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anuary 2012

翁诗杰的政治价值


翁诗杰的政治挣扎处在尴尬的境地,与马华领导层渐行渐远,但却还没有找到安身立命的政党栖息。

盛传他将选择适当的时机过档到行动党,但他坚决认为这是马华造谣工厂设陷。以行动党多年建立的威望,绝不会轻易给他一个人拥抱,因为即使没有翁诗杰跳槽的"加持",火箭仍拥有华裔选民的稳定支持力量。老翁的个性向来有大鸡不吃小米的作风而难以相处,林吉祥、林冠英父子执掌党权如鱼得水,自然会对多个香炉多个鬼存有忧虑。

翁诗杰至今从未改口的是,誓必在班丹国会议席寻求捍卫战,如果被马华遗弃,更大的可能是在公正党的旗帜下竞选,因为上届大选此议席由公正党出战。但公正党会否如此大方拱让给老翁披甲上阵,看来并不好商量。因为民联自信当前的气势,即使老翁代表国阵竞选,也有能力把他击垮,报上一届之仇。

去年中,江湖传闻说,翁通过蔡锐明向安华表达意愿,但基於党内分配议席的紧绷而胎死腹中。

翁诗杰被媒体推测其动向,把这些"谣言"归咎马华放出的烟幕,这只是自抬身价,藉着整个马华对他的打压制造悲情。事实是,过去一年来,他对马华的叛离和对巫统吃碗面反碗底的挞伐言论,媒体以此臆度他在国阵已没有恋栈之心。翁诗杰显然是希望本身的激烈言情拢络到反国阵的选民,引起民联对他的关注。

不过,他也有可能藉助非政府组织的名堂,诸如引入"独立信念之声"或"民族中兴基金执行顾问的身份,以独立人士参选。但是,以目前两线制的呼声红红火火,选民对独立人士的寄望并不高,当然也削弱了胜算。

翁诗杰当前最苦闷的是,马华并没有以党奸的罪名开除其党籍,以惩处他对马华构成伤害。蔡细历以静制动,使老翁找不到雄壮激昂的理由退党。当前,老翁对国阵啧有烦言,据说已触怒纳吉,认为他摇摆不定、窝里反的作态,必须彻底放弃他,以免有后顾之忧,那怕他自以为在班丹国席有胜算。为了解决老翁的"叛乱",据说,马华可能放弃班丹区易地而战,以合理化对翁诗杰的"铲除"。

马华党内对翁诗杰的反感日益加深,最近,他的中坚支持者翁协文率领党员退党,翁诗杰认为马华的斗争已乖离目标和价值,然而,作出这评论的人却没有感同身受选择退党,使党内人士认为他缺乏政治情操和骨气。也因为他的支持者退党,人们预见他不会再未来党选卷土重来,因此纷纷聚焦在他随时蝉过别枝的可能性。

翁诗杰会否在其他政党落脚,胥视政治局势的发展。假如行动党或公正党为了打击马华而吸纳这位马华前总会长,他或会有利用价值,但对整个民联而言,他起不了呼风唤雨的作用。政治现实是,不管一个人过去有多英明神武,一朝失去号召力,就像江水不能倒流。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6-1-2012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MCA leaders should try to build a system to solve the problems (corruption and unfairness) at root as the same as Ong did when he was a transport minister. Although he is the ‘shortest’ transport minister and the ‘shortest’ MAC president, he is a hero in people’s heart. It is true. If MCA try to paint a black color on him and get rid of him, MAC would be injured more.

诗般的政棍 said...

翁诗杰文学化了马华政治,带来了无耻政棍文化,值得流放军营数大炮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过去已成回忆!!!往事不堪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