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February 2012

兴啊发啊不宜申请专利


柔佛古庙五神出游的历史积累,终於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居安思危而论,申办为国家文物古迹,将有助於巩固古庙的地位,以免在肆无忌禅的发展洪流中被改变面貌。

但是,为古庙铺垫美好的愿景,不需要猛钻牛角尖,矫枉过正把它独揽一身。新山福建会馆会长张宝文把游神时振奋人心,情景沸腾呼喊的口号"兴啊,发啊!",建议申请专利,以免遭人捷足先登,利用这两句话赚钱,未免杞人忧天。如果把这两句话据为已有,其实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这项建议,也许是受到新加坡游神及其他州属的神庙活动也使用"兴啊,发啊!",而担心被剽窃,或是认为商业宣传利用这两句话从中取利。其实,华社各籍贯的方言用语,通过社交的融汇和睦,已不计较谁拥有什么话语的原始主权而独霸什么专利。

不久前,有人把华人宴会饮酒时喧闹凑兴,举杯共饮,同声呼叫"饮胜"这句话打算申请专利,让人觉得异想天开。毕竟,语文是族群共同的遗产作为沟通工具,那有专利可言。只有新创的宣传语句用在商业上,标示本身特色,以免类似的商号或商品引用仿效,使市场混淆不清才可注册。但除了商业目的,无权约束人们自由使用。而柔佛古庙或乡团组织并非商业机构或商品。

柔佛古庙内供奉有五大道教的神灵,代表了华族社会中不同籍贯人士从的帮派信仰,不分彼此的团结使神祗绽放灵光。玄天大帝(大老爷)是最早进入古庙供奉的神,由潮州帮负责。其他神祗是:赵大元帅 (海南帮)、华光大帝(广东帮)、感天大帝(客家帮)与洪仙大帝(福建帮)。

有关"兴啊,发啊!"的发音具有潮州和福建方言味道。张宝文认为"相关单位"应尽快申请专利,弦外之音,有意谦让由其他帮会申请专利。其实,古庙神游历久不衰,应该感激五个籍贯的领导们异中求同的胸怀,才共创游神文化。但这两句话若因提出专利而分划、归属某个籍贯团体,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兴啊,发啊!"虽缺乏法律理据可申请专利,不过,柔佛古庙某籍贯团体若以其名义开出第一枪申办专利,就会令其他四个籍贯团体被旁落而心生不爽,搞不好会令柔佛华社酝酿分裂。再说,北马若有神庙因"兴啊,发啊!"已被占据为柔州的酬神用语,也会导致南北乡情的纠葛。即使这用意是要箝制新加坡,也没有境外法权干预和阻止,因为马、新各有法律。最多只能在精神上取得虚荣的胜利。

"兴啊,发啊!"的激情,只有在每年一度的游神时用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柔佛古庙这惯用的口语若带动更多区域宗教活动也喊上,其实也是柔佛古庙散发的光彩,荣耀加身。但如果为申请专利放话,得罪多讨喜少,势必触动很多人的敏感神经而招致非议,既然在法理上没有强力的立足余地,不值得开腔,这种动作乃智者所不为。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9-2-2012

28 February 2012

天眼正义


一名17岁学生因为骑电单车没戴头盔而遭警员动武制服,肩膀骨骼损裂而需休养2个月。这种指控,警方以往都会矢口否认,反指当事人嫁祸。但这事件发生在迷你市场,由闭路电视录下画面,两名警员是否过度使用武力,证据可以厘清是非。警区主任也只得秉公处理,难有偏袒余地。

闭路电视监控系统作为保安上有迹可寻用途,普遍上装置在公共领域、银行,赌场,机场,军事基地和便利店等等。在中国大陆、台湾和港澳,一些热闹街道都装有这类另称为天眼、电眼的系统。

台湾警方破案的线索常借助闭路电视的存证,社会许多暴力纠纷也仰赖天眼为凭。最近,女艺人Makiyo与日本男朋友友寄隆辉在台北市拳脚交加殴打计程车司机,Makiyo最初辩解遭司机摸胸而被友寄隆辉教训,但,这谎言遭闭路电视戳破,原来她酒壮英雌胆,也向倒在地上的司机踹上几脚,使她面对无地自容的责难。

中国大陆的天眼中的画面,勾勒出人性的丑恶,有时流露人性的光辉。去年,佛山小悦悦遭货车辗得奄奄一息,录下十八个路过者见死不救的冷漠,留下一位拾荒老妇向女童伸出援手的感动。

虽然小悦悦死了,但这录影短片则敲打着中国人的良心。上周,天津一处湍急的冰河,一位无私的父亲舍弃女儿的危难,先行跳进河里打救另一名下沉的男童,结果体力不支而双双溺毙,他见义勇为的精神触动许多人为之落泪。

"天眼"所收集到影像及声音用作协助警方破案及作为呈堂证供,并非理所应当,在人权和保护个人私隐外泄为前提下,有些国家正想方设法使它取得受认可的地位。当今,住宅前若装置闭路电视,录像范围不可延伸到邻居,否则会因侵犯隐私而挨告。

大马警方曾在调查一宗于酒店发生的谋杀案时,在现场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而无从下手,酒店的闭路电视拍下嫌犯的样貌,正好让醒目的查案官顺藤摸瓜破案。最近,一名榴连小贩被一批大耳窿凌虐致死,也是人在做,"天眼"在看留下罪证,让警方把凶手逮捕提控。天眼成了照妖镜。

虽然闭路电视有阻吓犯罪的监察功能,但政府在罪案率飚升的今天,对於广布"天眼",维护治安并未与时并进地扩展这类设施。偶尔在一些地区设之,却以为可以管控天下。而这些闭路电视到底有没有维修以保障它的运作功能,常是一个疑问。

近年来,由於执法单位盘诘扣押嫌犯或证人导致死伤的案件频传,受到舆论挞伐,反贪委员会为了挽回声誉,在录供室装置闭路电视监察官员是否违反标准作业程序,阻截滥用私刑。这是天眼有史以来受到最高的推崇,以抚慰民心。

但这种设备放在公家地方主持正义,始终叫人忧心忡忡。过去,有许多内神通外鬼的罪案,事后查究,闭路电视停止操作,追查线索棋差一着。同样的,今后若有嫌犯在反贪委或警方的看护下受伤或死亡,会不会那么凑巧,有眼无电,有天无眼失去效能,就值得从现在起,研究如何防范这种阴招随时重出江湖。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2-2012

26 February 2012

姐,拖车论别怕市政局!


指控槟城市政局执法组拖车打人,而被网民标签为"拖车姐"的黄糩璊,无需对市政局恫言不道歉则以诽谤起诉的恐吓而怯退,因为政府单位或一个组织的名义,不具备法律地位展开诉讼。诽谤只适合个人追究名誉损失。

因此,槟城市政局声明不作无谓的司法纠缠并非什么仁慈之举,实则是对黄糩璊的恐吓打退堂鼓。一名市议员呼吁市政局传召黄糩璊录供,也是白痴言论,刑事诽谤的调查权落在警方而非州政府的任何一个单位。

诽谤,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但是,政府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名誉权和人格权,公民对政府行为的评价必须开放,通过人民的怀疑、质询、责难有必要解释和回应,以示负责。

说白一点,不论中央政府、州政府和市县政府,本来就得准备给人民鸟个够,即使蒙受诽谤之冤也得逆来顺受,顶多出面澄清和反驳。所以,人民可以痛骂国阵贪污腐败, 义正词严;蔡细历可以揶揄行动党车大炮欺骗人民,是政治太监;而行动党也可嘲讥马华是巫统的走狗, 一无是处。这种针对一个政府和政党的评议构不成诽谤,因为党团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名誉权和人格权。但是,如果有关指控对个人指名道姓,则可以诉究。

民联的槟城和雪兰莪州政府如果起诉拖车姐,首先就是挪用公款来对付谈论关注公共众利益的民众,也就是拿纳税人的打压纳税人。

20108月,联邦土地发展局及其子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国际投资控股入禀高庭,起诉公正党党报《公正之声》报导"联邦土地发展局破产"的消息,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与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等6造,各别索诽谤赔偿高达2亿令吉

公正党指土地发展局无权起诉诽谤,因为无论从法律或道德来看,该局都不能对批评它的人民采取行动。公正党领袖说,若允许起诉,那么人民批评政府、政府机构或法定机构的权利,於此就受到剥削。即使政府有权起诉诽谤,从道德层面也不应该如此。

这宗案件明显反映出民联对诽谤的释义和态度。但是,转过身来,行动党就不管滥用权力和法律道德,不假思索,动辙恫言对付一个女子。尽管她在蔡林的双雄辩论会的提问语无伦次,她有权行使质询,而且也是这场辩论会的游戏规则。人们可以嘲弄她的言行不堪入目,有碍观瞻,但也应以公正党的法律标准捍卫她的言论自由。

槟城市议会悬崖勒马不作起诉,根本就是对法权站不住脚而佯装胸襟开阔。接着下来,就是黄糩璊指雪州门牌税涨费,雪州政府有怎样的法律行动。公正党敢吗?先问过党主席旺阿兹莎再说说道理。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2-2012  

25 February 2012

正宗走狗发烂渣


广东话有句歇后语:陈年中草药——发烂渣,是香港普遍的口语。形像上,中药放得久而发霉腐坏,只好把烂渣丢弃。发烂渣最初用以形容动辙发脾气、无理取闹,后来,穷凶恶极、胡言乱语、言不及义的怒气也解作发烂渣。按照中文较接近的同义词就是发飚。 
发烂渣的作态可以是以下情况:

白粉仔向父母亲索取金钱买毒品不果,失心疯痛骂一顿后还动粗抢钱,是发烂渣;给老婆捉奸在床的丈夫恼羞成怒,指妻子的跟踪侵犯他的隐私权,反过来理论,是发烂渣;男人不给女友买名牌包包,女的细数多年来没有填补虚荣而哭闹,扬言要出去做鸡赚钱来买LV包,是发烂渣。

穿一双新鞋给人踩到,人家连声道歉,他还是怒不可竭,骂个不停,是发烂渣。

到快餐店排队等炸鸡一个小时,才被通知鸡块卖完了而怒斥店员,而店员结伙殴打顾客泄恨,是发烂渣。

政治上也有发烂渣的名家。土权主席依不拉欣对传教疑云听风便是雨,恫言为了捍卫伊斯兰教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这是发烂渣语言。

再有一个就是行动党大选备战宣传组组长丘光耀博士,他发烂渣的程度无出其右。他的烂性历历在目,用一种愤怒、仇恨、卑视敌对政党的态度而发出污言秽语。譬如自称要劈友、劈国阵,这个"劈",黑社会解作格斗厮杀,一个政党搞到要使用黑帮的语言来叱咤江湖,就是发烂渣。

丘光耀一度以"仆街咸家铲"(pkhkc) 咒骂国阵, 引起网友盲目的追随使用, 以为用这句话就可以带领民联昂然迈向布城。如果发烂渣可以所向无敌,行动党的前辈领袖早就不必打拼到今天。

多数人都不想批评丘光耀,唯恐他的发烂渣修行高超,怕给烂渣溅到。因为他自命是超人,电影中的超人不骂人,现实中的超人其实醉心于"操人"。都说烂仔怕泼妇,像丘博士的学位就懂得急转弯,能把一烂一泼连为一体。

丘博士最新的杰作是骂"很多地方记者"与国阵援交,喝两边茶礼。这是指媒体人卖淫,换取利益。丘光耀用发烂渣的语气说,为讲真话而道歉以平息风波,一个有斗争理念的人能对讲真话而歉疚吗?最终,可能受到压力第二度道歉。

过了几天,他听老婆的枕边语,后悔太早道歉了,因为他认为报章处理蔡细历和林冠英辩论会的新闻失衡,又发烂渣指援交果有其事,要搞什么"逆转胜"。

在网络政战中,有一句"卖华走狗"是针对不站在行动党或民联阵线的骂语,甚至是凡批评行动党者,此人就是卖华走狗。卖华,表面解读是出卖华社,谐音指的是马华,这通常是没有种的人使用的暗箭,恰巧行动党是火箭。

这句话很镇慑、很吓唬人,只要狂骂卖华走狗,就自动升级为义士,头上顶神圣的光环。丘光耀就靠这句话,显得很有政治情操。

什么人有资格做走狗,不是丘光耀说了算,这位历史博士应参考各类辞典才不致於骂到自己。

《史记》:"范蠡遂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说明走狗面对的下场。清朝孔尚任《桃花扇聽稗》说道:"正排着低品走狗奴才隊,都做了高節清風大英雄!",也透析走狗的两种面目。

走狗,本指猎狗,比喻受人豢养而帮助作恶的人,谄 媚的人或阿谀奉承的人。丘光耀曾自喻为狼狗,而狼狗也是一种猎狗,在名义上也就有走狗的本质,因为走狗"受人豢养",以当前丘光耀受用於行动党的职务和性 质,向以撕咬敌对党为己任,上述的注解,足可印证他才是不折不扣的正宗走狗,任何人都不能攀比他的资格,丘光耀博士念的是历史,应该懂得认祖归宗。

24 February 2012

政治网战催生拖车姐


在网络被网民清算而爆红的"拖车姐"黄糩璊,十之八九的人会误读她的名字,就连电视台的播报员起初也以"有边读边,没边读中间"的习惯,念成"会满"。而糩璊的汉语拼音是kuài mén,同音字是"快门"。

糩是糠,本义是从稻、麦等谷皮上脱下的皮、壳。璊,则指玉色赤。望名思义,当今一哄而上谩骂黄糩璊的,犹如剥她的皮壳,让她丢人现眼。因此,如果迷信于取坏名,黄糩璊其实也应考虑改个名字甩衰。

一个女人长相无论如何漂亮,还得讲仪态。女人只有在饮泣的时候才让人觉得楚楚可怜;发怒女人的表情,从来没有人着墨抹彩。所以,样貌还算出众的黄糩璊,用泼辣、嘶喊的言行,责问林冠英有关槟城夜间拖车的问题时所展现的态度,加上提问内容九不搭八,就被人说成疯婆子、泼妇、无脑白痴。

即使黄糩璊的提问内容充实有理,也无需以马华和行动党的敌对关系,采取这种咄咄逼人的恶劣态度,何况是她的名片是士垃央国会协调官,以这种仪表怎能担当重任?

在面子书社交网站,这"拖车姐"的短片被无限发酵转载,并非偶然。也许是蔡细历和林冠英的辩论会,林冠英处於下风,拖车姐就被用作转移焦点的工具,以淡化林冠英的尴尬。换作当天的辩论林冠英气势如虹把蔡细历压得透不过气,网络上就会有林冠英的英雄气慨,拖车姐就不会放大来鞭打。这是朝野政党网络战的惯常手法,观者心知肚明。

黄糩璊在人肉搜索下,几个小时之内身份曝光,没有理性的苛责甚至把她的手机号码、办公室电号公布,唆摆人们去咒骂她。这就是当今网络力量中邪恶的一面,当仇恨政治成为新生代宣泄情绪的唯一思路时,群犬同吠的声音往往淹盖了理性。

如果黄糩璊有意通过辨论会出位,她真的用了林冠英"四两拨千斤"管理州财政的手法,仅仅35秒七情上面的发飚,她的短片就有十余万的点击率。不同的是,她使出四两而得千斤重的压力而声名狼藉,然而,恶名也是名。

横遭网民狙击的拖车姐也许太嫩,对个人面子书专页的留言嘲讽不堪其扰而关掉。其实,按照"四两拨千斤"理论,网友可能花上几分钟或更多的时间,构思如何骂得痛快淋漓,作为拥有主权的管理者,她只消三两秒钟删除就可达到水来土掩的功能。

既然要向林冠英开炮,本身也应预算他的支持者群起反击。事实上,保留一些人身攻击的谩骂和头恼发烧的留言供网民浏览,也能让她获取同情,让明辨是非轻重的人审度网络生态,如果讲错话,需要这种千军万马的严厉审判吗?

严以言之,拖车姐现象成为网络议题,纯粹是政治恶斗下有策划性的炒作,拖车姐只是因为态度不友善、责问不精准,而成为语言暴力轮奸的受害者,环顾一些政客也有言不及义和脑残的论调,却可悻免於难。拿黄糩璊这个女子开刀凌辱,其实算不上是好汉。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4-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