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anuary 2012

留台联总唯我独吃


感谢留台联总秘书处针对敝文<异中求同为技职斑护航>的回应。


必须厘清事实,关於留台联总受台湾侨务委员会委办在大马招生,多年来惠泽数以千计的海青班学生是不容抹煞的功绩,留台联总无须赘言揽功,模糊海青班与技职专班的争议。


如今要直截了当讨论的是,马华从台湾教育部获取300个技职课程专班免费学额,虽然与海青班类似,但这不影响留台联总执牛耳的地位。海青班今年报名者多达1600人,可录取的配额仅1100人,如果报读生临阵退缩,保留的学额因此浪费。


马华自去年在技职专班仓促招生,只能保送126人赴台就读。不管马华是否有政治议程,但所有学生都未受政治捆绑,即使由马华创办的拉曼学院,也不必政治回馈,相反的,有些毕业生在马华敌对政党谋事。


留台联总认为马华吞噬台湾教育资源,夸张的用语暴露出留台联总要独吃保送学生这一板块,为其山头主义铺垫。联总即使吃不下全部学额,也容不得其他人染指联总自1963年以来与台湾侨委会共建的地盘。这就是当今社团唯我独尊的通病。


近年来,华文的经济提升,也连带抬高留台联总的统领地位,话语权也跟着响亮。留台联总拒绝马华技职班,认为是政治人物干预教育的独立性。此话应去追究联总的先辈,为何当年没有反对马华创办拉曼学院?即使以近期马华替留台生争取学术资格,联总若秉持严拒政治介入的立场,也应拼生拼死阻截政党为他们权益作出诉求,那才算硬汉。


众所周知,台湾侨务委员会是国共冷战时期的统战外围组织。侨委会拢络海外华人示好,以增加外交空间和政治锐势。因此,那时期与侨委会挂勾的海外组织都夹着尾巴做人,他们替侨委会办理侨生赴台深造,除出於情意结之外,其实也是政治棋子。按照当年左派份子的政治语言,形容词则是走狗。因此,那时期,华教中人纵然受到侨委会的好处,也都顾左右而言他,以避开左派的清算。


不过,随着时间的淘洗和政局的变更,台海两岸的和解共识,昔日的走狗变成了宠物而矫情万种,当他们捍卫教育的自主和独立,严批政治干预而正义凛然时,忘了其先辈以及现行的任务也在为政治服务。因此,留台联总如果能把历史当作镜子,就可以看到自己的真面目。抹烟囱的人就别批评别人脸上的污垢。


本人并非马华党员,为马华的技职班叫屈,出於教育的开展应各施所长,百花齐放,凡能造就华裔子弟的任何教育机会,应相辅相行,不可由任何组织垄断操控。既然技职班仅有300名额,其实不构成政治干预,留台联总有1100学额还打出这个旗号哀叹,还能谈什么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连刚要发芽的树苗也踩上一脚。情理上,拥有更多资源者不会嫉妒拥有少量的人,有这种不平衡心态的人,也许喜欢跟影子打架,深怕周遭的影子取代他,动摇了统领地位。


因此,华裔子弟赴台或前往中国大陆深造,操办团体必须兼容并纳不择细流,不可由单一党团长期独霸权位,才能拓宽栽培人才的机遇,海青班和技职专班各施所能,并不产生吞噬的矛盾,留台联总若有此忧虑,大可加强本身的条件以维护组织的功能和威望,不必通过压制别人来维持其领导优势,进而阻挠、消灭华裔生的求学管道和选择。

星洲日报  言路  标题:留台联总过多忧虑 20-1-2012

2 comments:

张涛 said...

前辈一针见血点破留台联总仗着组织搞山头主义。痛快!

Old Taiwan said...

shame on you! ghost writer! writing on behalf of MCA to attack 留台联总,晚节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