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January 2012

选战制敌课题各出其谋


大选近在眉睫已是街谈巷议的话题,有人分别预测三月份或五六月期间的学校假期是圈定投票日期较为可靠的依据。


历经多届的选民,都没有反对党那份预测这个估算那个的心思,对观察入微的选民而言,只要失修多年的道路突然铺得赏心悦目、那些廉价组屋添上新漆、屡屡投诉的公共设施总算办好等等关心民瘼的动作频频,就是大选虽不近,亦不远。
首相掌控这决定权,他也得眼观四方不断啄磨,探索有利於国阵的时机才会一锤定音。但什么时机也拿不准,因为国阵的臭底不断给民联挖苦示众,网络上有策划性的全面追剿,使决定大选的日期不得不随时考量,以免不利於国阵的课题影响国阵的全盘布局。


前首相敦马哈迪以执政22年的历练,劝请纳吉无需急切与民联决一高低,能延迟大选对国阵的胜算较为优势。敦马或许以为,目前营造的大选气氛,且让民联耗尽精力,然后出其不备才宣布大选,毕竟,国阵有的是时间。这时间也能让民联三个成员党逐渐暴露出权势之争而闹分裂,这才是趁其病,收其命的时机。


无论纳吉使用何种计策,国阵与民联决一高低不外是相互评比谁更有资格成为下一届的执政党,让选民想想。而为了打击对方的威信,竞选宣传活动将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抹黑,因为政党都相信扭曲事实,贬损敌对候选人是最方便的致胜武器。这也是为什么两方面的候选人名单都不会提早公布,免得有充份的时间被对方挖揭疮疤。


13届大选,以巫统在马来人奠定的稳固基础,大致上还能保持原状。不过,这场战役,巫统必须面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对种族和宗教的夹击,稍有不慎,可能损兵折将。


多年来,巫统已成功地把安华的形象塑造为不可信赖的领袖,尤其是安华的情色案件令他声望深受打击。贬低安华就足以震撼公正党,因为该党的阵容良莠不齐。


公正党至今还未培植安华的继承者,单靠妻女的陪托毕竞不是长久之计,当年他的妻子和女儿纷纷上位,只是安华受到打压而获得同情。但回归到治国鸿图,一旦安华琅铛入狱就缺乏有威望的领袖顶替而上。


反观与巫统同样是穆斯林马来人的伊斯兰党的地位,却更有杀伤力。伊党根本不把非穆斯林社群放在眼内,孤注一掷要以成立伊斯兰国为终极目标跟巫统叫阵。其中,伊斯兰刑事法(断肢法)的施行是上苍制定的法则,巫统更是左右为难不敢轻言,只能以政府逐渐注入伊斯兰精神与价值在行政中,回避正面交锋。


伊斯兰刑事法的激烈战场反而是马华与行动党的攻守之战。行动党自诩获得至少70%的华裔选民支持,至今对盟党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已经表态支持断肢法处於尴尬的境地。秘书长林冠英从未厉声斥责盟党一意孤行的政策,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声称未列入民联总纲的橙皮书内,向华社含糊交代。


扬言若巫统实施伊斯兰法则退出国阵的马华,将会在大选集中火力猛攻行动党的软肋,以该党为扶埴伊斯兰党而典当华社的权益及影响固有的文化生活为竞选主轴。这一点,虽是喧闹多时的课题,却是行动党挥之不去的阴影。


国阵层出不穷的贪腐弊端必然是民联主打的课题,而国阵也会以民联毫无治国经验,将会把人民带到水深火热中争取选民的支持。此外,308政治海啸由民联掌政的州属,由於施政和发展并没有显著的效益,也将成为国阵的攻击目标。当然,由首相倡导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下的种种转型计划,短时间内也未见惠泽全民,民联必将提出种种质疑。总之,大选前的活动,将呈现乱世纷纷的景象。

《中国报2012年元旦特刊》1-1-2012

2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泥菩萨过江,自己顾自己,自身难保也!!!

呆呆地 said...

投票只要记住 ABU (Anything but Umno)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