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February 2012

白包的始作俑者和支持者


土权头子依不拉欣新春团拜派送白包引起华社挞伐,其中,无辜的"帮凶"张秋明医生负荆请罪,向华社道歉并辞去马华党职,以免马华被拖下水。

身为大马大爱脑伤症儿童基金协会(雪隆)主席,张秋明或多或少有政治脑残的问题。他与依不拉欣挂钩解释得语焉未详。当他安排约50华裔乐龄人士赴会时,自称不清楚谁是主办单位,有违常理。这就像不问病情就开出了药方。

不容置疑的是,张秋明用心良苦是希望孤寂的老人能享受新年的团拜温馨,但却没料到因白包事件招来霉气,他的政治敏感度和应变能力几乎零分。他提醒依不拉欣派白包不适合华人传统习俗,但他仍可吁请乐龄老人拒收,以禁忌作为抗议。即使这场面可能闹得不欢而散,这尊严理应全力维护。

张秋明说,他在依不拉欣演讲半途中到场,但人们难以置信,他仅仅听一半的内容,就可以在翻译上为依不拉欣的种族主义涂脂抹粉,强调土权照顾全民的团结。张秋明面对各方不断的谴责,问题出在他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没有一气呵成的说明,正因为人们对事态发展缺乏连贯性的理解,他即使真的被依不拉欣摆上台,人们只能叹息他的政治意识薄弱,还不致於掏出同情心谅解他的遭遇。但在辞职上,他则体现了担当事责的勇气。

张秋明错误的第一步终於被敌对者归咎他的党,由马华去吃死猫。马华与土权向来有牙齿痕,这是人尽皆知的事,但白包事件牵扯到政治,就有种种政治语言可以见缝插针。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行使惯伎,把白包的事件硬掰,一口咬定与马华有联系,这种嫁祸虽然不能取信於华社,但行动党仍然要争取白痴的呼应。

如果纯粹要从政治上寻求注解,网络报导有300乐龄人士出席,以行动党自称获得80%的华裔选民的支持度而言,当天就有240位行动党的支持者屈就於白包的诱惑。换句话说,这个比率也显示出席团拜的支持者是贱踏传统习俗、出卖民族尊严的败类。再说,有不少乐龄人士来自行动党国会议员郭素沁的士布爹选区,也可以顺水推舟要她对年老选民的新年活动负上漠视责任了。

举出这种"反击",只是口舌逞强,并没有实质意义,却是政党习以为常的骂战模式。也要藉此挑明,当华社的文化、权益受到挑衅时,朝野华基政党应撇下口水乱溅之争,把枪口一致对外,炮轰华社的公敌,而不是耍嘴皮挑拨离间,让其他人看着笑着政党愚昧地兴风作浪,分裂华社,助长了他们的焰气。

白包事件,这是依不拉欣佯装无辜的存心冒犯。按照张秋明掌握的照片证据,土权头子於121日在吉兰丹巴西马的团拜,依不拉欣穿红衣,派的是红包,但却在26日在吉隆坡穿白衣派白包。因此,行动党有责任唤醒自诩的80%华裔选民支持者自尊自重,莫为利诱而典当尊严。如果火箭把斗争目标转移视线,等於扶助土权更加嚣张。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6-2-2012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有300乐龄人士出席,以行动党自称获得80%的华裔选民的支持度而言,当天就有240位行动党的支持者屈就於白包的诱惑.
那么马华的华裔党员是不是也有80%的行动党的支持者!太可笑了.

一针 said...

是负惊请罪吧?

一开始就堂堂正正、诚诚恳恳、简简短短、漂漂亮亮的几句话了事:
“我错了!对不起大家,更害苦了老人家在这欢庆的日子被故意或无意的羞辱。没有马上采取果断的弥补行动,这是我的错。接下来的任何节日餐会,我还是会一样如常的载着这群老人家赴宴,毕竟他们都还是需要社会更多的关怀。不过,我更加会小心的筛选主办单位。。。道歉。。原谅。。谢谢。。”
又何必让那“该死”的敌对者有机可乘呢??(真有吗?)

如这只是唯一一次拍马之赴,后两句就就免了吧!牛皮吹太大了,会爆的,补不来。

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没注意”、“摆上台”、“翻译”、“不活跃”、“辞所有马华党职”云云白痴推搪借口,兜来转去兮,毫无诚意。除了再三实证是“脑伤”外,又为马华加不了分,反而更惹众怒!!

总觉得“负荆请罪”用在他身上简直是侮辱了受众人敬爱的正直勇猛老将廉颇。

又:锯箭法乃是厚黑学在民初(!!)两大为官之道之一,想必马华衮衮诸公早已倒背如流,运用如自吧?现代的华裔选民。。。。。。。。

“精过鬼”!!!

- 一针--

Anonymous said...

Very surprising,How come you know these old folks come from Teresa Kok constituency ? Are you also the one gathering the people ?

Anonymous said...

No wonder Ibrahim Ali wanted to humiliate those old folks,because 80% of them are DAP supporters !

龙的传人 said...

历史将会记载把棺材钉送给马华的秋明之士

James said...

张秋明是不是被摆上台, 只有他自己清楚.

但是老蔡开口说不阻止党员出席土权的集会, 却是大家都清楚的事.

如果马华当真如此有牙齿痕, 禁止党员出席土权的集会, 很难咩? 火箭都出声禁止了

别跟我说什么党员有人身自由喜欢出席那一个就那一个, 否则下一次土权集会又出现了另一个张秋明, 马华又说不关我事了 (马华没尽过责任阻止党员出席, 还不关马华的事? )

Fair仔 said...

James说了我想说的,

蔡总不对党员出席土权活动下禁令,说是因为马华是民主政党。
却对净选盟集会下禁令,恐言纪律对付出席的党员。

蔡总的这些举动,根本不能服众。 马华基层领袖是不只一次出现在这类极端组织办的活动。马华中央没有通令阻止,比起对净选盟的态度,成了变相纵容出席活动。东窗事发后才来作切割,划清界线。人民不得不质疑马华的诚意。

这种暧昧的态度提供了政敌弹药, 还能怪政敌借机会shoot你吗?

一针 said...

奴才怕得罪幕后的太上老佛爷,没官做啦。就来个兜吓转吓,自圆其说。
服什么众?俺不得空!!

正如公平姐说的:“你们不懂政治,表乱乱讲!!”

- 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