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anuary 2012

安华入狱隐藏着好处


民联对安华肛交案作了最坏的打算,将于19日下判当天,动员10万人到吉隆坡法庭大厦造势声援。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认为判安华"无罪释放,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那么,这10万人的声援打气必然垂头丧气,而结集法庭外,几乎是围城呼喝而来。危言耸听地说,假如情绪受到拨弄,场面失控,这个和平集会分分钟会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结果。

当前国阵与民联的大选对决,滋事寻衅变成了政治筹码,而无辜的群众却因此要买单受累。
若安华被判入狱,只差党主席一步之遥的阿兹敏时来运转,可以顶替而上,让旺阿兹莎填补安华在公正党的精神领袖位置。而阿兹敏正可利用安华的牢狱之灾,号召民联"继续斗争直到安华获释为止",作为政治补品。

阿兹敏月前已预示,若安华负罪入狱,他将破牢解救。这种谈话,犹如要扮演古代的义士,率众劫狱。阿兹敏明知这是对民主法治的离经叛道,但有这雄壮激昂的誓词垫底,阿兹敏其实也预算警方对他的煽情挑衅采取录供行动,这符合政客受到打压而成为英雄的目的。

另一方面,上述的劫狱誓词,不管能否成其事,阿兹敏确实表现了两肋插刀的义气,在安华此时面对国阵四面楚歌的剿伐时,安华也确实眼光独到,把他当作未来的接班人。

只是,这个"未来"到底要等多久确实心有戚戚焉,如果民联攻下布城,安华当首相十年八载,未来的变数诡异多端,难免叫阿兹敏有"一万年太久"的纠结,而"只争朝夕"正是安华的危机,成为他上位的良机。他可以临危授命执掌公正党,顺势坐大。

因此,安华一旦入狱,从政治上的盘算,对公正党权势虎视眈眈的人士是暗自窃喜的。安华成为他们政治斗争的棋子,任由差遣。只不过,现阶段时机尚未成熟,讲道义的政治戏码要演就演全套,否则就会暴露狼子野心。

从现实情况而论,国内有同性恋癖的肛交和嫖妓行为都水深静流地进行,每天少说也有十万八千人次,但都各取所需各得其乐,平安无事,唯独政治人物就变成大事。因此,这类检控存有政治动机是难以甩脱的,即使被告证据确凿被判有罪,也会用政治阴谋、政治陷害、政治审判这类术语的外衣披上,混淆了它的实质因由,转移焦点。

政治人物都患有免控的优越症,如果老百姓犯上同样的罪,就缺乏政治阴谋陷害的哀怨理由,更别说有政党会号召10万人出来声援。

阿兹敏说:"根据过往经验和人民如今的印象,我们不相信现有的(司法)系统,这个系统已经腐烂了。"

阿兹敏只相信,若我国司法系统良好和透明,以及没有行政单位的隐议程在背后操控的话,那安华将在当天无罪释放。这似乎说,只要安华无罪,这个系统才良好和透明,不会腐烂。

如果司法系统彻底腐烂,这已非一朝一夕,那么,最近前雪兰莪州务大臣购置房产的贪污案,被判入狱一年及充公"基宫",也同样是"腐烂"的产物。为了司法公义,阿兹敏也应为基尔号召伸冤行动以贯彻他的研判,让司法清朗。否则,他就是以选择性的标准,一法各有表述。

号召集会向法治叫战并非单纯地对腐烂作出改革诉求,而是用另一个腐烂的政治动作斗臭斗烂。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6-1-20121

3 comments:

bodoh said...

马来西亚人就因为一条老滥蕉被忽悠了十几年,被全世界笑到面黄。

Anonymous said...

david: 可能坐牢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马华文化?

Anonymous said...

Datuk Seri Utama Shahrir Abdul Samad for Prime Min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