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December 2012

林冠英自陷不义的献词



 政治人物习惯了用仇情恨绪邀宠, 就会因口不择言咬到舌头,不知不觉中招惹责怨。林冠英於圣诞节发表的献词,显然没有谨慎考量自己的身份和发表内容的时机是否恰当,因此受到舆论界的围剿。

通情达礼的人都会掌握言行进退有据,尤其在喜庆宗教节日,必须抛开政治议题献上祝愿,不管那一个种族都延续着这种和谐共睦的传统和精神。但是,林冠英却利用圣诞节这个时节,除了“祝愿各位,圣诞快乐” 这八个字,其他重点环绕在政治上的诉求,让人心生厌恶得很沉重。

评论界认为他勾起基督徒的怨恨是不得体的言行。这段献词的原文是:“行动党呼吁国阵联邦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可以使用阿拉字眼,因为这在沙巴及砂拉越已经沿用了50年,在中东地区也已经沿用了千年。”

但是,由於媒体质疑他的动机,他的政治秘书再里尔澄清林冠英是敦促中央政府允许东马原住民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与半岛的基督徒无关。反指媒体扭曲林冠英的言论。

任何人阅读原文,都会认为既然“在沙巴及砂拉越已经沿用了50年,在中东地区也已经沿用了千年”。因此,行动党呼吁“国阵联邦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可以使用阿拉字眼” 自然指的是整个国家应实施的政策,没有人能理解林冠英事后补充的"一教两制",与半岛的基督徒无关。

林冠英也许明白,他这段文字不管如何拆解也已词穷理极,所以,必须由他的政治秘书再里尔澄清和抵挡。真正扭曲言论反倒是林冠英自己。吉隆坡高庭于20091231日裁决,基督徒可使用阿拉字眼。中央政府取得暂缓执行令,提出上诉。此案事隔3年仍处于审讯阶段,没有任何裁决。

林冠英以基督徒可使用"阿拉"字眼为说项,但只限於东马而已,说明他也认同当前制度上的制肘合情合理。而到底他是否衷心为基督教的发展提供平等公正的待遇,也许可从他掌政的槟城一窥端倪。

部落客陈治平以基督徒的身分训斥也是基督徒的林冠英,让非穆斯林仅获得区区的1636764令吉总额的宗教拨款。当中,华人庙宇获得645486令吉、兴都庙934300令吉,而基督教会则只获得区区的56978令吉

"你为了赢取穆斯林的支持,树立亲穆斯林社会的形象,竟然在2011年拨出总额67百万的拨款予槟州伊斯兰事务作为发展和辅助用途。"

当然,点出这个数据并非有意引起妒嫉或引燃情绪,这些数字,其实是行动党行政议员罗兴强,在刚结束的槟州立法议会,以书面回答其同僚,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的提问所公布的拨款资料

但这铁一般的事实,却对林冠英是否在这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社会,秉持公平、公正的理念来对待各大宗教,则是迎头痛击,也说明了政客可以表现得很正气,但未必坐言起行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1-12-2012

30 December 2012

洋人如何分辨东方观光客的国籍?




◎大太阳底下撑洋伞→ 台湾人
 
◎橱窗前以高分贝尖叫「哇 ~~卡哇依捏...」→ 日本人
 
◎坐在游览车上勐补妆,其实脸上的粉已经很厚了 韩国人
 
化妆化得很美丽→ 韩国人 ;化妆但是不美丽 日本人 ;不美丽也不化妆 台湾人
 
◎导游拿着小旗子,所有的团员都紧跟着,全体距离不超过10公尺→ 日本人
    
◎导游拿着大旗子,所有的团员跟在后面,但全体距离可长达100公尺以上 →台湾人
 
◎导游说话,团员会频频点头并出声回应 →日本人
 
◎一边观光一边讲大哥大→ 台湾人 香港人
 
◎嗓门又大又吵→ 香港人
 
◎出来玩还穿西装打领带→ 大陆人 (公费考察的)
 
◎走到哪拍到哪→全东方人...

(转载)

28 December 2012

卡巴星人在其位不在中央



国阵掌政超过半世纪, 行动党领袖一直无缘荣获统治者封册勋衔,这种心照不宣的“拦截”彼此都心如明镜,勋衔在没有获得当权者的举荐下可望不可及。行动党人对这崇高身份,因吃不到葡萄而有酸溜溜的言举,只好以不受封赐而自命清高。他们甚至把马华和民政党议员宣誓就职仪式时,必须穿著传统服装而嘲讽他们缺乏自主, 丧失民族个性。


这些说词,在没有尝到当官的滋味时,自然很有情操,很铿锵。因为作为反对党而被当政者推到墙角,他们可凭着不刻意追逐名位的虚荣而表现得很亲民。但是,今日之东明日之西,以前不与为伍的,态度可以一百八十度转变,行动党议长和行政议员都乐此不疲戴帽了。

民联於2008年在雪、槟、吉、丹握住州权后,行动党两名领袖倪可汉於2008年和邓章钦於2010年分别接苏丹封赐拿督勋衔,使到向来对头衔嗤之以鼻的行动党中人咬到自己的舌头,过去淡泊自甘的那一套胡言,引起疑诟。

在受封机会渺茫的时期,一旦累积为思想上的习惯,行动党於此也把“不接受封赐” 作为不成文的规矩约定俗成,用以彰显党的斗争路线不以名位为依归的宣传。但是,行动党虽有共识的“铁律” 但却不能在政策上有这种排斥的决议,因为一旦成为书面文件,等同公然冒犯,背离皇室,这是行动党无法承担的欺君之罪。

党主席卡巴星当年对倪、邓受封存有异议,但人微言轻反对无效。因此,行动党自开先例,颠覆本身的不明文传统。这也印证了,当人们用蔑视的眼光踩踏金钱和地位时,通常指的是别人,轮到自己享有荣华富贵的时候,思想就会麻痹。

卡巴星对两年前以一党之尊反对受封的会议未能一锤定音念念不忘,最近重申应对倪、邓受封的陈年旧事翻查追究。但是,主流派言论急先锋陆兆福以发生的已经成为事实为由不赞同清算,这种潜台词似乎说,只要事过境迁,即使行动党人违规犯纪都应该以不分裂为前提既往不究。如此一来,倪可汉最近遭揭露以万亩土地拱手让出霹雳州务大臣的指控,也就合情合理可以扫入地毯了。

卡巴星旧事重提,如果不是出自嫉妒,则反映出这位火箭的老神主对党内政策和规范坚持严守把关,因为行动党在州政府里尝到爽的兹味,过去对执政党种种指责,如今重复了前朝的“遗孽”,除了贪图虚荣也涉身各领域可大可小的腐败。

对行动党言行不一,愤然辞去党副主席的东姑阿都阿兹,最近揭发党内违规行事并有利益私相授受的弊端,使到行动党廉政透明的口号自动减了分贝。而擅喜凡事拗争到底的秘书长林冠英,对这种有损行动党形象的责难,採取回避,顾左右而言他。设若行动党冰清玉洁,林冠英岂能如此忍辱而不提控诽谤?

从行动党的利益而言,卡巴星对党内的挞伐有口不择言之嫌,然而,需要在新闻媒体上挥动鞭子让家丑外扬,委实情非得已。像倪可汉,他自称已电邮党中央解释土地与大臣交换的内情,唯卡巴星也许还不知道。一党主席竟然不是“党中央” 应该阅读重要邮件的负责人,而党中央却移师转战到媒体上,行动党领导层的权力结构,叫人费煞心思。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12-2012

27 December 2012

不看鸡血看胆色

文冬辖下15位村长用斩鸡头挑战行动党文冬区社青团团长邹宇晖,向神明发誓民联三党平起平坐绝非虚言。这场争执的导火线是,因为地里望不久前有载歌载舞的娱乐节目,据说邹宇晖因有伊斯兰党党员到场,连忙腰斩掉衣著清凉的女歌手唱歌节目,以讨好一些人有碍观瞻的信仰。

数以百计的村民一年难得有这样好康的演出,就因为几个人到场的顾忌而喊停,主使者如此这般自甘作贱,今后如果吃猪肉、喝着酒都要连忙收起来了。如果女朋友穿低胸装,要不要拿条毛巾掩盖?

这一阿谀献媚的举措,被看成是行动党对华社娱乐文化自动缴械,典当尊严和主权。上述拥有马华背景的村长於此借势发功,追究行动党自诩与伊党地位平等是欺骗华社的谎言,咬着不放要火箭交代清楚。

行动党大佬林吉祥曾被村民纠缠要他解释因由,他可能心慌意乱,不惜甩掉对方的手含怒而去。正因为行动党大咖对此事语焉未详,间接鼓舞了地方上马华喧闹炒作。而斩鸡头是把这次课题推向更高潮的政治伎俩。

时代进步了,没有人相信用斩鸡头溅出的鲜血发誓盟咒会有什么折寿遭难,而鲜血里也看不到清白。因此,挑战斩鸡头虽然喊得声嘶力尽,十之八九不能成事。但一旦斩了,阴影就会伴随一生,所以,多数人不敢以身相许。

有些人故作慈悲为怀,认为人事纠纷的解决方法,平白牺牲一只无辜的鸡,实在没道理。说这话的时候,这些人可能还在把海南鸡饭或肯德鸡吃得津津有味。

看热闹的人往往把事情搞得喧宾夺主。就看15位村长, 平时与村民有交有往,就因为一只鸡头翻脸了。

村民阻拦村长到关帝庙大开杀戒,主要是信仰观念所驱使,但从政治角力上,也有可能利用这群情愤慨的反对浪潮,替不想出面的邹宇晖挡煞,以转移视线和话题。在华人多数非纯粹佛教的殿堂,宰猪杀鸡的祭品多得是,不准杀生那只是片面之辞,难道煮孰的肉就不是宰杀?

其实,具有马华党性的村长发动斩鸡头,动机明显要行动党下不了台,但是,对政治课题的发泄方式若矫枉过正,也会因为这种过激行动,而把事态扭曲。行动党腰斩伊斯兰化不宜观赏的娱乐节目,这种贱骨头的做法,怎能让他们就用一个鸡头就化解,这岂不是让人占便宜了?

邹宇晖逃过鸡头劫之后,以神庙必须受到尊重而自言并非不敢赴约自我解套。其实,斩鸡头未必要到神庙里刀起头落,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一柱香仰天而誓也是一种严肃的仪式,问题只在敢与不敢。以今时今日行动党频频向伊党叩头的奴颜媚骨看来,即使是从手指刺几滴血来发誓也都心有戚戚。

15位村长如果还要穷追猛打,不妨改变策略,邀请对头人以经书发誓赌咒,即使没有鸡血,也可以看看胆色。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7-1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