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December 2011

清廉金漆招牌的另一面


声色俱厉抨击官场滥权、舞弊营私和贪污向来是政党的嘴头看家本领。有的政客还没有接触权力可以延伸贪污的魔爪之前,就天天讲清廉,但尝到甜头之后,就没有了那个样;有的人已淫浸在贪腐染缸中,也做贼喊贼,掩饰个人的行为,在没有暴露的情况下,就是清清白白做官。

在大马,贪污受贿过去曾是执政中央的国阵广受鞑伐的课题,即使当局不断推动追剿的行动,有不少被揭露的弊案总在"政治正确"下受到庇佑,大事化小,小而化无。反对党的生存之道就是靠着挖掘这种丑闻来维持在民间的支持度。

行动党去年开除巴生前​​市议员郑文福党籍,他被指控涉嫌冒充刘天球名义,发出支持信协助其儿子担任股东的公司,取得巴生市议会工程,而遭党纪委会开除党籍
当时,行动党副主席陈国伟正义凛然说,此举显示了行动党对本身的清廉形象十分重视,保住了行动党44年来的"金漆招牌"

但这金漆质量经不起考验,在赵明福坠死的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聆审中,抖出加影市议员李继香动权施力,把欧阳捍华的选区拨款合约工程交由叔叔承办,也就是搞朋党利益输送。
由於李继香曾担任过林吉祥的政治秘书,被视为雪州行动党具有影响力的主流派系人马,事态最终仿效国阵的"政治正确"模式冷处理,未受追究,以免使党的声誉伤筋损骨。

同样的"金漆招牌"的色泽阴沉反映在霹雳州,行动党在民联政权未变天之前,负责地方事务的时任行政议员倪可敏,最近被部落客踢爆他的妻子黄晓清担任ETHANELTON有限公司董事,於得权时取得供应怡保市政厅的西装合约。

除了敌对党要倪可敏交代其中蹊跷,党内与他不咬弦的副主席古拉也以大义灭亲的姿态要他详细解释。

ETHANELTON两名董事以九点声明替倪可敏解围,其中一点是黄晓清只是小股东,没有参与行政。但是,当年批审合约时,倪可敏可有向当局报备妻子在这家公司的利益,则未见倪氏作出辩护。

至於该公司以600令吉标价取得合约,比其他公司的竞标价400令吉贵了100200令吉,被解释为布料质素和手工的差异,并不出奇。

出奇的是,这家公司画蛇添足,指比起国阵时期未公开投标的每套800令吉又便宜了200令吉。问题是,这家公司何以知悉这个价码,就令人可以合理怀疑有里应外合之嫌。通过600令吉的投标,以使这份合约得心应手时合情合理。而能掌握这个资汛的人之中,倪可敏算是其中一人。

面对指责,倪可敏将起诉有关部落客恶意诽谤,不再回应各方的问题。

2008年的308,当民联在五个州执掌州政权之后,雪、霹两州都难以摆脱权力的诱惑,先后有滥权营私的丑态。那些民联的中坚支持者认为,即使有当官的贪污,比起国阵是小巫见大巫,大有宽容之意。

殊不知,偷一头牛和偷一只鸡,不在体积大小,同样是贼。上世纪70年代,悍匪莫达清是从街头的拦路行劫,变成组织庞大的大盗。犯罪可以瘾头越来越大,就像吸毒者的剂量越食越多越频密。因此,动权营私固然是执政者的方便,那些批斗贪腐的人,自己取而代之的时候,都"腥腥"相惜,各有猫腻。毕竟,不要父母的大有人在,不要金钱的人还没见识过。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12-2011

11 comments:

yy said...

倪可敏被拉下后,古拉这派能率领反对党?进而管理国家吗?

贪污腐败比这严重万倍的例子多得是,如果不是存心靠害,还需纠结在这些堂堂正正,公开招标的灰色课题吗?

马华这些年给了华社什么?党争党争再党争,再不就老大进监牢,臭鱼头被炖,一些输到连底裤都没原来在口交。

倪可敏被拉下后,我们华社还有谁?这些汉奸分裂华人时,没想过子孙将会被奴几代吗?

张真人 said...

楼上的yy 是DAP的盲目粉丝。

醒醒吧! 迷途的小羊。

ZZ said...

这里讲的是倪可敏的事,与他被党内拉下台有什么关连吗?和其他政党有直接关系吗?YY,你讲讲道理吧.

Anonymous said...

每每有DAP的丑闻,民联的粉丝就装聋作哑,三缄其口。

那些所谓中立的评论人如凌某某等,,都统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张真人 said...

zz,

如果这些人讲道理,这社会就不会乌烟瘴气了。

中立者 said...

没有倪可敏,行动党就会死吗?
行动党人有贪,难道就应网开一面?

yy said...

连倪可敏的母亲都接到了子弹恐吓,这不是流氓政治是什么?

大选楼上的马华走狗们就少吠点吧,有没倪可敏你们这次都会如蔡老总般输到脱裤。

中立者 said...

YY,你怎么会把人家表达的意见当作是马华走狗在吠呢,那么,你也是行动党的杂种狗了.
我认为,如果你留言提出看法,也应接受别人的言论自由,如果你站在某党的立场骂对方是走狗,那你也是在吠的那一只.

Fair仔 said...

任何一个稍微对政治有认识的人,都不会认为政党是从来没有弊病的。 就算打着正义之师旗帜的,也难保没有尸位素餐,混饭吃的人在里头。

这文章提出了合理怀疑。任何明辨是非的人,如果没有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不会去挺倪可敏等人。

这件事情如果是有犯罪成分,为什么首相暑控制的反贪会不采取行动?
有没有人质疑监督的机制已经失灵了? 抑或是这些不合理的行为,其实在技术上是合法的? 国家有没有强制必须伸报利益?没有伸报利益是非法的吗? 往日或现今是否还有很多政治人物都用这种作法来输送朋党利益? 往后又如何阻止这类事情发生?

关注国家机制上的失灵,远比个别案件来的重要。

每个民众心里都有把尺,大多数并不会排斥人们挖掘政党的潜在弊病,只是别指望这些弊病都能和亿亿声的丑闻获得同等的关注。

写政治的不能不懂小市民的心声。如果贪腐的人都能位极人臣,弟弟是银行大亨,儿子年少就当董事,老婆不贵不买。 这些大奸大恶的大鳄大鲨都还没有被除掉。还有多少小市民会去为了某些党的议程花心思在这些小case?

只有捉了大鳄后再不去选择性捉小鱼,人民才会有掌声。

亚伯 said...

比起国阵的过亿,我还是会选择行动党的几百。直到有一天,行动党也过亿了,如果我还在的话,我才来。。。要改变,投xx!(未必是国阵)

Anonymous said...

暂时还是廉洁过国阵。
我不会天真到要找零贪污政府,因为这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不可能会有零贪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