插卧底的侦查。这也是留下线索,事后被查知的其中原因。

在大马,抓各国流莺是平常的检举,新加坡轰轰动动的却是调查嫖客,特别是公务员。吉隆坡色情行业业者不禁感叹:新加坡叫鸡真麻烦!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6-2-2012

5 comments:

Chua Boon Jung said...

林放兄如此熟悉,難道?

Anonymous said...

In Singapore A MP was sacked for just suspected of having affairs with a woman.In Malaysia a porn star was caught pants down can head a political party. So see the great difference !

Anonymous said...

If readers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the above news please read Oriental news on line.

安东尼老爷 said...

本老爷曾经在新加玻Orchard Road大酒店叫过两个漂亮的日本妹,价钱好贵,但是服务一流。一点麻烦都没有。非常值得。
不瞒你说,在新加玻叫鸡,只要是在大酒店进行,是非常安全而没有顾虑的。

Anonymous said...

从这文章中,可诊断出林放兄有严重自卑心态。 我与新加坡人相处的很好, 还没感受林放兄所说的“新加坡人常用言行和补上轻蔑的眼色在大马人身上取得优越感”!

又或者是林放兄在表达他自己的“常用言行和补上轻蔑的眼色在新加坡人身上取得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