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anuary 2012

德士的故事


每一辆德士,都有政治身影相随的背景故事。当然,在申办德士执照的过程中,少不了动权私授,或是经过层层关系的疏通和打点,催生上路,这些暗流涌动更精彩。


以前,申请德士执照多数是个体户,官僚主义对这种申请总是拖拖拉拉没有下文。那时期,有人对批审手续冗长常有抱怨,动念通过在朝政治人物推荐,果然得心应手。懂得这窍门的人耳口相传,互相交换心得,从此,政治影响力的介入,使德士执照注入新的基因。


德士最初不被视为生财之道,因为载客以里程计费,司机整天忙碌川行大街小巷,所得收入只能糊口,印象上是弱势行业。但是,一个人若有几张执照,把德士分早班夜班租给人收租金坐享其成,那么,执照就值钱了。


德士执照成为抢手货,要拿下就得讲资格。一个时期,有人主张把执照优先给退役退休的军警,但这块蛋糕甜美得很营养,在扶贫政策之下交由土著公司大规模经营,成为有政治背景支撑、没有明文规定的半垄断行业。政府也一度冻结新的执照,以让捷足先登者占尽赚钱优势。而那些驾了几十年的德士司机,随着政策之变,逐渐被边缘化而怨声载道。


承租的司机在苛刻的条件下谋生,缺德的司机在计费表动手脚增加收费帮补收入。有的司机在闹市东闯西窜,避免堵车影响了收入。现在,上车起驶费一按,接下来是以分秒计费,司机大可悠哉闲哉在车龙里了无牵挂,倒是乘客对计费表一跳一惊心。以前汽油起价就酝酿德士收费要水涨船高,现在这声浪小了,因为有天然气。


德士收费逐年看涨,一般人都搭不起。主要的乘客还是外来人士,由德士按址载送。不过,近年来,德士司机的专业不在对街路的熟悉,识路常识不是必备条件。譬如说,有的在吉隆坡市内川行,有的在雪州要镇偏隅一方找吃,搭客要从这个区域到另一个偏远的地方,就没那么顺心顺意需要帮忙找地址。因为鲜少有人把驾德士当作一生的奉献。


德士执照目前已在各出其谋争夺下,全国共有84千辆注册,已经到了供过於求的泛滥地步。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赛哈密说,如果不悬崖勒马加速管制,行内的激烈竞争,将使德士司机"遍体鳞伤"。也许就像种榴莲吧,贪好价时每个人都种,结果盛产丰收,又要贱价抛售。


他举例,估算浮罗交怡需要200辆德士,但各级别的德士已有千辆,过剩的结果只有竞争求存一途。同样的,槟、威也超出实际的需要,已发出2409辆德士执照,这些在市区流动的德士己造成交通拥挤。


为什么过去难以获得的执照如今静悄悄增加了?这就是商业车辆执照局欠缺严格规划和管控的问题,但也不排除有人故意"开闸放水"。其中一个疑惑,它竟然不是交通部管辖的独立部门,因此,它既是一种政治资源,也是执掌权力者的聚宝盆,所以,德士执照就多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1-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