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anuary 2012

异中求同为技职班护航


留台联总争风吃醋,对马华与台湾教育部联手另设的技职专班啧有烦言,指马华另辟渠道,等同"吞噬台湾教育资源",留台联总一路来负责台湾侨务委员会海青班招生的工作,其统领地位受到威胁才是排斥的主因。

留台联总据说录取1400学额,但每年因报名学生临时改变主意未能成行,平均安排800学生就读。马华与台湾教育部经过沟通交流后,获得300学额,修读两年的技职班、学费全免。虽然招揽就读课程大同小异,但安排的权力单位却不同,其实是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以平常心看待,彼此都是为华裔子弟提供另一种升学的选择,并为日新月异的科技潮流增加华裔学生今后的就业机会、创业竞争力和扩宽出路,本应在殊途同归的大前提下乐观其成,但是,留台联总对马华"复制"他们修读生同样的课程并不认同,认为侵犯他们固有的权益。

事实上,留台联总每年招生的学额不管是否达标,把另起炉灶的技职专班它视为一种"吞噬"是过度的忧虑。留台联总的学额来自侨委会,而马华那仅仅300个学额与台湾教育部砌商达致,基本上,如果马华未取得这些学额,也未必平白流入留台联总的管理范围。

有一种说法是,马英九的台湾政府为了扩展国际空间,授意教育部长吳清基博士在大马的更高层次上达致教育交流,通过提供学额和师资技术支援广结善缘。在此之前,马华高层曾前往台湾研讨和取经,期望台湾技职教育的悠久历史和成功经验,可聘请师资到拉曼学院开班授课,以解诀因国、英文较差的华裔生,以中文授课取得一技之长,此举也能提升华文的经济价值。

马华的意愿受到台湾教育部善意提供的300学额,其实这份浓情厚意也可作为实验、参考性质,以备今后若在本土自设技职专班有借镜经验。在去年短时间招生,马华只能保送126名学生赴台。由於学费全免,加上马华提供生活费二万令吉的免息贷款,这种优势,自然令留台联总的统领地位不安。

据知,马华曾就此事事先照会留台联总,为不使联总有抢学生的误解发生利益冲突,承诺不接纳由海青班录取的学生,以免影响留台联总的作业。但留台联总一部份理事却不领情,认为这些学额应交由联总操办。

马华去年九月仓促保送学生赴台,十月间发生四名顽劣学生在大学内触犯今纪律问题。他们抽烟喝酒、捣毁公物、甚至与校监发生语言冲突。据悉,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前往调查并训斥滋事学生。这些学生最终由校方自行决定纪律处分,并未受到"恩宠"。

不过,上述劣迹败行却受到一些留台生针对性地炒作,进一步突显技职专班的学生品行和素质之不堪。道出这个事实真相原本无可厚非,但是,通过其他管道赴台的学生也同样免不了有参差不齐的品行,此时刻意渲染技职专班学生的纪律,未免另有议程。

陈述以上的事件,纯粹希望不论那一个单位办理保送学生赴台就读,不妨抛开权威、地位和执掌权益的虚荣,一心为华裔子弟谋求更多的求学出路护航,不要为了门户之见,吞噬华裔生的前程美景。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7-1-2012

4 comments:

Eddie said...

马华公会赴台湾专班令人蒙羞, 作者/旅台生 Nov 29, 2011 04:31:21 pm
在今年2月,我与一班同学经留台总会的安排来到台湾环球科技大学参与第31期海外青年技术训练班。

来到台湾,大学国际学生事务处的师长们对我们这些“侨生”的照顾可说是无微不至。我们在师长及学长学姐们的热情接待中很快就适应了台湾的生活。必须说,这里的学习环境让我们感受到学习的乐趣,加上课程都是以华语进行,大家都学习得非常愉快。部分同学也决定在海青班毕业后要继续进修衔接大学课程。

九月初,一班来自马来西亚的学生来参加一个新的课程,他们称它为“马华专班”。从网络及师长们的回馈,这是马华公会与台湾教育部联合开办的课程。这批学生明显比我们海青班的学生富有许多,因为他们获得马华公会借贷来台的生活费。

这批学生进入校园后,基本打破了我们在校园和谐及宁静的生活。首先,他们来升学的意愿原本就不高。许多学生迟到早退,有些甚至一开始就翘课到市区逛街。在指导老师几番劝诫后,情形有所改善,但无心上课或在上课时睡觉的情形还是一样。

最糟糕的是,部分学生举止放肆嚣张,说话粗鲁无礼。学校宿舍规定学生晚上外出一定要在11点前回到宿舍,但部分学生时常超过12点才回来,而且往往是喝了酒醉醺醺地回来。在闸门被关闭的情况下,这些学生就在外面大吵大闹,甚至敲打宿舍闸门。

舍监虽然多次警告他们,但他们却还是依然故我。学生宿舍是严禁吸烟的,舍监在发现他们吸烟后就阻止他们,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挑战舍监,在舍监面前直接抽起烟来。

前些日子,一批当地黑帮成员来大学指名要找“马华专班”的一些学生算账,因为部分学生在校外喝酒溜达时,应态度嚣张跋扈而得罪了他们。大学师长及保安人员闻讯后及时赶来阻止,才避免一场殴斗发生。但学生之间都在传说这宗马来西亚学生与黑帮分子殴斗事件,让我们深感羞耻。

最严重的是上两个星期,几个“马华专班”的学生在晚上喝了些酒,因不忿气之前被舍监责骂,因而直接去敲打舍监的门。舍监是个女生,她不敢开门,这几位学生竟然拿了一些器具捶打门锁,吓得舍监哭了起来。幸好,保安人员及时赶到,制服了他们,才不致于发生任何更严重的事故。

事情发生后,大学师长及学生们都认为这个事件已完全超越学生不守纪律,学生调皮捣蛋的范围,这已经是一项刑事罪。我们以为他们应该是会被大学当局开除并送返马来西亚。但结果他们只是被记大过及接受观察,据说,这因为马华公会的副部长颜炳寿前来处理的结果。
对于我们海青班及其他大学部的马来西亚学生来说,这是对我们一个极大的耻辱。一向来,大学对大马学生在行为举止,学习态度上,大学师长及台湾当地的学生都给予马来西亚的学生高度的评价。

但所谓“马华专班”的这批学生,却彻底摧毁了马来西亚学生在台湾各所大专一直保持的良好形象。许多台湾本地的学生时常问我们,这批学生是怎样获挑选来参加这个训练课程的?怎么他们的行为与你们差这么远?为什么他们犯了这么严重的过错还可以留下来,为何不把他们送回去?我们,只能无言以对。

我们认为,马华公会负责人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有非常大的失误。第一,在安排这些学生前来台湾升学之前,相关单位是如何筛选学生,以怎样的条件审核学生的资格?从这些学生的表现看来,他们之中自愿前来修读相关科系的比率并非很高。

许多学生更傲慢地告诉海青班的学生他们是被邀请前来接受培训的。而其中一些学生的学术资格更让我们怀疑他们其实是滥竽充数的。第二,这些学生在台湾就读期间的一切行为操守是否由马华公会负责?发生问题后,马华公会相关负责人是否有知会学生家长?马华公会如何避免及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我们认为,进入大学升学,原本就是学生个人的选择,学生应该为其个人的行为负全部的责任。但如果所谓的“马华专班”是一项政治的产物,目的是为政治加分而开办,那这项计划本身就失去“教育正确”的大前提,马华公会就必须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故负上全部的责任。

我们更不希望其他人用同样的眼光来看待海青班或大学部的学生。因此,我们希望马华公会当局负责人严正看待此事,对一切因之前的各种疏失而出现的问题负起责任,采取正确的应对方式,彻底解决所有问题。请记住,别让马来西亚的孩子因你们的错误而在外地蒙羞.

Anonymous said...

马华公会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能做什么?

阿炳 said...

模糊焦點的林放,請問 :···

這應該是馬華公會(我國政府之一員)應該做的工作嗎?這個和丘比特的天空,羽球賽,卡拉ok,土風舞,又有什麼不同?

身為國會議員,內閣部長,應該做的是讓統考合法化,被納入國家教育系統,才是他們的工作。

開餐廳的,主菜端不出來,卻拼命的擺出開胃小菜,這是幹什麼?餵得飽已經繳錢的合法顧客嗎?怪不得馬華會倒店惹人怨了。

Anonymous said...

马华不务正业,还重金聘请老报人为它护航,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