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December 2011

政治蛙格和蚤性


林武灿经不起嘲弄只有蛙格没有人格,发律师信要行动党槟城州秘书黄伟益道歉、收回言论和赔偿。

政治人物从一个政党蝉过别枝,最初叫做跳槽,再跳就是政治青蛙,因为跳跃是青蛙的本色。以前,这种变节喻为政治跳蚤,因为它是寄生虫,专门吮吸血液以求自肥。

黄伟益说的"蛙格",其实只是对林武灿朝秦暮楚的政治行为贴上标签,行动党向来就有这方面的强项,略施小技也不算太大的伤害。

从狡辩的逻辑看,既然指他仅存蛙格,就扯不上人格谋杀,因为不存在的人格就不存在谋杀。但法律观点却可以审视是否恶意诋毁到林武灿的形象和地位,只有通过法庭诉讼才能见真章。

林武灿从民政跳到马华,再从马华一跃而过栖息在公正党旗下当个市议员,也许寄人篱下郁郁寡欢,如今又思旧主跳回民政党这个政治起跑点,似乎是巡回演出。

有道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但是,政治上有几个人称得上是好马? 因此, 饿马劣马连杂草也吃了,更何况,如果把一只狗关在少林寺,也得乖乖吃素

回到民政党当下兵稀将寡的阵营,或许,林武灿还陶醉在昔日的荣光,试图东山再起。然而,落难政客就连臭铜烂铁都不如,少有再循环的利用价值。

看看许子根,当权的时候受到前呼后拥,如今虎落平阳,就连党内的小混混都对他喝吆都显得理直气壮。所以,对林武灿的回归,老许感同身受笑不起来。他只轻描淡写说,申请入党的手续将按步就班,最后由总秘书提交党中央决定,没有佳评。

林武灿显然没有受到欢迎回巢的拥抱,也许民政党不习惯跟劣马和青蛙打交道,更说不上什么礼仪。因为槟城民政党给行动党踩得透不过气来,那有喜气?

林武灿低头丧气回民政不再风光,主要是每次跳槽都是"深思熟虑",但又因"错误选择"再跳。以过档到公正党为例,他就承诺,就算公正党乖离其斗争目标,只会退党告退政坛,绝不会再跳党。但,还是跳了。

说到青蛙,漫画中常突出它的眼睛,其实青蛙的视力模糊,看不清楚静止的东西。不动的苍蝇、蛾、蚊,青蛙毫无反应,有些动物学家揶揄地说,青蛙喜欢吃苍蝇,可是,青蛙要是坐在死苍蝇堆里也会饿死。

只要蝇、蚊、蛾子一动,青蛙立即发现,根据它们的飞行方向和速度,以有黏液舌头捕食。这一点,就像跳槽的政客没有眼光一样,只着眼政治的动态决定下一个步骤的短暂利益。说到底,政治青蛙的比喻也许抬举了这些人,政治跳蚤才切合他们吸血的蚤格蚤性。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12-2011

No comments: