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anuary 2012

抓别人的根当作自己的根


韩国申办端午节为文化遗产,跟着又得寸进尺,计划大量引用中医论著的"韩医经典"申报为"无形文 化遗产",文化界把这现象形喻为"借中长韩",若通俗易懂来说明,就是拿别人的屁股当自己的面子。


韩国与中国的文化历史渊源,已随着民族尊严苏醒而去中国化。但没有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底蕴凝聚国民力量的延续,终究是无力的缺憾。因此,把中国文化据为己有就是一种赖以生存的文化生活捷径。不久前,韩国的专家学者甚至言之凿凿把孔子也当作韩国人,这就是没有文化根基的悲哀。


同样的,新加坡自卑感到了尽头,一名教授陈维政倡议把狮城美食列入世界遗产。而农历新年讨吉祥之意的应景佳肴"鱼生",也掀起马新饮食文化专利权的争拗。在此之前,新加坡的剽窃份子甚至要把肉骨茶列为狮城的独特美食。


鱼生,商业上又称七彩、发财鱼生,用各色菜丝、酱料配上主要是鲩鱼肉片铺在大碟上,由食客们用筷子把这些食料混合调味,这举动叫做"捞生"。捞生由中国广州发源,南移到大马的吉隆坡发扬光大,现在就连各族也在华人新年凑热闹一起捞生。


从语言发音而论,"捞生"主要是广东人的方言语系,即使其他籍贯的人在年初七人日吃鱼生,习惯上都用粤语说捞生。主观上而言,捞生应是以讲广东话居多的吉隆坡开始的。新加坡的方言主要以闽南语和潮州话为主,因此,如果新加坡文化剽窃手硬把捞生申遗或占据专利,相等於非洲黑人可自称首先研发了美白护肤品。


其实,过去超过半世纪的马新华人的密切交往,各籍贯的民间美食也跟着互通有无,彼此不分你我共享美食。上世纪60年代,新加坡炒米粉和咖哩鱼头曾盛极一时,但名气日渐式微,渐渐在人们记忆中消失。大马华人为了谋生,把海南鸡饭、肉骨茶、槟城虾面在新加坡设档,丰富了饮食文化,两地华人从不考究各类美食的区域归属和渊源。


不过,马新两国近十年为了发展旅游业,纷纷把道地特色美食作为招揽外国游客的项目。新加坡先拔头筹抢先注册美食专利以在国际耀武扬威,并且喧宾夺主把大马美食"收编"在他们旗下。新加坡有没有侵占权益并不是主轴,但该国的宣传攻势确实让外国人产生良好印象,把马新一脉相传的美食文化据为己有而树立了声望。


反观大马旅游部,涉及种族特色和宗教忌讳的美食都自我"了断"不向海外推介,这种偏颇也许满足某个族群的感受,却损折整个国家的旅游优势。旅游部长黄燕燕厉声把肉骨茶和捞生说是大马独有其实於事无补,显然的,新加坡已取得先下手为强的优势,只有促进旅游业的竞争取得优势才算头脑精明,黄燕燕争着要做文化遗产的发言人,再多的口舌之争也都多余。


从法律角度,把食物申请为专利令人匪夷所思,只有食物的品牌和经营者的招牌有专利权。像炸鸡、汉堡包本身未赋以专利以杜绝垄断,但在这些食品上注册商标和名号,则持证者的权益不可侵犯。明显的,新加坡并非法盲,当今申遗的倡议或申办专利只是幌子,不在於是否最终的拥有权,而在於推广旅游业方面有噱头,当然,也能因此慰藉新加坡人处处怕输(kiasu)的心理,就像韩国人对无根文化的惆怅,时时想抓别人的根当自己的根。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1-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