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February 2012

援交登陆大马张舞魔爪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报章普遍使用"无知少女"这名词,泛指未成年少女遭到拐骗和诱惑离家出走。这些失踪少女的"无知"因爱情迷惘而出走;多数遭到吃软饭的姑爷仔"唆摆,最终被诱引进入卖淫场所,踏上操皮肉生涯的不归路。

如今,昔日被拐诱卖春的"无知少女",新名词是援交妹或援交女。多数人对报章杂志"弹"出这个字眼一知半解。援交是援助交际的简称,於1990年首见於日本东京,最初指少女为获取金钱或其他物质与男士约会,不一定有性行为。不过,这种交际已不单纯,现今意义是学生卖春的代名词,就是以金钱作为性交易。但,援交者的身份已不局限在学生,其他各行业女性也可能卷入援交,一般上说是"偷吃",赚取外快。

道德批判总是众口一词对卖淫行径轻蔑和歧视,却不能改变这种风气。主要是,卷入这股漩渦的女性一旦习以为常,就没有羞耻或尊严的鞭挞和心理负罪感,因为物以类聚就会建立共同的信仰,就是为挣钱而奋斗。援交在日本形成社会风气,有媒体调查揭露,高二女学生中有32.3%有援助交际行为,高三女学生更高达 44.7%,数据之高令人惊叹

援交从日本流入韩国、台湾、香港,并逐渐在马新开枝散叶。香港的刁钻语言把援交妹喻为"老泥妹",指她们满身污垢,只有在性交易时才有机会洗澡。

过去,女性卖淫通常需要淫媒集团从中铺路搭线,但淫业活动的经营方式开始有变动,过去交易地点的"暗坑",由於只接待深谙门路的嫖客而生意量有限,如今改在挂羊头卖狗肉的色情按摩中心广接来客。

随着科技资汛发达,不少外国妓女通过电话短讯、QQ、面子书招徕嫖客,趋向卖淫个体化。当然,她们还需要中间人在网络上与各方潜在顾客勾搭才能成其事。

最近,蒲种路一名在籍13岁初二女生,被踢爆被淫业中间人在网络上诱引,通过逃课或缺课的时间,由淫媒载送接客,交易价每次500令吉,五五分账。报章指她"援交",其实是委婉用词,简单易懂就是不折不扣的卖淫。

这桩事件抖出少女进入淫途的典型例子,若她们不是来自破裂的单亲家庭,也因为家庭教育的疏忽及缺少温馨而轻易受到外来的诱惑。但是,家庭的爱并不是导致卖淫的唯一因素,有的人因贪慕虚荣、盲目的爱情或受损友误引,自我作出毁灭性的"奉献"。

当前,面子书社交网络的使用手段,各路英雄无所不用其谋,推销色情日益扩张。大马有幸被时代杂志封赐为"世界最活跃网络世界"雅号,每个大马人的面子书网友平均233人,使用时间平均每日9小时。这种惯性,正是不良网络资讯入侵和影响青少年的无形毒器。

许多年长的父母拒绝学习与网络交集,因此无从了解良莠不齐的网络对年轻一代的影响至深,也自然无法监督和劝导年幼的儿女不受诱惑。少女援交已从海外登陆大马,卖淫方式的魔爪开始延伸,势必成为忽视家庭教育父母的隐患,不可不防。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7-2-2012

2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援交妹的出现把强奸罪案减低,减轻警察的负担,应该记功给她们才对。她们也是为社会服务和贡献的一群。我们应该尊敬她们的职业。援交妹给每个男人带来男人的尊严,把他们的生活变的更美好和多姿多彩!男人为了帮助援交妹,才会拼命赚钱,努力工作。

Frank C said...

哈哈哈,安东尼老爷,小的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