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February 2012

土权头子侵略新春团拜


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不拉欣新春派发白包取代红包,应视为挑衅和考验华社的容忍程度,绝难轻饶。

他自称不知者不罪,不懂得白包含意不吉利,这种解释出自一位国会议员口中,十分可笑。如果他不知道Ang Pau是红色,那么,英文的Red Packet应该一目了然,他越想狡辩,反而抖出他居心不良,令人更加愤怒。

他说,临时找不到红包封,谁能相信?在华人新年期间,最不缺的正是红包封,最缺的倒是红包封装着的内容。

按照社交礼仪,一个人派出多少红包款额都会三缄其口,但土权头子死人灯笼报大数,说派了一万令吉。在场新闻媒体估计有260位乐龄人士出席,各拿白包中的10令吉,满打满算5千令吉吧,依不拉欣把派利是当作慈善活动来炫耀本身的慷慨,这是一种羞辱。

如果他慈悲为怀,他大可到许多地方施赠贫老,不必搞团拜来漂白他的种族主义。再说,一万几千令吉就想改变群众累积的恶劣印象,这人肯定日趋弱智。

假如尊重华人新年的传统文化,为何早有准备的庆典讲台布景却没有华文来显示他口中的全民团结?显然的,这是土权唯我独尊的政治把戏,并没有展现对华人的敬重。

其实,依不拉欣并不具备种族特征和传统文化习俗背景搞华人新春团拜,他反宾为主,鸠占雀巢了新春团拜。如果华人在马来人开齋节过年开放门户,举办团拜而礼俗有欠周到,依不拉欣肯定会说华人侵略马来人的传统,有意改变他族的风俗,甚至罗织更多罪名以配合他的土著权威组织的战斗姿态。

过去,没有华人替穆斯林举行团聚宴,只到他们的家里恭贺共庆,以免在礼俗上喧宾夺主,这是出於起码的尊重。因此,依不拉欣试图利用新年团拜哗众取宠和操控华族的礼俗尊严,不能忽视。派白包、餐桌铺白布只是对华人习俗羞辱另一环节。

过去,他曾不断厉声警告其他族群必须考虑宗教敏感和照顾马来人的感受,如今他公然冒犯华人新年的礼节禁忌,这种低级错误并非无心之失,而是心怀不轨。在大马这个多元化社会结构,为什么只有他要别人去意识他的敏感,而他却罔顾他人也有忌讳呢?

依不拉欣对错误推得云淡风轻,面对舆论讨伐,自称"如果"他的行为冒犯了华社,他愿意道歉。在妄自派送白包众怒难犯的事件上,他造成的破坏已是铁一般的事实,用不上"如果"这种似是而非的粉饰之词,只有简单、明确的认错和没有保留的道歉,才能让人消掉怒气。

如果他认为不严重,那么,依不拉欣今后生日或有其他喜庆节日,就给他白包报丧;如果家有不幸,就奉赠红包贺喜,只有切肤之痛,他就开窍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2012

3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大哥,这篇文章证明了,你是一个汉子是个中立者,那些曾经批评你的人,我看,我想如今没话好说了!!!大哥,加油!!!

葡萄籽 said...

哈哈,最后一段可谓绝招!妙!

阿里巴巴 said...

冤冤相报何时了,时间到了,且看他的行为对国阵是祸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