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February 2012

魏郭的校地争论和对质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先发制人,在推特向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公开叫战,辩论益智华小和八打灵再也公教中学在蒲种兴建分校的校地应如何落实的争议。

这项争吵已延烧多时,政治口水战永远是各说其是,甚至转移焦点而离题,最终使民众也给搞得糊涂。

现今,马华可说是"含莘如苦",使尽影响力为华小建校、迁校落力,以满足华社的期望,平息叫嚣的悠悠之口。近年来,受到308大选教训,政府不得不软化过去视若无睹的态度,以怀柔政策迁就诉求,而爱美乐华小、敦陈修信华小、双溪龙华小、旺沙马朱华小及加影华小二校的批建,显然是教育部审时度势下的新面貌。

郭素沁与魏家祥的缠绕,话题有玩弄群众智慧问题。就选校地这一环节,就隐藏着需待厘清的疑窦。郭素沁自言己对上述两校尽力,但雪州秘书致予教育部的信函只是"支持申请",这个关键性字眼也就是说,仅仅"支持",把雪州民联政府应对华社应负起的责任抛给教育部,因为雪州圈定的地段属於中央政府的保留地。

当今民联共主安华依不拉欣在国阵政府当教育部长时,对各州政府的发展规划后,乾綱独断把保留地纳为国小和国中校地的范畴,从那时开始,华小就没有建校的一方土地。如今只能仰赖部长豁免这项限制才能转危为安,华小校地难觅的罪魁祸首正是安华的杰作。

郭素沁如果要避免无谓的争拗,只需通过雪州行政会议批准州土地,再由教育部审核即能建功立业。但这看似简单的程序,相信行动党面对公正党和伊斯兰党时就会有阻力,不好商砌。这也许就是郭素沁的难言之隐。

郭素沁一意把责任推诿,并不能解决华小的燃眉之急,但靠着不停狡辩或可淡化她处於下风的窘境。她有意通过董教总主持,与魏家祥辩论对质,理出乱紊。董教总也乐得隔山观虎斗,从中提高名位。但是,对质的结果并不意味着任何人的口中可以长出校地来。

上周。星洲日报的网络推介礼上,郭素沁和魏家祥狭路相逢,报界要求他们当面对质而被郭委婉回拒。数日后,记者问她当天为何不对质,郭素沁竟然严重失忆,声称不知道魏家祥人在现场。

在推介礼上,司仪一一介绍受邀来宾,郭既非耳聋也没失明,明明在摄影记者的争拍合照之下,她仍可断然否认数百人眼见的事实,实在令人对她睁眼说瞎话的功力刮目相看。

上述拨地建校的纷争,看来还会持续。香港人说,不管你摆什么款,最重要的是现款;不论口舌之争谁有见地,华社心目中还是校地。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0-2-2012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Please go to Puchong tomorrow to see who is lying? For details please see Malaysiakini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