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anuary 2012

司法公正的唯一判决


在哀号声中准备因肛交案入狱的安华峰回路转,法庭基於未能掌握DNA是否受到污染的疑点利益, 宣判他无罪。安华早前一口咬定司法受到操纵、面对政治阴謀的陷害,此时应可释怀欢颜尽显。但是,他对逃过牢狱之灾,归功於群众的施压和怒火。


这项言论把我国的司法推向死角,它也意味着,政治人物只要鼓动群众示威,就足於左右法庭的判决,使法官面对压力而见风驶舵。安华显然享受着这种司法免疫。这一态势一旦成为所向披靡的武器,政客只要操纵群众得当,就凌驾司法的威严,犯罪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受害者而博取同情。


安华不止一次说司法不独立,而这说法虽然从过去的一些司法丑闻中让人一窥端倪,使人民忧心忡忡,可是,民联信誓旦旦要入主布城的政纲中,却没有着力於司法改革。难免叫人对他的呐喊,只是为本身的窘境悲鸣。


安华的肛交案在法庭辗转聆讯三年,在19日判决前,公正党号召10万人到庭声援。如果安华是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基於民主法治精神,就出师有名。但这场名为"释放安华"的集会在法庭前举办,等同向司法施压,尤其是安华认定凶多吉少必会入狱,这项集会自然有所企图要在乱中取胜扳回一城的注码,政治动机不言而喻。


所幸,安华获判无罪,要不然,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铁口断言安华能悻免於狱的机率微乎其微,是因为司法系统已"腐烂",他的预言就会成为事实。如今对安华有利的判决,腐烂的问题即时不再腐烂。而亲民联的非政府组织说判决公正,而所谓的公正判决,往往是要按照本身的意愿,有利的结果,那才叫公正。


国阵政府也趁这项判决表明,没有政治因素渗透,司法是独立运作的。政府也可藉此回击民联过去指责司法受到操纵的说词。政治人物受检控,政治因素通常应声挂勾并不稀奇,尤其是安华的鸡奸案的过程在庭讯中存有疑窦的动机,人们一旦注入政治因素,就会使原本的案情蒙上混淆不清的阴影。就像一滴染料在一杯清水中稀释,改变了观感和面貌。


命带性劫的安华看来不能就此高枕无忧,因为疑似安华、被偷拍的嫖妓性片仍然有手尾,安华曾报案否认有关录影片段的男主角并非本尊,虽然成年男女欢好无罪,假如警方能举证他就是影中人,他就涉嫌报假案,分分钟都得把生活重心放在法庭这个战场。肛交案刚尘埃落定,安华的妻子旺阿兹莎以其先见之明,道出这份忧虑。


可以预见,如果上述案件带上法庭,将毫无意外的是民联众口一词的政治抹黑和陷害,也只有又宣判无罪,司法才独立和公正。这就是当前司法的处境。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2-1-2012

8 comments:

Reader said...

“政治人物只要鼓动群众示威,就足於左右法庭的判决”。。。很难想像林放会写出这样的话。

安华无罪释放是因为DNA证据有疑点,又没有目击证人,法官不能从赛夫单方面供词就判罪。这是很多人都明白的常识。

文人可以有政治倾向,但如果不分黑白模糊与政治无关的法庭判决,这就蔑视了。

Plato said...

这并不是国阵领袖们所谓的司法独立或公正的判决,相反只是碍于群众的压力和大选近在眉婕的政治考量所做出的裁决罢了。
如果选民们天真的以为正义从此获得伸张,那就未免把事情看得过于表面。无怪乎执政者即使政绩不堪入目,仍然可以只手遮天数十年。

Loo YK said...

林老先生的政治立场越来越明确了。但这句话“政治人物只要鼓动群众示威,就足於左右法庭的判决”出自你口我的确很难想象你心里想什么。。。政治可以有立场但盲从却令人齿冷!

路見要鳴 said...

国阵领袖迫不及待地在安华被判无罪释放后,第一时间向全世界宣布“国阵没有操纵司法,大马司法独立”。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大马司法是否独立何必需要宣布呢?只有独裁的政权需要向国际和人民强调司法独立。而这次安华的案件正好反映了大马司法极度不独立。

国阵可以选择在形势好时,以不足够的证据提控敌对阵营的领袖,在形势恶劣时释放敌对领袖然后佯装提控自己的朋党。由于下届大选形势对国阵非常凶险,所以纳吉必须穿上改革者的羊毛企图更加接近选民,同时释放好意提控林良实让马华当替死鬼,接着再以基尔缓和雪州情绪,这全都是加入了政治考量的提控。这不是操控司法是什么?

angrybird said...

司法如果公正,那为何证据确凿,也承认和情妇发生违反自然性行为的蔡总不被提控?

anakmalaysia said...

Another cyber trooper try to twist and turn !

fathermalaysia said...

when u said this writer is cyber trooper, are u a running dog for someone?

葡萄籽 said...

大家各抒己见,呈现多元论调,仅供参考,不必太认真,变成攻讦笔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