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February 2012

对犯错女教师能宽容且宽容

芙蓉美华国中马来女教师辱骂6名女学生"回中国"和"妓女"的风波,经过一场听证会的研审,那位女教师对恶言相向道歉了,但还不能划上休止符,因为道歉的形式和诚意受到质疑,得势不饶人者又要兵分多路再追究,以更狠的手段叫女教师好看。
 
校方於28日邀请沉香州议员吴金财参与听证会,出席者尚有校长、涉事老师、家协主席、家协秘书、辅导老师、6名女学生和家长。
 
这样的阵容,对解决问题应该够有威权。但是,一些细节却在事后成为主要的争议。譬如说,有家长不在听证会表述意愿,却在会后嫌七嫌八,指女教师"Mohon Maaf(请求原谅) 时,人在墙角声太小, 而应拿着麦克风公开道歉。
 
有政治人物七嘴八舌,认为骂妓女对6女学生道歉,但骂"回中国"就应对全班学生以致整个华社道歉才算有诚意。
 
这条账越算越难理出头绪来。家教协会主席黎昌辉代表发出道歉文告,其中提到:有关老师在言论上的过失感到万分歉意,承蒙家长的谅解,校方和家教的协助调解,老师愿意向学生及家长道歉。如果他的言论有伤害到华社,他也诚恳的致歉。
 
但家教协会的文告斤两不足,家长要求女教师须以亲自署名的文告刊登在各大中文报上,向学生和华社道歉。家协是基於公务员受制於不能对外发表言论的规定而以家协名义调庭,如果家协不够份量或有越俎代疱之嫌,那就是家长和家协杠上了。
 
其实,处理和解决有谈判余地的纠纷,通常是按着情、理、法三个步骤顺序进行。讲情面以消弥火药味;讨理由期能和平解决事端;若情与理都不具备息事宁人的条件,最终依法处理。
 
根据沉香州议员吴金财公布的来龙去脉,家长会上提出三大要求:其一,女教师必须公开道歉;其二,女教师被调走;其三,不允许学生被秋后算帐。
 
按照女教师必须付出含羞带耻的沉重代价,家长既然偏重於依法处理,那就应在教育部的层面教训女教师,而之前在校内的听证会一开始就不符合家长的期望,为何政治人物介入时不给家长适当的提醒取消听证会呢?家长既然对愤慨难平有所坚持,为何不离席抗议?
 
在听证会上,女教师强调学生对她不礼貌在先,导致她被激怒而出言不逊。但是,当辱骂妓女和回中国的声浪盖过一切时,学生的纪律问题就被搁置一旁。家长们提出不应秋后算帐,心理预设着偏帮和纵容女儿的态度,却不管那位女教师同样是有父有母生下的女儿。
 
过去,有学生曾冒犯老师,其言其行足可开除学籍,但家长出面求情赔礼获得原谅。但此事犯错的女教师低声下气请求原谅,却因政治炒作煽情点火变得罪无可赦,没有见好就收的考量。
 
有人说,上帝劝誡,原谅他人是最光荣的报复;也有人说,只有懂得宽恕的人,日后本身犯错才有资格寻求别人谅解和宽容。也许,看不到上帝之前,每个人还有镜子看到自己。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5-2-2012

2 comments: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對教師寬容我並不反對。

只是對於我們所習慣的“情理法”這次序有所保留。

或許我們一直無法邁向真正的法治社會,不多不少也因為我們觀念上習慣把法排在最後吧。

看看納茲裡那“還錢就好,就不必辭職”的言論,根本是把法律當作他未寫完的小說。

Anonymous said...

如果这事情发生在社会上,或是只涉及成人,你说的,站在道德观点上,可以接受。但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尤其是在学校里,应该作出好榜样,不是一句《被激怒了》,就可以对学生说出《具有种族,歧视和贬低》的语句。而且,学生就是学生,不是成人,行为不检点或是冒犯老师,不论在什么地方国界,都是常见问题。作为老师,就应该有更高的情操,智商和情绪控制的能力。

这老师的行为,已经超越了可以容忍和原谅的底线,甚至是《公共服务员》的道德操守问题,因为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国家,《公共服务员》应该知道什么是《敏感》。

不是一句《宽恕》就可以盖过一切,不然就是等于《纵容》《公务员》,摧毁了马来西亚公务员的整体行为准则。

马来西亚时常发生类似事情,是没有严惩学校教师和公务员造成的。作为公务员,就是政府的前线工作者,应该知道什么是《种族敏感》和支持协助政府维持社会种族稳定,不是加剧种族间的问题。

教育局甚至政府,打从第一次类似事情发生后,本来就应该设定操守规则。任何公务员经过调查,如有确凿证据可以指证他们的行为有违反了种族基本尊重,就应该被革职,不是调职。这才可以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减少问题发生时,防止事情发生后在社会发酵,变成有恶化种族问题的祸根。

还有一点,《其实,处理和解决有谈判余地的纠纷,通常是按着情、理、法三个步骤顺序进行。讲情面以消弥火药味;讨理由期能和平解决事端;若情与理都不具备息事宁人的条件,最终依法处理。》

- 这并不是一件《有谈判余地的纠纷》,是非常严重的公务员行为操守问题,并不是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